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12章 凌晨救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48:19
A+ A- 關燈 聽書

「周學姐好,恭喜你和安學長訂婚,希望早日喝到你們的結婚喜酒。」

秦沫沫待蘇梓晗一直很客氣,從未拿她當自己的情敵,在她心中,蘇梓晗與安然最般配。

秦沫沫不是覺得自己配不上安然,只是覺得安然喜歡的,一定是最好的。

道完喜之後,秦沫沫將自己的紅包送給蘇梓晗。

1314元,目前為止,是她送過最大的人情。

雖然她很想送更多表示自己的真誠的祝福,可是口袋空空也!

她想過送蘇梓晗一個LV的包包,又覺得這樣太膚淺,那些東西都是她衣櫃的,怎麼能拿著當訂婚禮物呢!

於是,還是自己出血,用了自己為數不多的存款,包完這個紅包,她的存款光榮的退到三位數。

「人來就好,講這麼多客氣做什麼?」蘇梓晗客氣一番后,還是將紅包收下了,接著,她又說:「沫沫,凌少爺剛才已經來了,你們是不是沒有溝通好?」

聽著蘇梓晗說凌晨已經來了,秦沫沫傻了,

原來凌晨所說的訂婚典禮就是安學長的訂婚典禮。

一時之間,秦沫沫犯難了,她沒想到,安學長和蘇學姐和凌家有關聯,她剛才已經說過凌晨忙,沒有時間,這下可好,謊該怎麼圓?

「呵呵!真好笑,秦沫沫,你的未婚夫凌少爺應該不是盛唐的凌少爺吧!」程櫻靈趁機嘲諷。

此時,小米跟著秦沫沫一同尷尬,心裡早已把凌晨罵上一百遍,他既然也來參加這個訂婚典禮,為什麼不帶秦沫沫一同來,明擺故意讓沫沫難堪。

「沫沫,要不我帶你去凌少爺那裡?」蘇梓晗說。

「不用了,我先給他打電話。」秦沫沫怕自己突然出現在凌晨面前,氣氛更尷尬,怕被大家看出她和凌晨關係的疏遠。

……

「沫沫,不好意思,中午的應酬我推掉了,所以提前到了飯店,想給你一個驚喜。」凌晨的及時出現,以及他的認可,讓秦沫沫喜出望外,沒想到凌晨會來替她解圍,秦沫沫很感動。

「沒事!」秦沫沫笑著說。

「嗯!」

凌晨盯著秦沫沫的笑臉,很自然牽起她的手。

隨後,他朝周圍的同學笑著點了點頭,以示問好。

之後他又說:「小米,我帶沫沫過去認識一些朋友,你要一起嗎?」

「要!」

唐小米挽著秦沫沫另外一隻胳膊,得意洋洋的與秦沫沫、凌晨並肩行走,走到不遠處時,她突然轉身,朝程櫻靈做了一個鬼臉。

……

途中,凌晨說:「蘇梓晗的外婆跟我外婆是朋友,媽今天不舒服,所以讓我代替她來。」

其實凌夫人不是不舒服,只是不想參加蘇梓晗的訂婚典禮而已。

年輕的時候,她和蘇媽媽因為凌老爺鬧過不開心。

所以兩家幾乎不來往了,但是兩家辦大事,大家還是會客氣的邀請一下對方,凌夫人覺得自己派兒子出席,已經很給面子。

「哦!」秦沫沫隨意附和一聲,心裡其實挺滿意凌晨的解釋。

在凌晨的帶領下,秦沫沫和小米被領到一處安靜的角落。

秦沫沫環顧四周,大夥的眼光有意無意都向她看過來,秦沫沫知道,這是凌少夫人的頭銜在作怪。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深吸一口氣,有點緊張,凌少夫人這個稱號,她還需要慢慢習慣。

萬眾矚目的眼神,更需要慢慢習慣。

凌晨牽著秦沫沫,偶爾跟旁人點頭問好,卻沒有把秦沫沫正式介紹給別人識。

小米心想,畢竟,今天是安然的訂婚典禮,他們不是主角,所以凌晨才這般低調。

不過,秦沫沫今天應該很開心,因為凌晨的出現,替她挽回了面子。

凌晨的出現,讓所有女人對她羨慕不已。

秦沫沫不再是安然與蘇梓晗感情的附屬品。

如今,她有自己的歸屬,她有凌晨,一個閃閃發光,讓所有的女人垂涎的男人。

而他,只屬於秦沫沫一人。

……

晃悠一圈之後,小米覺得自己繼續當凌晨和秦沫沫的電燈泡不合適,於是找了一個借口,逃跑了,她們的同學來了不少,秦沫沫不在身邊,她不會寂寞。

小米走後,凌晨領著秦沫沫找了一張沙發坐下來,他問:「沫沫,累嗎?」

「不累!」

突然,凌晨湊到秦沫沫耳邊問:「是不是因為傷心過度,所以不覺得累?」

「為什麼這麼說?」秦沫沫很驚訝。

「你不是暗戀安然嗎?」

頓時,秦沫沫滿臉通紅,秦沫沫算是領會到什麼叫,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凌晨才來宴會幾分鐘?她的老底全敗露了。

被自己的未婚夫得知自己暗戀另外一個男人,好像是被。捉。奸。在床一樣的感覺。

雖然秦沫沫沒有被捉過奸,她猜想,被捉。奸人肯定與她此時是同樣的心情。

為了不讓凌晨胡思亂想,秦沫沫口是心非的說:「那都是讀書時候的事情,早就過去了。」

「可是,上次我們在酒店,你睡著以後還喊了安然的名字。」

凌晨本來把這事情忘記了。

但是剛才進入酒店的時候,得知今天男主角叫安然,那一夜的記憶猛然湧入腦海。

秦沫沫微紅著臉,無力的喊著安然的名字,他沒想到,此安然就是彼安然,直到秦沫沫的出現,他更確定,訂婚的安然就是秦沫沫暗戀的對象。

秦沫沫滿臉通紅,雙手緊緊握手包,心裡直呼:額滴個神呀!有沒有誰可以出來替她解圍,好尷尬,被凌晨聽到她睡著叫安然的名字。

為什麼安然學長訂婚,她要碰到這麼多事情,又是遇到壞人?又是被嘲諷?

現在,凌晨跟她提起她的夢話,是在向她要一個說法嗎?

秦沫沫心想,如果小米在就好了,小米腦子轉得快,一定可以替她解圍,局面肯定不會如此僵硬。

此刻,秦沫沫甚至都不敢抬頭看凌晨。

她還沒找到借口,可以應付凌晨的借口,她感覺做人太難,特別是一個即將嫁入豪門的平民女人,她的周圍,四面埋伏,逃過一劫,下一劫又在等她。

如果時間可以倒退,秦沫沫一定會選擇,不參加同學聚會,不醉酒,好好宅在家裡,當一枚宅女。

「沫沫,你記起來了嗎?」凌晨見秦沫沫臉色難堪,故意追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