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第119章 心花怒放【3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1:48
A+ A- 關燈 聽書

但他仍然還假裝一本正經,只見他抬起撐在辦公桌上的左手,捏著秦沫沫的下巴,溫柔的說。

「秦沫沫,態度放端正,好好寫字。」

親過凌晨的秦沫沫哪肯認真寫字,滿腦子都是壞心思,想着怎麼打亂凌晨的心緒,讓他放過自己一馬,不抄家規。

於是,認真了片刻的秦沫沫,再次盯着凌晨看,對他說:「凌晨,快看我。」

凌晨聽着秦沫沫的話,忍不住「噗嗤」又笑出來了。

經過剛才的教訓,他才不會上當呢!

所以只見他立即把頭偏向一旁,說:「不看。」

秦沫沫卻不死心,湊到凌晨臉前,繼續對他說:「凌晨,你快看我。」

「凌晨,看我的眼睛。」

「凌晨,快看我。」

凌晨卻一直在搖擺着頭,不看秦沫沫,這傢伙,已經偷親他一次,他才不會繼續上當呢!

於是,秦沫沫一直在追着凌晨看她的眼睛,凌晨一直在躲避,不看她。

「凌晨,你快看我。」

「凌晨,快看我的眼睛。」

正在秦沫沫鬧得歡騰的時候,凌晨突然轉身,封住她的唇,他再一次主動吻她了,秦沫沫心花怒放。

當她正準備用左手摟凌晨脖子的時候,凌晨突然將唇瓣拿開了。

秦沫沫腦洞大開,又繼續說:「凌晨,快看我。」

結果,她又被凌晨吻住了,但是片刻之後,凌晨又不吻她了。

緊接着,秦沫沫又喊:「凌晨,快……」

然後,她的唇瓣又被凌晨吻住了,最後,兩人乾脆放下手中的筆,專心瘋鬧。

只要凌晨不繼續吻她,秦沫沫就喊凌晨,凌晨亦是如此,只要秦沫沫喊他的名字,他就吻她。

這一刻,孟夕顏早已經被他忘在腦後,打入十八層地獄,不管是他的眼裏,還是心裏,只有秦沫沫。

辦公室里,秦沫沫歡快的笑聲清澈的響在凌晨的耳邊,讓他更是鬼迷心竅的跟她瘋鬧。

正當兩人瘋得開心的時候,凌晨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了。

頓時,兩人懵了!

然而,凌晨此時正好輕輕吻在秦沫沫的唇上,好不親昵的一幕被推門而入的來者看得清清楚楚。

緊接着,兩人同時扭過頭看向門口處,只見徐朗一臉壞笑站在門口。

他看着兩個尷尬的人,壞笑着說:「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我退下,你們繼續。」

秦沫沫倒是無所謂,不知恬恥的傻笑說:「嘿嘿!好啊!」

凌晨本來是有點不好意思的,但是看着秦沫沫的傻樣,忍不住又笑了,他捏着她的下巴,說:「你是不是傻呀?」

接着,他又扭過頭看着徐朗問:「你這是打算在盛唐紮營嗎?」

徐朗卻瞟了一眼秦沫沫,朝她豎起大拇指,意思是誇她厲害呢!把凌晨逗得開心到不要不要了。

然而看到此幕的徐朗更加堅信,凌晨絕對是秦沫沫的菜,絕對會被秦沫沫吃得死死的。

兩年之後,別說一個孟夕顏,十個孟夕顏也未必拉得回去凌晨。

只是,事情還沒到哪一步,誰也說不準,或許兩年之後,凌晨的良知會戰勝情感,或許他念舊情呢?

