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13章 拖她下水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7:21
A+ A- 關燈 聽書

米樂沒有想到昨晚被偷拍后臉色冷得像是凍結了千年寒冰似的男人這會兒居然會配合自己,呆愣了會兒,手上的相機「咔嚓」「咔嚓」拍得更起勁了。

「不要拍!」沙織星手揮舞了兩下,張牙舞爪想要去搶她手上的手機,才剛有動作,人卻被洛熙宸攔腰拉了回來。

「放開我!」沙織星因為米樂的行為,心裡有點窩火,這讓她有種被出賣的感覺,口氣也不太好。

一直以來她視為死黨的人,居然為了賣錢的新聞,把她也拖下水了!

洛熙宸看著急得似乎快要跳腳的沙織星,有點嫌棄她的聒噪,眉梢微微一皺,打橫抱起她,直接將她塞進了車裡。

米樂瞪大眼睛看著洛熙宸自然而然的動作,手上的相機拍得更起勁了。

太勁爆了,這兩人什麼時候勾搭上的?為什麼身為好友的她都不知道?

「洛熙宸,你不是最注重隱私的嗎?今天新聞的曝光率還嫌不夠嗎?知不知道那丫頭什麼身份?」沙織星沒有想到洛熙宸會對自己來這麼一個動作,推開他掙扎想下車,洛熙宸卻啪的將車門關了上。

側轉過身,他的目光悠悠轉向她,面無表情吐出四個字,「我不介意。」

沙織星錯愕望著他,有些沒反應過來自己聽見的。

他不介意?

一向最注重隱私的洛熙宸居然說他不介意這麼曝光在媒體面前?

「你沒聽錯。」身體半傾向她,拉過旁邊的安全帶幫她系好,他的聲音仍舊很淡。

因為對方是她,他不介意。

洛熙宸自己也說不清這種感覺,似乎和沙織星扯上關係的很多事,他的原則都會打破,從小到大都是如此,討厭吵鬧,卻偏偏容得下她在身邊軟軟的一聲又一聲的叫他,討厭和人睡一張床,可偏偏習慣和小時候的她同床,討厭粘人的人,可獨獨喜歡她軟綿綿的身子賴著他。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在洛熙宸的世界,沙織星從小到大都是例外的存在。

還有一個讓他不介意的原因,那就是沙織星急著想把自己和他撇清干係的反應,他看得出來,她不想和他糾、纏,哪怕是一點關係也不想。

面對這樣的她,洛熙宸扭曲的產生了一種想讓兩人死死糾、纏在一起的念頭。

車窗外,米樂的拍照還在繼續。

沙織星耳畔一邊是她咔嚓咔嚓按動拍攝鍵的聲音,一邊是洛熙宸的話,耳朵有點亂。

他的想法,她很不理解。

她發現,她越來越不懂他了……

洛熙宸沒有過多解釋,給自己系好安全帶后緩緩發動了車。

沙織星瞪了外面還在不停拍攝的米樂一眼,對著她咬牙切齒嚇唬,「米樂,如果你手上的新聞曝光了,我們就絕交!」

「別生氣,你的部分,我會記得幫你打馬賽克。」米樂沖著她傻傻笑了笑,對著她揮了揮手。

沙織星,「……以後不要說我認識你!」

米樂想要繼續安撫她,白色蘭博基尼卻刷的一下揚長而去。

沙織星垮著一張臉,想到米樂剛的行為,心裡就很不平衡。

靜下心來想,她所認識的米樂雖然貪財,但還不至於把她的隱私拿去掙錢。

可是,如果真如剛她所說把自己的臉馬賽克的話,今天的事曝光不是不可能的。

更讓她頭疼的是,洛熙宸現在回來了,而自己又每天和他抬頭不見低頭見,今天遇上的是米樂,萬一改天遇上其他記者該怎麼辦?

沙織星和洛熙宸認識了那麼多年,從來沒有這一刻這麼惆悵過自己和他關係。

不行,為了她的清凈,看來以後得和他保持距離。

洛熙宸安靜開著車,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說。

沙織星心情平靜下來之後,目光放空在了窗外。

本想看外面的路,可洛熙宸的臉卻不偏不倚映照在了她眼前的車玻璃上,正好還是他受傷的那邊。

沙織星一想到昨晚自己彪悍的行為,心裡有點小小的內疚,畢竟洛熙宸從小到大都沒受過這種委屈。

可一想到他對她做的那些事,心裡那點本就不多的愧疚很快被她揮在了腦後。

洛熙宸在開車,本來還挺專註的,可一瞥見沙織星不時皺眉,不時咬牙切齒的表情,眉頭輕擰了擰。

不用猜,他都知道她在糾結什麼。

沒有注意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沙織星心情平復下來后很有閑情地打開了一瓶礦泉水,想喝,洛熙宸開著的車卻忽然「唰」的一下停靠在了路邊。

突然的一個動作,讓她措不及防,手抖了抖,手上拿著的礦泉水瓶一傾斜,裡面的水「嘩啦」一聲全數向著身邊洛熙宸西裝的文明褲潑了過去。

目標不偏不倚,正對準了他的……褲襠。

乾淨的褲子幾秒內暈染開了大片濕漬。

沙織星怔住了。

這手法……

神了!

洛熙宸面色有些扭曲。

車內幾秒的死寂。

沙織星腦袋短路了幾秒,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后想要拿起紙巾幫他擦拭,可手還沒伸出去,又陡然縮了回來。

關鍵部位啊,如果她就這麼伸過去,他會不會懷疑她在故意勾、引?

洛熙宸微眯著眸,僵著一張俊臉看了眼自己的褲子,目光倏然轉向了罪魁禍首沙織星。

「我、我不是故意的。」沙織星鎮定了下神色,目光無其事轉向了窗外。

洛熙宸額際犯起幾根青筋,冷眼處處凍人地盯著她,幽暗的眸子一下子竄起紅光,一下子竄起了綠光。

這死丫頭就是故意的吧?

沙織星沒有正面看他的臉,但卻明顯可以感受到他眼神之中迸射出的銳利,那種跟刀子似的犀利,讓人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她現在大概已經被他凌遲至死好幾次了吧?

僵硬轉過頭,目光意有所指地看了眼他的某處,沙織星訕訕建議,「要不,我先下車,你先隨便處理一下?」

洛熙宸冷著俊臉,「隨便處理是怎麼處理?」

「擦啊。」沙織星遞給他一包紙。

瞥了眼他似乎聳起的某處,又不怕死地加了一句,「還是你更喜歡就這麼『壯觀』地回去?」

洛熙宸本就鐵青著的臉直接黑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