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第131章 是非之地【2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3:14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看着這群痞里痞氣的男人,下意識從椅子上面滑下來,準備去找蕭夏。

當她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她面前唯一的一點縫隙也被人死死堵住。

瞬間,秦沫沫面色大面,她往後小小退了一步,右手緊緊抓着自己剛剛坐過的椅子。

她把這群男人環視了一圈,小心翼翼的看向貌似帶頭大哥的男人說:「不好意思,我要去找我的朋友。」

帶頭的男人長得很痞,甚至比徐朗還痞,左邊耳朵上面帶着兩顆耳釘,還是黑色鑽石。

邪魅的眼神里透露出來的全部是玩世不恭的氣息,他聽着秦沫沫的話,立即轉身朝旁邊的人吼道。

「都堵在這裏做什麼?沒見過美女呀!一邊玩去。」

其中一個男人說:「宮少,這美人難得一見,讓哥幾個多看幾眼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哪涼快哪獃著去,別把美女嚇著了。」在男人的呵斥下,圍觀者都被趕走了。

秦沫沫杵在那裏,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她的第六感告訴她,眼前的這個男人絕對不好惹。

依她的判斷分析,這個男人肯定是W市的街頭惡少。

此刻,她只想拉着蕭夏趕快離這個是非之地,畢竟她們現在是身在外地。

何況凌晨、徐朗和堇年都不在身邊,萬一真碰上什麼事情,她和蕭夏怎麼應付得過來呢?

因此,只見秦沫沫抬起頭,看了男人一眼,宛然一笑,然後準備從他身邊徹走。

但是男人稍微往後退了兩步,再往右挪了一步,把秦沫沫的去路擋住了。

他說:「小妹妹不是本地人吧!要不城哥哥帶你玩。」

秦沫沫見這個男人自稱「晨哥哥」立即抬頭看向他,居然跟凌晨一個名。

男人見秦沫沫睜著大眼睛,無辜的看着自己,連忙介紹:「宮城,很開心認識你。」

秦沫沫問:「清晨的晨?」

男人笑着說:「城市的城。」

秦沫沫說:「哦!我還以為跟我老公同名字呢!」

……男人相當無語,但是很快就恢復了正常,心想,眼前這小妞一定是在撒謊,想要拒絕自己。

於是,他說:「既然老公不在身邊,那本少爺陪你玩玩吧!」

秦沫沫連忙拒絕:「不用了,我有朋友,老公也在。」

秦沫沫越是掩飾,就越被人家看穿,她的謊言,這個叫宮城的男人,半句都不信,仍然把她的路堵住。

這時秦沫沫急了,她的眼神在把舞池裏搜尋蕭夏,卻沒找到蕭夏的身影。

此時,宮城的朋友過來了,手裏還端著兩杯酒,他把酒遞給宮城以後,轉身就離開了。

宮城將右手那杯酒遞給秦沫沫說:「美女,都不介紹自己嗎?」

秦沫沫卻盯着那杯酒,不敢接。

男人卻又說:「不給面子?」

顯然,此時的宮城已經不像剛才那般柔和,秦沫沫沒見過這種世面,嚇得直哆嗦,連忙接過酒。

……

不遠處的沙發上,剛才與秦沫沫搭訕未果的西裝男人,一直在盯着秦沫沫看。

忽然,他旁邊的男人把他推了一把說:「那位小姐的酒被下了葯。」

男人聽后,面色大變,兩隻手不由得緊緊拽成拳頭,心裏直罵宮城太卑鄙,居然下藥。

旁邊的男人見西裝男人情緒不對,似乎動怒了,連忙又說:「那個男人是宮家少爺,最好還是別惹,你還要向他買地,不宜得罪,況且這次是你向顧爺爺證明自己的好機會,不要錯過。」

西裝男人聽着勸告,深吸一口氣,本來準備起身站起來,也打消了這個念頭。

如果眼前的男人是宮城,他的確不宜得罪,倒不是因為他怕宮城。

而是因為他必需拿到宮家手裏的那塊地,以證明自己的能力。

這26年來,身為顧家的私生子,他飽受冷眼,甚至從來都沒有受到作為人的尊重。

這次的機會來之不易,他不能輕易放棄。

於是,只見他扭過頭,當作沒看到秦沫沫。

……

吧枱處,秦沫沫雙手緊緊握著酒杯,雙唇緊緊抿在一起,她不想喝這杯酒。

而且還是一個不懷好意的男人給她的酒。

可是她又怕,怕自己不喝,這個男人會傷害她。

突然,她很後悔,後悔和蕭夏較量能力,後悔來到W市,凌晨不在她的身邊,讓她感覺四面都是危機。

秦沫沫深吸一口氣,膽怯的說:「不好意思,我對酒精過敏。」

自稱宮城的男人,咬着下唇瓣冷冷的笑了,他怎麼可能相信秦沫沫的這個理由。

只見他忽然湊到秦沫沫耳邊,輕聲細語的說:「在W市,想喝我宮城酒的女人排著隊,爺看上你,是你的榮幸,你可不要敬酒不喝喝罰酒。」

聽着男人的威脅,秦沫沫更怕了,她抬起頭,可憐巴巴盯着男人問:「是不是我喝了,你就放我走?」

男人朝她笑着說:「你給我面子,我自然也會給你面子。」

秦沫沫以為男人所說的話是真的,於是深吸一口氣,說:「說話算數。」

男人看着秦沫沫的決定,詭魅的笑了笑,心想,這小美人今晚逃不出他的手心了。

他宮城自認為踏遍世界各地,嘗遍了各式各樣的美女。

可還是頭一次碰到讓他能夠莫名心跳的女人。

然而,他對女人的喜歡從來都是來自於。性,看上某個女人,想方設法,千方百計也要睡上一晚。

如果那個女人能夠讓他滿意,後面自然也會多多寵幸。

他想,眼前的美人肯定是個極品,一定能夠得到他長久的寵幸。

想到與秦沫沫翻雲覆雨的場景,他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然而,正在秦沫沫端起酒杯,準備一飲而盡時,她的手腕突然被人抓住了。

秦沫沫抬起頭,看向抓住她手腕的人時,才發現,原來是剛才的西裝男人。

秦沫沫看着男人,眼裏透露出來的都是求救信息。

她能感覺到,西裝男人比這個叫宮城的人好多了。

男人看着秦沫沫的眼睛,有些氣憤的說:「這酒被下藥了。」

最後,西裝男人還是沒辦法眼睜睜看着秦沫沫喝下這杯下了葯的酒,還是選擇挺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