凌晨見徐朗不搭理自己,而是對秦沫沫擠眉弄眼,抓起桌上的一個本子就朝徐朗砸過去。

看着徐朗那副壞模樣,他似乎都能感覺到,他肯定又在想着怎麼把秦沫沫教壞。

徐朗接過凌晨砸過來的本子,笑着說:「怎麼?怪我壞你好事了?不過你們倆是不是太膩了,整晚整晚呆在一起還不夠嗎?」

「有事說事,沒事一邊呆去。」凌晨說。

「我就是來看看沫沫的。」徐朗倒是直白。

凌晨卻抓起桌上的家規把秦沫沫的臉擋起來,說:「誰要給你看了,看你自己女人去。」

徐朗看着擋在秦沫沫面前的家規,臉色立即黑了,他說:「凌晨,你能不能跟你媽商量一下,沒事別整這些沒用的玩意行不行,又讓沫沫抄家規,好好一姑娘再這樣下去,就要被洗腦成傻子了。」

凌晨說:「你太小看秦沫沫了,她哪那麼容易被洗腦。」

秦沫沫聽着凌晨這話,立即扭過頭,看着他說:「凌晨,你太高估我了,我真的很容易被洗腦。」

其實她就是不想抄家規而已。

然而徐朗卻被逗笑了,他真的很佩服秦沫沫的能耐,明明和凌晨認識不久,卻能讓他變化這麼多。

他和凌晨打出生的時候就認識了,他從小認識的凌晨,雖然脾氣溫和,人善良。

但是常年都是不苟言笑的態度,就算笑,也從來沒見他笑過這麼甜,笑得這麼膩人。

自打他遇上秦沫沫之後,臉上的笑容明顯變了,笑得特別燦爛,他看上去比以前幸福多了。

果然還是秦沫沫這種小清晰更適合凌晨,孟夕顏站在他身邊的時候,兩個人給大家的感覺都很壓抑。

孟夕顏的笑容太官方,氣質也太官方,給人一種感覺,就是做給別人看的!凌晨站在她身邊亦是如此。

當徐朗恍神再次看向凌晨時,只見那個傢伙的手已經把秦沫沫的唇瓣緊緊捏住,不讓她頂嘴。

徐朗見狀,滿頭冷汗,心想,凌晨越來越不凌晨了,看着這一幕,害他都想儘快找個可愛女人結婚,免得總被他們虐。

於是,只見他深吸一口氣,冷不丁的說:「欺負單身嗎?凌晨,我是來跟你談合作項目的。」

徐朗說到正事,凌晨才把秦沫沫放開,秦沫沫見兩個男人有生意要談,立即從椅子上站起來,拍拍屁股開溜了,她才不會繼續留在這裏抄家規呢。

望着秦沫沫逃跑的背影,兩個男人同時無奈的搖了搖頭。

……

上班的第二天,對於秦沫沫是一個重大的日子,因為她和凌晨的關係又近了一步。

辦公室里,她仍舊左手撐在桌上托著下巴,時常還發出傻笑的聲音。

惹得一旁的同事都在莫名奇妙,心想,少夫人也太二了吧!

只有秦沫沫自己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從凌晨辦公室出來以後,她的心情好到不要不要了。

腦海揮之不去的全部都是凌晨親她的模樣,她甚至都記不清凌晨一共親了她多少下。

她好喜歡這種感覺,被凌晨寵愛的感覺。

即便她一直以為自己暗戀的人是安然,可是從來沒有幻想過與安然有什麼未來。

即便此時,她與安然呆在一棟樓里上班,她也把這事情給忘了,她能想到的人,只有她的枕邊人。

秦沫沫的行為讓唐小米的話更一步得到證實,這個傢伙根本就是傻到感激與喜歡都分不清楚了。

她對安然只是感激,壓根都沒有喜歡。

然而,對凌晨的這鼓傻勁和小不要臉的行為,才是喜歡,可是樂在其中的她,卻還沒意識到。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

傍晚,先回家的秦沫沫看見家裏來到的客人,不禁冷笑,難怪說今天在公司都不見她人。

【蕭夏要進攻了,兩個可愛的情敵終於要開撕了!真愛們,票票哦!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