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第142章 水到渠成【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4:34
A+ A- 關燈 聽書

眼看一切就要水到渠成,秦沫沫卻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些不對。

她感覺到自己的肚子有點痛,而且還是某種熟悉的疼痛感。

她緊緊閉著眼睛,假裝沒有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化。

可是肚子裡面的疼痛感越來越明顯,讓她不得不緊緊皺起眉頭。

凌晨再次親吻秦沫沫的唇瓣時,只見這個傢伙緊咬唇瓣,緊蹙眉頭。

頓時,凌晨不樂意了,他停止了對秦沫沫沫一切溫柔的動作,捏著她的下巴問。

「秦沫沫,你這是什麼表情?嫌棄我?還是我強迫你了?」

聽著凌晨的問話,秦沫沫猛然睜開眼睛,極其無辜的看著凌晨,猛搖頭。

她怎麼可能嫌棄凌晨呢?自打她知道自己沒有懷孕以後,她唯一的任務就是撲倒凌晨。

凌晨能主動跟她好,她開心都來不及,又怎會嫌棄呢?

只是她的身體有點不爭氣,偏偏在這個時候肚子疼。

她掐指算了算,離親戚來訪的還有幾天,想必只是造訪前的暗示而已。

這次機會難得,她可不能就此放棄。

如果錯過這次機會,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有第二次機會,什麼時候才能把凌晨掰直。

所以,她才想著,把心一橫,牙一咬,就過去了。

可是她的表情把她出賣了,她的演技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

秦沫沫身上,凌晨見這個傢伙不停搖頭,於是故意把唇瓣貼在她唇瓣上,璦昧的問。

「那你的表情是什麼意思?」

凌晨說話的時候,秦沫沫都可以感覺到他的氣息,凌晨的味道好香,她喜歡。

然而這種璦昧的感覺,更讓秦沫沫興奮不已,她連忙又勾住凌晨的脖子說:「人家有點緊張啦!」

「噗嗤!」凌晨被秦沫沫逗笑了,隨後,他說:「緊張?我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秦沫沫嬌羞的說:「哪有!」

凌晨看著秦沫沫羞答答的表情,再次吻上她的唇。

只是當凌晨再次吻秦沫沫的時候,秦沫沫的肚子又痛了,而且痛的更厲害。

為了不影響凌晨的心情,秦沫沫假裝鎮定,不皺眉,不咬唇瓣,任由凌晨親吻。

即便秦沫沫偽裝的再好,凌晨還是從她眉眼之間看出了不妥。

於是他緩緩停下自己的動作,靜靜的聽秦沫沫的呼吸聲。

他感覺到秦沫沫很久才換一次氣,而且呼吸的聲音有點大。

凌晨再次捏著秦沫沫的下巴,不過,這次他沒有問秦沫是不是嫌棄他,而是問:「沫沫,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聽著凌晨的問話,秦沫沫的嘴巴立刻就撅起來了。

心想,她都偽裝的這麼好,為什麼還是被發現了呢?

凌晨看著秦沫沫嘟起來的嘴唇,俯身咬了一口,然後坐起來,替她把衣服扣好。

雖然他很想要秦沫沫,但是在他心裡,秦沫沫的健康,比他的欲。望更重要。

躺在床上的秦沫沫見凌晨把她衣服扣好了,氣不打一處來,只見她突然從一旁抓起一隻枕頭,緊緊抱在懷裡。

凌晨看著她生氣的模樣,用手指在她腦門上彈了一下問:「哪不舒服了?快起床,去醫院看看。」

秦沫沫沒好氣的說:「你把我衣服穿好了,我心裡不舒服。」

「噗嗤!」凌晨又被逗笑了,他說:「秦沫沫,聽話,快起來,去醫院檢查一下。」

秦沫沫用枕頭捂著臉說:「肚子不舒服,大姨媽的前期暗示。」

說完這句話以後,秦沫沫抱著枕頭轉了一圈,趴在床上。

此時,她的心情的確有點低落,每次都眼睜睜看著凌晨從她股掌之中溜走。

這種感覺好憋曲,誰能想象得到,她結婚快四個月,卻還是沒和凌晨發生關係,太羞恥了。

想到這,她的自尊心再次大受打擊。

……凌晨聽著秦沫沫的病因,相當無語。

當他看向秦沫沫滾開的床單時,更無語。

接著,只見他滿臉憂怨的表情看著秦沫沫說:「秦沫沫,你親戚已經來了。」

聽著凌晨的提醒,秦沫沫猛然從床上跳了起來,站在地上,觀察自己睡過的床單。

她看到床單上面那一塊小小的血跡時,跳樓的心都有,太丟人了。

緊接著,只見她用枕頭擋著屁股,跑到客廳的置物櫃處,拿了一包酒店備用的衛生棉。

卧室里,凌晨想著秦沫沫紅著臉逃跑的模樣忍不住笑了。

可是笑過之後,他的表情突然愣住了。

因為他的手機響了,電話是孟夕顏打過來的。

他們已經好一些日子沒有聯繫了。

凌晨看著手機屏幕的顯示,深吸一口氣,抓起電話,走到電腦房。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然後推開房間的窗戶,站在窗口處和孟夕顏講電話。

他說:「夕顏。」

他說:「這段時間,工作有點忙,所以沒打電話過去。」

他說:「嗯,她是去盛唐上班了。」

最後,他說:「不會,我不會喜歡秦沫沫。」

凌晨自己沒有感覺到,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很心虛。

電話那頭,孟夕顏落實了秦沫沫去盛唐上班一事,心情不禁大好。

因為她知道,安然在盛唐上班,她以為凌晨是故意把安然和秦沫沫安排在一起上班的。

所以她的心情很好,但是,她又自作多情了。

電腦房裡,掛斷與孟夕顏的電話,凌晨的心情瞬間低落了。

他回想起自己剛才對秦沫沫所做的事情,不由得懊惱起來。

他問自己:凌晨,你瘋了嗎?你知道剛和你想要對秦沫沫做什麼嗎?你怎麼可以想要對不起夕顏?

想著自己的剛才的行為,凌晨無力的嘆了一聲氣,他真的快瘋了,快被秦沫沫佑惑到發瘋。

可是,孟夕顏的一通電話,就像一針強心劑,再一次喚起了他對9年愛情的責任。

他想不明白,為何自己在秦沫沫面前,總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以前的他不是這樣的,任何女人在他面前,他都會有足夠的防預能力。

即便是孟夕顏,他都沒有過這樣的衝動。

他想,他一定是瘋了。

不過,很快,他又給自己找了一個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