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第128章 無懈可擊【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2:53
A+ A- 關燈 聽書

凌晨看著秦沫沫滿臉尷尬的表情,忍不住又笑了,他按開電梯開門鍵。

出門之前,他不僅在她臉頰上落下一個吻,還幫她把電梯按了12樓。

電梯里,秦沫沫想起自己剛才說過的話,滿臉通紅。

她雙手捂著自己發燙的臉,自主自語:秦沫沫,大白天,你都在想著什麼呢?在辦公室親熱,虧你想得出來。

不過她又很開心,開心凌晨越來越進步了,越來越喜歡她。

這便意味道,她掰直凌晨的日子越來越近。

秦沫沫回辦公室的時候,只見大家都望著她偷笑,她深呼一口氣,皺了皺眉,猜不也為什麼大家要笑她。

辦公桌前,她仍然像前幾天一樣,先發獃。

當然,還是那個姿式,左手撐在辦公桌上托著下巴!腦海全部都是凌晨吻她的模樣。

與此同時,36樓的董事長辦公室里,凌晨的腦海里同樣也是秦沫沫的臉龐。

這些日子,他想秦沫沫的時候越來越多,忙的時候,偶爾會想起她,閑得時候,更是想得多。

今天的他再次把孟夕顏忘記了,他已經連續好些天都沒想起孟夕顏了。

好像那個人從來沒有出現在他的生活里。

自從和秦沫沫認識以來,秦沫沫總會把他注意力轉移,有意無意總會讓他惦記。

孟夕顏卻從來都沒有這種能力,讓凌晨的眼裡只有她,再也看不到其它任何人。

可是凌晨自己卻還沒發現事情的嚴重性,他以為自己和秦沫沫不過是沒有實質關係的夫妻而已,兩年以後他們會離婚,因為他們都簽訂了婚姻保障書。

也許就是因為那張婚姻保障書的關係,才更讓凌晨放鬆了警惕。

他以為自己只要和秦沫沫不做實質夫妻,不發生性。關係,一切就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他以為自己無懈可擊,防備森嚴,可他千防萬防卻沒有防住自己的心,沒有防到他的心情已經開始隨著秦沫沫而改變。

……

財務辦公室里,秦沫沫抓住了一個從她身邊路過的女同事,因為那個人在笑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問:「林林,為什麼你們都在笑我啊?我臉上有花嗎?」

女孩見秦沫沫問她,大方的笑著說:「沒有啦!只是剛才凌總在電梯里吻你的時候,被同事看到了,而且你脖子上面還有證據呢!是剛才留下來的吧!」

「唰」秦沫沫臉紅了,她剛才一直都閉著眼睛在。

壓根不知道電梯停了之後,外面還有人,她更沒想到,凌晨好膽大,當眾親吻她。

不錯、不錯,大有進步!

只是,林林口中的證據是什麼呀?秦沫沫皺起眉頭,沒想明白。

於是,她只好起身走向洗手間,她得去看看,她身上有什麼值得笑的地方。

當她走到洗手間,站在鏡子面前時,整張臉更紅了。

原來凌晨在她脖子上面種了草莓,秦沫沫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又嬌羞又開心。

緊緊咬著下唇瓣,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最後還是笑了。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都用右手捂著她個凌晨留下來的痕迹,她還是很害羞被別人看到這種印跡。

為了遮擋住凌晨愛的印跡,回到辦公室的秦沫沫,居然用A4紙給自己做了一個項圈。

她以為這樣一來大家就不會笑了,誰知帶上項圈之後,大夥笑得更happy!

但是她寧願因為項圈被笑,也不願意因為草莓印被笑。

即便她臉皮再厚,這種事情也是第一次嘛!她也會不好意思。

……

午餐的時候,徐朗又來了,她去秦沫沫的辦公室找她,卻沒有找到。

於是又去了凌晨的辦公室,他以為自己又能撞到兩人親昵的一幕。

誰知,進去之後,只看見凌晨一個人在忙乎。

他漫不經心的坐在凌晨對面,翹著二郎腿問:「沫沫呢?」

凌晨見徐朗問沫沫,抬頭瞪了徐朗一眼,問:「你每天閑著沒事,找我老婆做什麼?又打算教她做什麼壞事?」

凌晨在說話的時候,徐朗一直盯著他看,聽他說的話,他不以為然的笑了!這個傢伙管秦沫沫叫老婆越來越順了。

只見他冷不丁的說:「沫沫是我的師父,我是她的軍師,我們之間要密謀的事情,自然多不勝數。」

凌晨聽著這話,恨不得將他揍一頓,想起沫沫乾的那些不著邊際,無理取鬧的事情,凌晨直冒冷汗。

心想,千萬別來第二波,不然他真的沒法控制自己。

於是,他說:「徐朗,你如果再教沫沫搞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別怪我不客氣。」

徐朗聽著凌晨的威脅,忍不住笑了,他才不會再教沫沫做傻事呢!

況且現在壓根也沒有這必要,依他的判斷,只要凌晨再和秦沫沫這樣膩下去,不出一年時間,凌晨准被秦沫沫收拾的服服帖帖。

到時候,恐怕他要教秦沫沫的是怎樣讓凌晨少睡她幾晚。

凌晨見徐朗沒說話,以為他是把自己的話聽進去。

他抬起手腕看手錶上的時間,發現是飯點,於是和徐朗一起去了餐廳。

他去餐廳吃飯,無非就是想多看幾眼秦沫沫。

今天早上,他沒帶她回自己的辦公室,還不知道那個傢伙生氣了沒有。

他想去看看她的反映,更想看她認真吃飯的模樣。

……

餐廳里,秦沫沫一手端著盤子,一手拿著叉子在食物面前打轉。

蕭夏走在她的後面,而且還與她保持了兩米左右的距離。

之所以和秦沫沫保持距離,並不是因為討厭她,更不是因為她是情敵,所以遠離她。

而是因為她脖子上面的那個A4紙項圈,她說不想被人看成秦沫沫的同類。

所以不讓秦沫沫靠近她,秦沫沫只好撅著嘴巴,走在她前面,與她保持兩米的距離。

其實別人看她的時候,她也很尷尬,很想把脖子上的項圈拿下來。

可是她不好意思呀!不好意思讓別人看到她脖子上面的印記。

何況蕭夏還在這裡,她更不想被她看到,怕她好不容易平復的心情又起漣漪。

兩人回到餐桌上時,蕭夏鄙視了秦沫沫一眼,示意她是怪人。

秦沫沫看著蕭夏的眼神,正準備用叉子去搶蕭夏餐盤裡的菜時,看著徐朗和凌晨就站在蕭夏的背後。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