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第138章 迫在眉尖【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4:06
A+ A- 關燈 聽書

她發現自己的確挺矯情,不就是過個敏嘛!哪來那麼多感慨。

反思過後,他把過錯都推給凌晨,因為是那個傢伙把她寵壞的,是凌晨那個傢伙把她的矯情病越寵越厲害。

……

半個小時之後,安然來醫院接秦沫沫的時候,她已經靠在輸液室的沙發上睡著了。

安然看著臉上、脖子上還有紅點的秦沫沫靠在沙發上睡著了,有些責備的問宮城的秘書。

「你怎麼沒給沫沫訂一間病房?輸液室冷氣這麼低,萬一她感冒了怎麼辦?」

雖然安然不喜歡秦沫沫,但是對於秦沫沫也存在著友情。

畢竟這個傢伙一直在對他笑,一直叫他安學長,看她如此狼狽身在異地,他又怎麼能不擔心呢!

宮城的秘書聽著安然的責問,嚇得臉通紅,她的確不是故意不給秦沫沫訂病房,而是壓根就沒想到。

於是,只見她極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安總,我沒想到。」

安然瞥了秘書一眼,淡淡的說:「算了,你先回去忙你的吧!」

秘書聽著安然的安排,立馬閃人,她陪的可是盛唐集團的董事長夫人呢!

而且她的確疏忽了,不快點跑,還等到啥時候?好在人家沒跟她計較。

宮城秘書走後,安然輕輕在秦沫沫肩膀上拍了兩下,輕輕喚著她的名字:「沫沫!沫沫!」

秦沫沫睡得太沉,以至於安然連續叫了幾聲,她都沒有醒過來。

無奈之下,安然只好將秦沫沫抱到車上,將她載回酒店。

到了酒店之後,秦沫沫仍然沒有醒過來,他只好再次將秦沫沫抱回房間。

好在秦沫沫和蕭夏的套房都是她秘書開的房間,所以很快就讓服務人員開了房門,把秦沫沫送回床上。

……

秦沫沫這一覺直到晚上八點半才醒過來,醒來之後,身上的紅點已經消失,人也神清氣爽了。

床上,她抬起手腕看手錶上的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半。

只見她深吸一口氣,揉了揉腦袋,自言自語:我是怎麼回來的呀?

在她的記憶里,只記自己和宮城的秘書在輸液室等安然,接著她就睡著了,後面的事情也記不住了。

難道是安學長把她抱回來的嗎?只是任憑她怎麼想,也記不來。

想到自己的沒出息,秦沫沫咬著下唇瓣,狠狠在自己的腦門上拍了一巴掌教訓:秦沫沫,為什麼每次關鍵時刻,你就不給力呢?

責備完自己以後,她又想到了蕭夏,於是掏出電話,撥通了蕭夏的電話。

電話那頭,蕭夏說她下午看了那塊地,覺得很不錯,現在和宮城、顧子傾一起吃晚飯。

蕭夏問她要不要一起吃飯,秦沫沫拒絕了。

掛斷與蕭夏的電話,秦沫沫給自己點了晚餐送進套房裡。

本來她是想請安然出去吃飯,但是想到自己是已婚女人,所以打消了念頭。

至於安然的恩情,還是讓凌晨替她報達吧!誰讓他是她的老公呢!

秦沫沫吃完晚餐,已經是晚上10點,中途她又給蕭夏打了一通電話,那傢伙還玩得挺開心在。

可是秦沫沫卻不放心,她催蕭夏快點回來,她卻應付的說,知道了。

直到時鐘走過11點,秦沫沫再次打電話催促蕭夏回酒店的時候,電話那頭已經是無人接聽。

瞬間,秦沫沫就嚇懵了,第一反映就是宮城給蕭夏下藥了。

但是想想又覺得不太可能,她們畢竟是校友,宮城應該不會那麼卑鄙。

於是,她又連續打了幾通電話,仍然無人接聽。

這下,秦沫沫真的著急了,她後悔自己中午沒有記下顧子傾的電話,也沒有記下宮城的電話。

這個時候想要找蕭夏都不知道從哪找起。

套房裡,秦沫沫站在落地窗前,看著窗外的江景,卻毫不心情,她一直在給蕭夏打電話。

當第四個電話沒打通的時候,秦沫沫直接撥打了安然的電話。

安然聽說蕭夏不見了,不禁狂汗,心想,這兩個女人真會鬧騰,不停變著花樣鬧事。

但是此時找蕭夏更重要,他也沒有多說什麼,開著車子載著秦沫沫就去了蕭夏吃晚餐的飯店。

當他們到達飯店的時候,飯店的餐廳早已停止營業。

秦沫沫又找到了飯店的員工宿舍,問了當時在晚餐包房的服務員一些相關情況。

服務員告訴秦沫沫,晚餐的時候,蕭夏喝了一些酒,但是沒有醉。

她還告訴秦沫沫,聽客人說要去唱歌。

緊接著,秦沫沫又開始搜尋W市各大夜總會,可是跑了兩個地方,都沒有人說見過宮城。

直到她和安然找到第四個夜總會時,才在那裡看到顧子傾。

秦沫沫看到顧子傾的時候,顧子傾並沒有在包房裡面娛樂,而是在外邊的大廳坐著,似乎在等人。

看到顧子傾那一剎那,秦沫沫好像是看到了救星,她連忙上前問顧子傾。

「顧先生,蕭夏呢?在這裡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顧子傾見秦沫沫來了,迫不及待的說:「蕭小姐喝醉了,被宮城帶到酒店去了,由於我身份不便,只能讓助理跟蹤宮城,多餘的事情就靠你們自己人去做,不過,還好你來了。」

晚餐的時候,顧子傾就發覺宮城待蕭夏的態度璦昧了許多,唱歌的時候又不停勸她喝酒。

身為男人的他自然猜出了宮城的動機,可他又不好再插手多管閑事。

於是在宮城帶走蕭夏的時候,讓助理跟蹤過去,他便一直在這裡等,他相信秦沫沫會來。

當然,他也有第二手準備,正在他準備報警的時候,秦沫沫果真出現了。

秦沫沫聽著顧子傾的情報,還沒來不及向他道一聲謝謝,又和安然馬不停蹄朝酒店趕去。

……

某大酒店,某間總統套房裡,蕭夏早已醉得不省人事,整個人軟綿綿的掛在宮城身上。

宮城看著懷裡的美人,饞得直流口水,卻還假裝正經的說。

「蕭夏,你感覺怎麼樣了?你住在哪一間酒店啊?我送你回去。」

掛在他身上的蕭夏,聽著宮城的話,無力的揮著手臂,想說什麼也說不出來,她的意志力已經全完不受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