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第126章 心甘情願【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2:39
A+ A- 關燈 聽書

看到蕭夏的那刻,秦沫沫忍不住開心的笑起來了。

眼前的蕭夏和以往一樣,精神抖擻,似乎那一晚從來都沒有發生什麼。

蕭夏見自己的辦公室門被推開,下意識抬起頭,看向門口。

今天早上,她剛剛進辦公室的時候,已經聽秘書說了,昨天秦沫沫在這等了她好一會,中午也來過。

蕭夏雙手交叉撐在桌子上面,托著自己的下巴,半眯著眼睛盯著秦沫沫看。

她問:「怎麼?來向我投降的。」

秦沫沫走了進來,隨手把門關好,笑著說:「是啊!向你投降的,求你放我一馬。」

蕭夏看著秦沫沫笑嘻嘻的模樣,無奈的白了她一眼,笑了,心想,這個女人臉皮還真厚。

秦沫沫見蕭夏笑了,連忙把手中的牛肉麵放到蕭夏面前說:「你的早餐。」

蕭夏問:「不會給我下了毒吧?」

秦沫沫說:「你吃吃不就知道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蕭夏說:「好啊!毒死了也好,人命關天的事情,凌晨應該不會再護著你了吧!」

這是蕭夏第一次在秦沫沫面前叫凌晨,而不是晨哥哥。

秦沫沫聽著蕭夏的話,無語的笑了。

接著,她又說:「我才沒那麼笨,一次性下毒把你毒死,我會天天給你下一點,要神不知鬼不覺的知道嗎?」

蕭夏說:「最毒婦人心,難怪我贏不了你啊!其實是我沒有你毒。」

秦沫沫笑著說:「也許是吧!」

蕭夏見秦沫沫不跟她頂嘴,反倒有點不習慣了,她緊緊盯著秦沫沫看,想從她的臉上看出她的陰謀。

可是她什麼都沒看到,除了看見她天真的笑容。

她以為是自己隔得太遠了,於是朝秦沫沫招了招手,讓她湊近一點。

秦沫沫看著蕭夏的動作,以為她有什麼話要對自己說,所以就坐在她對面,把臉湊近。

蕭夏看著秦沫沫湊近過來的臉龐,伸出右手,捏住她的下巴,將她細細打量了一番。

秦沫沫五官長得很細緻,很漂亮,皮膚又白又嫩,蕭夏這麼近的看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說:「果然是狐魅子。」

秦沫沫「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問:「怎麼樣?你被我佑惑了沒有?」

蕭夏聽著她的話,突然加重了捏著秦沫沫下巴的力度,她說:「我又不是凌晨。」

秦沫沫又笑了,她說:「是啊,凌晨被我迷得不要不要了,現在出門前還非要吻我呢!」

事實上是她非要吻凌晨,凌晨躲不過才妥協讓她吻了一下。

蕭夏聽著秦沫沫炫耀,很嫌棄的白了她一眼,然後把捏著她下巴的手拿開。

就在她鬆開秦沫沫下巴的那一刻,秦沫沫居然雙手捧住她的臉,吻上了她的唇。

瞬間,蕭夏懵了,心想,這個傢伙瘋了嗎?怎麼可以吻她?

由於太震驚,蕭夏甚至都忘了去把秦沫沫推開,而是任憑她親吻自己。

三秒鐘過去之後,秦沫沫把蕭夏放開了,她傻傻的朝她笑著問:「有沒有感覺到凌晨的味道,我早上真的吻過他。」

蕭夏聽后,欲哭無淚,秦沫沫這傢伙,秀恩愛也秀得太過份了吧!

最要命的是,今年24歲的她,還並沒有和任何人接過吻,剛才那個吻是她的初吻。

於是,只見她十分嫌棄的從桌上抽了幾張衛生紙,擦試著自己的唇瓣,罵道:「秦沫沫,你這個臭流氓,小不要臉,你知不知道,那是姐姐的初吻,居然被你奪走了,你都快噁心死我了。」

秦沫沫見蕭夏有力氣罵她,笑嘻嘻的爬到辦公桌上,抓住她擦嘴巴的手,問:「有沒有感受到?要是沒有,我還可以再吻你一次。」

聽著秦沫沫說再吻她一次,蕭夏勃然大怒,立即捂著自己的嘴巴說:「老子不吻你,要吻男人,你秀恩愛秀夠了吧!」

秦沫沫見蕭夏怕她了,才勉為其難從桌子上面爬下來。

其實,她壓根就沒有在秀恩愛,只是真的想讓蕭夏感受一下凌晨的味道。

那天晚上,不是她自己親口說滴么?如果能夠做一天秦沫沫,她也心甘情願。

秦沫沫沒辦法把蕭夏變成自己,所以只好用這種辦法讓蕭夏感受一下凌晨的味道。

但是看著蕭夏沒事,她著實很開心,那一晚的蕭夏好可憐,可憐到她都心疼了。

她不想再看到那樣的蕭夏,看到那樣的蕭夏,會讓她心神不寧,會讓她內疚,會讓她感覺是自己破壞了她和凌晨的感情。

儘管她們從來都沒有好過,儘管她也知道,沒有秦沫沫,也會有蘇沫沫、周沫沫來取代她。

但她還是不願意看到蕭夏不開心。

辦公桌裡面,蕭夏看著對她傻笑的秦沫沫,哭笑不得。

就如秦沫沫一樣,她實在也沒辦法討厭秦沫沫,雖然這個女人讓她羨慕到發狂,她也沒法討厭她。

於是,只見她難以為顏的說:「沫沫,前天晚上的事情,不好意思了,以後也不會再發生了。」

秦沫沫看著這樣的蕭夏,突然好想哭,好想抱抱她。

因此,只見她又爬上蕭夏的辦公桌,緊緊摟住蕭夏的脖子。

這次,蕭夏沒有把她推開,而是拍了拍她的背,交待:「好好和凌晨過日子!」

聽著蕭夏的交待,秦沫沫將她抱得更緊了,以示於她對蕭夏的承諾,一定會跟凌晨好好過日子。

片刻之後,蕭夏見秦沫沫還抱著她不放,推著她的肩膀說:「好了啦!還沒占夠便宜嗎?」

被推開的秦沫沫,跪在蕭夏的辦公桌上,望著她,傻笑著說:「蕭夏,我好想哭。」

蕭夏卻捏著她的下巴說:「果然是小妖精,誰都可以被你迷得神魂顛倒。」

聽著蕭夏甜甜的責備,秦沫沫傻笑著說:「那你以後喜歡我吧,我拿凌晨的錢來包養你。」

蕭夏說:「去你的,你們倆我都不要喜歡,兩個奇葩。」

這一次,蕭夏好像真的釋懷了,看著眼前的秦沫沫,她不忍心再去拆散她的幸福。

經過一天一夜的考慮,她真的打算放手了,本來她以為自己還是做不到。

可是被秦沫沫調系一番之後,她發現她能做得到,秦沫沫和凌晨似乎是最適合。

她永遠都不會是秦沫沫,因為她永遠不會去吻她的情敵,她承認她敗了,敗給秦沫沫那個傢伙。

……

電梯門口,被蕭夏趕出來的秦沫沫心情好到爆。

她開心不是因為蕭夏打算放手凌晨,而是蕭夏似乎真的想開了。

而且,她們的關係甚至比以前更近一步。

此時,電梯門開了,秦沫沫抬起頭,只見凌晨獨自一人站在裡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