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第127章 執迷不悟【2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2:46
A+ A- 關燈 聽書

凌晨看著電梯外的秦沫沫,看到她滿臉笑容,與早上相比較,好像是變了一個人。

他下意識想到了一個人,安然。

心想,莫非秦沫沫早上去見了安然,所以心情才會大好嗎?

想到這,他突然有點不痛快,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但是,下一秒鐘,他便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因為,電梯停在8樓,是銷售部的辦公室,並不是創意部。

秦沫沫看到凌晨的那一刻,更加歡快,只見她一溜煙竄進電梯里。

然後挽著凌晨的胳膊,甜甜的說:「好巧哦!」

凌晨扭過頭,鄙視了秦沫沫一眼說:「一個公司上班,有什麼巧。」

秦沫沫卻把他挽得更緊,嘴裡還不停的叫著:「凌晨,凌晨,凌晨。」

秦沫沫開心,凌晨看著也開心,凌晨以為秦沫沫又在耍花招想偷吻他。

於是,只見他猛然一轉身,右手抱在她的腰間,將她推置電梯的牆壁上。

然後,自己的兩隻手撐在電梯的牆壁上,將她困在懷裡。

秦沫沫被凌晨的舉動,嚇了一跳,仰起頭,一本正經盯著他。

凌晨則是低著頭,盯著秦沫沫的眼睛,他問:「沫沫,有什麼事這麼開心?」

秦沫沫偷笑著說:「秘密!」

凌晨問:「沫沫,你是不是又想耍花招吻我?」

秦沫沫立即搖頭,否認:「我沒有。」

凌晨見她不承認,故意將身子壓低,湊近她唇邊,璦昧的問:「真的沒有?」

秦沫沫見狀,立即捂著嘴巴說:「我發誓,我真的沒有。」

看著捂住嘴巴的秦沫沫,凌晨鬱悶了,心想,這個傢伙是在嫌棄他嗎?

應該不對啊?她早上不是還非要吻自己嗎?

可是秦沫沫此時的反映不對啊!按照她的正常行為,他湊近她嘴邊的時候,她就應該會主動吻上他。

但是秦沫沫沒有,於是,凌晨鬱悶了,他問:「秦沫沫,你把嘴巴捂著,是什麼意思?嫌棄我?」

秦沫沫雙連忙搖頭,說:「沒有,我剛剛親過蕭夏了。」

聽著秦沫沫的解釋,凌晨狂冒冷汗,心想,秦沫沫到底在搞什麼鬼?沒事親蕭夏做什麼?

難道她連男人和女人都分不清楚了嗎?

秦沫沫見凌晨面色大面,偷偷伸出右手,用食指在凌晨的胸膛上點了幾下。

凌里看著懷裡的秦沫沫,說不出是什麼感覺,他越來越覺得這個女人好難懂。

所以,只見他鬆開撐在電梯牆臂上的右手,捏著秦沫沫的下巴問:「秦沫沫,你吻蕭夏做什麼?你不知道她是女人嗎?」

秦沫沫可憐巴巴的望著凌晨解釋:「人家是想讓她感受一下你的味道嘛!」

秦沫沫話一出口,凌晨立即猜到那天晚上蕭夏的表白,這個傢伙肯定聽到了。

一時之間,他的情緒有點難以形容,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對待這樣的秦沫沫。

那一晚,蕭夏很可憐,很讓人心疼!說實話,蕭夏表白的時候,凌晨的確心疼了。

但是他卻什麼也不能做,也不敢做,他怕自己會讓她誤會,會讓她更加的執迷不悟。

所以他什麼都沒有做,甚至都沒有安慰她。

可是這個秦沫沫,居然在吻過他之後,再去吻蕭夏,虧她想得出來。

他知道秦沫沫一定是把蕭夏那句當一天秦沫沫也心甘情願的話聽進去了,所以才會去吻蕭夏。

想到這,凌晨不禁直搖頭,心想,蕭夏肯定被秦沫沫嚇傻了。

凌晨看著這樣的秦沫沫,看著她帶有靈氣的眼睛,他淪陷了,他說:「可是我現在想吻你怎麼辦?」

「唰!」秦沫沫臉紅了,她不知道凌晨是在認真,還是在耍她。

因為這種玩笑,他們之前有過,所以她才不知所措。

可她還是下意識的將自己唇瓣舔了舔,然後說:「現在都是我的味道了。」

「噗嗤!」凌晨看著秦沫沫的應付對策,又笑了。

秦沫沫看著笑出聲的凌晨卻尷尬了,她白了他一眼,立即扭過頭,不看他。

嘴裡還嘀咕著:「切!又耍我!」

然而,凌晨的笑聲突然停上了,俯下身,猛然吻住了秦沫沫。

由於秦沫沫的頭是偏著的,所以凌晨吻在她的脖子上。

瞬間,秦沫沫懵了,原來這次,凌晨沒有跟她開玩笑,是說真的。

可是他為什麼沒有吻她的唇,而是吻她的脖子。

而且脖子被吻的滋味好怪,痒痒的,好想撓,但是又怕壞了凌晨吻她的心情,於是她忍住了。

接著,吻著她脖子的凌晨,又吻向了她的臉頰,一路吻到她的唇瓣上。

凌晨的溫柔,讓秦沫沫心跳狂加速,她伸出雙手,緊緊抱住凌晨的腰,任他親吻。

很快,電梯門開了,凌晨想都沒想,也不顧電梯外面有人「啪」一下將電梯又關了。

於是,電梯繼續上行,直到頂層36樓時,電梯再一次開啟,他又伸手把電梯關了。

從凌晨吻上秦沫沫的唇瓣那一刻開始,秦沫沫全程都是緊閉著眼睛。

當她聽到電梯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時,心跳得更厲害,甚至都臉紅了。

她就這樣一直被凌晨吻著,直到她感覺自己呼吸困難,才百般不舍把凌晨推開。

凌晨看著滿臉通紅的秦沫沫,勾起她的下巴說「秦沫沫,你臉紅了。」

秦沫沫卻直接把他的話忽視,舉起雙手,輕輕揪著他的衣領說:「我想去你辦公室。」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晨納悶了,他問:「想繼續抄家規?」

秦沫沫撒嬌的說:「才不是,我想去你辦公室跟你親熱,你有休息室,裡面有床。」

秦沫沫簡直都要被自己臭不要臉的精神感動了,能像她這樣無時無刻把握機會撲倒老公的女人,恐怕難得數出來幾個。

凌晨看著秦沫沫羞紅著臉,卻笑了,他問:「然後呢?和我親熱完之後,再去跟蕭夏親熱,讓她更近一步感受我的味道嗎?」

……秦沫沫被凌晨打敗了,滿頭冷汗!好吧!她承認她輸給凌晨的邏輯了!

她壓根都還沒想過這種事情,好么?

【嘿嘿!求票票!!】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