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第120章 七竅生煙【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1:55
A+ A- 關燈 聽書

她緩緩走近沙發前,打量著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蕭夏,冷不丁的說:「喲!真是稀客呀!蕭總大駕觀臨。」

蕭夏瞥了一眼秦沫沫,沒搭理她,而是自顧自的從沙上發站起來,走向餐廳對桂姨說。

「桂姨,現在六點一刻,晨哥哥快回來了,讓廚房準備晚餐吧!哦!還有菜式按我的菜單做。」

「誒!好的,夏小姐。」

秦沫沫聽着這話不幹了,連忙趕到餐廳,對桂姨說:「桂姨,你不用理蕭夏,按我早上給你的菜單做。」

此時,桂姨卻左右為難了,昨天凌夫人來過,還特意交待她,如果蕭夏來了,家裏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部都聽蕭夏的吩咐。

如果蕭夏和秦沫沫的意見相同,她倒還不為難,只是兩人意見相左,她夾在中間不好做人哪!

於是,只見她愣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還在等兩人的較量。

蕭夏卻瞥了秦沫沫一眼,冷笑着說:「秦沫沫,你那是什麼菜單?真是受不了你們這種小市民,成天就只知道吃肉,不知道肉吃多不好啊?」

聽着蕭夏說她是小市民,秦沫沫肺都快氣炸了,她還沒來得及反擊,只見蕭夏又轉身對桂姨笑着說。

「桂姨,別搭理這種沒水準的小市民,按我的菜單做吧!這都是夫人準備的。」

站在一旁的秦沫沫氣得臉發白,心想,這都什麼事啊!

她的家她還不能當家作主?還得聽一個外人安排,她氣死了,可是卻找不到反擊的言語。

她知道桂姨、小桃她們都是從凌夫人別院安排過來的傭人。

雖說這些人平日待她都很好,在凌夫人面前也不多話,從來不添是非,什麼事都是護着她和凌晨。

但是如果凌夫人硬扎進來一腳干涉她們的生活,桂姨她們也無可奈何,不敢頂撞。

所以,這氣秦沫沫只好自己咽進肚子裏,轉身對桂姨說:「桂姨,你去忙吧!你聽夫人的,不讓你為難。」

桂姨看着通情達理的秦沫沫,極其不好意思,心想,少夫人一定要挺過一關呀!要咬牙忍下來。

於是,只見她有些愧疚的說:「少夫人,那我先去吩咐廚房準備晚餐了。」

秦沫沫說:「嗯!去吧!」

蕭夏看着氣呼呼的秦沫沫,不禁冷笑了一聲,轉身走向沙發。

心想,有人撐腰,有人指導果然好使,之前每次與秦沫沫較量,她都敗下風。

這次,聽了凌夫人的教導,秦沫沫果然被她氣昏了,想起秦沫沫氣得臉發白的模樣,她心裏還挺痛快。

跟在蕭夏身後的秦沫沫,自然是氣得咬牙切齒,自然也知道蕭夏為何突然來這裏。

她知道,肯定是凌夫人教唆的,因為之前她和蕭夏的關係差不多已經緩和了。

但是,自從假孕症的事情暴光以後,蕭夏明顯又變得刁鑽起來,處處和她作對。

不是凌夫人在後面教的,還會有誰?

其實,秦沫沫一直都不覺得蕭夏討厭,也從來沒有討厭蕭夏。

可是,她剛剛那幾句話着實把她氣到了,很明顯,這些話她肯定是經過凌夫人教導說出來的。

因為口氣完全跟凌夫人一模一樣。

沙發上,兩人各佔一張沙發,蕭夏占的是主沙發,秦沫沫占的是側沙發。

秦沫沫見蕭夏不拿正眼看自己,越來越鬱悶。

以往蕭夏不是這樣的,這傢伙只要一看到她就會跟她抬杠,跟她鬥嘴,一點都不高冷。

一定是凌夫人教她的,讓她不搭理自己,想到這裏秦沫沫又氣鼓鼓的瞪了蕭夏一眼。

蕭夏完全把她無視了,繼續看電視。

……

六點四十分的時候,凌晨回來了,他一進門就溫柔的喊了聲:「沫沫,我回來了。」

秦沫沫聽見凌晨的聲音,臉上立即爬上笑容,連忙起身去迎接凌晨。

可是蕭夏卻突然衝到她前面去,一把抱住凌晨的胳膊,笑嘻嘻的說:「晨哥哥,下班了啊?累不累啊?要不要夏兒跟你捶背?」

瞬間,落在後面的秦沫沫委曲了,嘟著嘴巴,紅着眼圈看着自己的老公被別人霸佔。

然而,凌晨剛才壓根都沒注意到蕭夏,心思全都落在秦沫沫身上。

這會看着蕭夏黏上自己,立即把她的手打開,滿臉意外和不開心的問:「你怎麼在這裏?」

蕭夏再次抱着凌晨的胳膊,一本正經的說:「伯母說秦沫沫在家會欺負你,讓我過來幫她盯着,別讓秦沫沫欺負你。」

聽着蕭夏來家裏的目的,秦沫沫更是氣得七竅生煙,如此說來,她是打算在她們家紮根嗎?她不歡迎。

凌晨也不歡迎,於是只見他一把抓住蕭夏的手腕,狠狠扔下,冷笑着問:「蕭夏,你是腦子有病嗎?我們的夫妻生活你也要介入?」

蕭夏嘟著嘴,十分委曲的說:「可是我是來幫伯母盯着秦沫沫,不讓她欺負你。」

凌晨白了蕭夏一眼,十分嫌棄的對她說:「我樂意給她欺負。」

蕭夏反擊:「伯母不樂意,我聽伯母的吩咐。」

凌晨見蕭夏把他母親幫出來壓制他,懶得理她,牽起秦沫沫的手就朝客廳走去。

凌晨抓秦沫沫的時候,力氣有點大,秦沫沫能感受到,凌晨生氣了,生蕭夏的氣。

本來,兩個人在家裏的時候,氣氛挺好,昨天還瘋鬧了一番,玩得不亦樂乎。

今天多了一個蕭夏,氣氛完全變了,變得好壓抑,蕭夏也不嫌自己尷尬,眼巴巴盯着兩人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七點鐘整的時候,桂姨叫三人吃飯,就連桂姨的聲音都變得壓抑,屋裏所有的傭人都不敢大聲呼吸。

可蕭夏還像沒事人一樣,一副女主人的姿態,吩咐著傭人盛飯,盛湯,一點都不把自己當外人。

秦沫沫看着蕭夏反客為主的態度,心裏極不開心,凌晨更是懶得正眼看她。

待三人走到餐桌前時,看着今天晚上的晚餐,秦沫沫眼眶頓時就紅了,凌晨更是氣得鬆開秦沫沫的手,轉過身狠狠的瞪着蕭夏。

那眼神,恨不得把蕭夏生吞活剝。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