118.第118章 無可奈何【2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1:40
A+ A- 關燈 聽書

下電梯之前,秦沫沫還特意把頭髮整理了一番。

她很滿意自己今天的形象,特別是大波浪的捲髮,這是她第一次嘗試捲髮。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雖然只是一性次的效果,但是看上去也特別上檔次。

來到凌晨辦公室門口的時候,秦沫沫深吸一口氣,輕輕推開門,把腦袋伸進去,甜甜的問:「凌晨,是不是想我了呀!」

凌晨看着秦沫沫滿臉臭屁自戀的表情,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

笑過之後,他連忙從椅子上站起來,朝秦沫沫招了招手,說:「進來!」

接着,秦沫沫就屁顛屁顛進去了,笑嘻嘻的站在凌晨辦公桌前面。

凌晨卻再次對她招了招手說:「進來坐。」

秦沫沫聽明白凌晨的意思的了,原來凌晨是想把董事長的『位置』給她坐。

既然如此,她也不客氣「咻」一下竄到椅子前面,坐了下來。

凌晨看着秦沫沫嘚瑟的小模樣,嘴角情不自禁輕輕往上揚。

之後,他從抽屜里拿出一摞宣紙和一本書,那本書是凌家的家規。

隨後,他把家規放桌子上,又把宣紙替秦沫沫擺放在她的面前。

瞬間,秦沫沫蔫了,什麼嘛?原來凌晨喊她上來是抄家規的,還害她一廂情願的以為凌晨是想她了。

於是,只見秦沫沫連忙起身,想要逃跑,她才不要抄家規呢!

可是凌晨的動作比她快一步,秦沫沫剛剛站起來,就被他按下去了。

他說:「乖乖的抄寫,就當練字。」凌晨沒把秦沫沫字丑說出來,怕說了之後,她更不願意抄。

「哎喲!我有一百份,不用抄。」

「沫沫,你這次如果不抄,媽肯定記仇,後面讓你會越抄越多。」

聽着這話秦沫沫不樂意了,她嘟起嘴巴把凌晨擺放好的宣紙推到一邊,說:「可是我不想抄嘛!」

凌晨說:「聽話,我給你磨墨。」

「啊……我要瘋了。」秦沫沫一邊叫喚,一邊撓著頭髮抱怨。

凌晨看着她發瘋的模樣,笑着揉了揉她的腦袋說:「沒事的,慢慢抄,我陪你。」

秦沫沫皺着眉頭,扭頭看了凌晨一眼,眼前的男人太溫柔,她不好意思繼續拒絕,於是她妥協了。

所以,在凌晨的辦公室里,秦沫沫坐在董事長位置上抄家規,凌晨站在一旁替她磨墨。

這副畫面,相當和諧!

由於秦沫沫本來就不想抄,所以態度沒有很端正,寫的字歪歪扭扭,經常還倒筆畫。

凌晨站在一旁,實在無法忍耐,看得心裏痒痒的,直想把秦沫沫的錯誤的書寫方式糾正過來。

於是,只見他突然走到秦沫沫的身後,緩緩彎下腰,緊緊握住她的右手,貼在她耳邊說:「這個道字,要先寫首。」

秦沫沫扭頭盯着凌晨說:「我知道呀!可我就是不想寫呀!」

凌晨溫柔的說:「沒事,我們慢慢寫,我教你寫。」

凌晨真的很溫柔,不論秦沫沫怎麼鬧騰,他都很耐心,從不大聲指責她。

秦沫沫聽着凌晨溫柔的聲音,心都酥化了,情不自禁就想聽他的話,好好的寫字。

只是被凌晨握住手之後,秦沫沫的心更難安靜下來,注意力總是落在凌晨握着她的那隻手上。

或者又是耳邊傳來的氣息聲,總而言之,整個人都無法淡定了。

她放鬆自己控制筆的力度,任由凌晨抓着她的手教她寫字,偶爾還偷偷用餘光打量凌晨。

她喜歡和他在一起安安靜靜的寫字,喜歡他把自己環在懷裏,握着她的手教她寫字。

所以,她偶爾偷看他的餘光,漸漸轉換成了光明正大的扭過頭注視他。

凌晨見她不用心寫字,假裝生氣的教訓:「秦沫沫,你寫字都不看本子嗎?好好寫。」

「嘿嘿!」秦沫沫卻對他傻笑。

聽着秦沫沫的傻笑聲,凌晨又無可奈何的搖搖頭,對於秦沫沫,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然而,秦沫沫也並沒有把他的訓斥聽進去,而是繼續看凌晨。

因為她突然想起,上次她在凌夫人別院被罰抄的時候,凌晨也是這麼教她寫字的。

那時候她不認真,凌晨還用他的腦袋輕輕碰了她一下。

秦沫沫懷念那種感覺,所以繼續不認真,她期待凌晨用腦袋來碰她。

可是凌晨一直沒有,一直都很認真的在教她寫字。

所以,秦沫沫盯着凌晨看,漸漸又轉變成了花痴,看着他認真的模樣,她忍不住傻笑。

忽然,她腦海閃過一個壞念頭,調。戲凌晨的小花招。

於是,只見她輕輕咬着唇瓣偷笑,打算實施這個小花招。

因此,她假裝得非常嚴肅盯着凌晨說:「凌晨,你看我,看我的眼睛。」

凌晨不管做什麼事都非常用心,教秦沫沫寫字也十分用心,所以他壓根就不搭理秦沫沫。

只是淡淡的說:「秦沫沫,認真一點。」

秦沫沫卻不依不饒,仍然盯着凌晨說:「凌晨,你快看我,看我的眼睛。」

最後,凌晨被秦沫沫折騰的沒有辦法,只好暫停寫字,把握著秦沫沫的手和毛筆輕輕抬起,扭過頭,一本正經看着秦沫沫。

秦沫沫見凌晨聽話了,忍不住揚起嘴角笑了一下,緊接着,只見她輕輕的把身子往前傾。

然後準確無誤的吻上凌晨的唇瓣,她的吻很輕,而且吻的時間很短,碰到他唇瓣的時候,就把嘴巴拿開了。

驟然之間,凌晨被秦沫沫親的頭昏了,這個傢伙原來在逗他玩,他看着她剛才那一本正經的模樣,還以為真的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原來只是調。戲他。

凌晨輕輕咬着被秦沫沫光明正大偷親過的唇瓣,又是氣又是好笑,最後臉上卻掛上了無可奈何的笑容。

秦沫沫看着凌晨的笑容,壞笑着捏着他的下巴說:「好了啦!別假裝正經了,你誠實的身體已經把你出賣了,你很開心被我偷親。」

對於秦沫沫,凌晨相當無語,這個小賴皮,無時無刻都能把他逗開心。

秦沫沫說的沒錯,被偷親過的凌晨,真的很開心,嘴角的笑容根本都無法壓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