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第139章 反咬一口【2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4:13
A+ A- 關燈 聽書

這時,宮城把蕭夏扶到床上躺著,然後給她倒了一杯水。

醉得酩酊大醉的蕭夏很渴,眼見宮城給她喝水,毫不客氣就喝了。

可是她沒察覺出來,這水裡被加了東西。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喝過宮城給她倒的水,蕭夏更是意識不清,迷迷糊糊就倒在床上昏睡了過去。

宮城看著大床上的蕭夏,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一邊坐在蕭夏身旁解她的衣服扣子,一邊假惺惺的問:「蕭夏,你怎麼了?真的不要我送你回去嗎?」

此刻,蕭夏已經完全無法聽到外界的聲音。

緊接著,宮城也不客氣,三兩下就把蕭夏的襯衣脫掉了,看著她白皙的身體,他眼珠都快瞪出來了。

宮城閱女無數,可還是頭一見到如此白皙的女人。

此時,他的腦海不禁閃過秦沫沫的身影,他想,凌少夫人的皮膚一定更白皙,更滑嫩吧!他喜歡皮膚細膩的女人。

想到秦沫沫,宮城眉眼間不禁透出一縷失望,錯過秦沫沫這等大美人,著實可惜。

但是眼前的蕭夏也屬於極品中的極品,他可不要再繼續浪費時間,辦正事更重要。

於是,只見宮城又躡手躡腳把蕭夏的褲子拉下。

正在他準備進入正題的時候,門外突然響起了一陣陣猛烈的撞擊聲音。

頓時,宮城的興緻就壞了一半,他緊閉著眼睛,咬了咬牙,把蕭夏的內衣毫不客氣的撕掉。

可是外面的聲音越來越重,而且他也聽出來是他的房門在響,不是別人。

為了證實自己沒有聽錯,宮城停下了自己身體的動作,豎起耳朵認真聽門外的聲音。

果不其然,真的是他的房門在響!

因此,只見他憤怒的從一旁抓起自己的手機,撥打了酒店經理的電話。

居然有人敢打擾他辦好事,簡直就是活得不耐煩了。

只是他電話還沒打通,套房的門就被撞開了。

宮城還沒來得及把睡袍穿上,秦沫沫和安然就迫不及待的闖了進來。

宮城一看秦沫沫來了,心想,完蛋了,完蛋了,這次真的要被揭穿了。

進入套房內的秦沫沫,看著床上的蕭夏衣衫不整,宮城還只穿著一條短褲,都快氣炸了。

安然見狀,立即把宮城拎到客廳里,扔在沙發上。

屋內,秦沫沫快速的幫蕭夏把衣服穿好,萬幸的是,還好他們及時趕來了。

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秦沫沫把蕭夏衣服穿好以後,氣極敗壞的走到客廳,二話沒說,揚手就是一個耳光煽在宮城的臉上。

宮城見秦沫沫對他動手,不以為然的笑了笑,摸著自己的被打的右臉,不屑一顧的說。

「你們這是幹嘛啊?把酒店的門都砸壞了。」

秦沫沫看著宮城不知廉恥的模樣,氣得直罵:「宮城,你太卑鄙了。」

宮城卻冷冷的笑著說:「拜託,凌少夫人,我們都是成人男女,大家說好來開房,不就來了嗎?你大驚小怪個什麼勁?」

對面宮城的說辭,秦沫沫氣得渾身發抖,想要罵他,卻氣得說不出話,只能抬起左手,指著他:「你…你…你。」

安然見秦沫沫氣得說不出來,連忙走近,拍著她的背說:「沫沫不氣,我們已經報警了,警察馬上就來。」

宮城聽說她們報警了,不禁冷冷的笑了笑,他說:「OK,報警?那好,我就在這裡陪你們等警察。」

安然看著宮城這副囂張的態度,氣得咬牙切齒,他從來沒見過如此下流之人,秦沫沫也是。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卻遲遲沒有看到警察的動靜,安然再次撥打了報警電話。

可那頭卻說已經在出勤中,之後他再撥打電話過去的時候,那邊已經是無人接聽。

此時,安然才明白,這個地頭蛇根本就沒有人管。

秦沫沫見警察久久不來,自然也是越來越氣,心裡也明白了為什麼宮城會如此囂張。

宮城看著秦沫沫與安然無助的表情,不禁揚起嘴角笑了。

只見他緩緩的從沙發上站起來,走近安然,挑釁的問:「警察來了嗎?如果還不來,我可要回家睡覺了。」

秦沫沫見宮城說要走,立即轉身拉住他的衣服,說:「你不能走,警察馬上就來了,你不能逃。」

宮城聽著秦沫沫的聲音,漫不經心轉過身,一副流氓態度說:「凌少夫人,你別在瞎鬧騰了好嗎?我們是事先說好打。炮的,不信你等蕭夏醒了,問她。」

秦沫沫說:「不可能,蕭夏不可能跟你做這種事情,而且她現在還沒醒,肯定是被你下了葯。」

宮城見秦沫沫不依不饒,嘆了聲氣說:「少夫人,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哦。」

宮城說起吃飯,秦沫沫才恍然大悟,才明白自己的午餐肯定被人動了手腳。

因為她很清楚的記得自己沒吃過海鮮,所以,她緊緊拽著宮城的衣角問:「我中午的菜,你讓人動了手腳?」

宮城見秦沫沫提起午飯的事情,立即假裝驚訝和緊張的說:「少夫人,你的話越說越離譜了,顧子傾都可以證明,是你自己說吃錯菜了,做人不帶這樣的,什麼壞事都往我宮城身上扣。」

秦沫沫的確拿不出證據說中午的菜有問題,就算有證據,也早被銷毀了。

對於宮城,她真的很氣憤,可是卻又無可奈何。

宮城見秦沫沫氣得直咬唇瓣,不禁吞了一口口水,眼前的美人太美,他情不自禁。

安然看著宮城的動作,連忙把秦沫沫抓著他的手拿開,他說:「宮少爺,麻煩你還是配合警察和醫生的工作。」

宮城卻冷笑著說:「我有不配合嗎?我都等一個小時了,警察呢?醫生呢?本少爺可沒有多餘的時間陪你們耗。」

宮城說完轉身就要離開,安然見狀,連忙將他拉住,不讓他走。

然而,宮城轉身就是一拳,把安然揮倒在地,只見他怒氣沖沖的說:「就算你們無理取鬧,也要懂得適可而止,秦沫沫,我看在你凌少夫人的面子上,已經夠忍耐了,你們別欺人太甚。」

聽著宮城的反咬一口,秦沫沫真心覺得有理說不清,她從來沒有被這樣冤枉過。

即便是凌夫人說她不擇手段嫁給凌晨,她都沒有現在這樣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