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第143章 撒嬌女王【2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4:41
A+ A- 關燈 聽書

原因依舊,因為秦沫沫太美,就連初次見她的宮城和顧子傾都想跟她搭訕,身為男人的他,被秦沫沫動搖是理所當然的。

他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只是暫時被秦沫沫的美色所迷,並無其它感情。

可是,他卻忘了告訴自己,他不僅覺得秦沫沫美,還覺得秦沫沫萌,還覺得她很可愛。

他還忘了告訴自己,他對她還有保護欲,他怕她受傷害,怕她被別人欺負。

在孟夕顏的干擾下,凌晨成了一個糾結體,同時也患上了主觀性的選擇認知症。

他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只相信對自己有利的,從而把內心深處的情感,深埋。

當作一無所知,當作從來沒有產生過。

但是有一點他還是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感受到自己此時不敢離開電腦房,不敢去面對秦沫沫。

因為他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她。

可是他不能躲秦沫沫一輩子,只要他們還是一天夫妻,他就必需要面對她。

於是,凌晨還是從電腦房出來了。

只是他沒有再回到套房的主卧室,而是默默的走進次卧。

卧室里,秦沫沫洗完澡,換完衣服出來之時,見凌晨沒在卧室等她,便跑到客廳去找凌晨。

然而,她也沒有在客廳里找到她。

最後,她才找到次卧。

秦沫沫到次卧的時候,只見凌晨已經洗完澡,換完衣服,靠在床上看雜誌。

驟然之間,秦沫沫不高興了。

凌晨見秦沫沫來了,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說:「洗完澡了啊!」

但是他的眼神一刻也不敢多停留在秦沫沫的身上,他怕自己會再次做出過分親昵的事情。

怕自己再次被她勾。引,怕自己下一次無法給自己找到借口。

所以他不敢多看秦沫沫,不敢讓她在自己面前晃動。

秦沫沫看着凌晨突然轉變的態度,鬱悶到極點,她杵在原地,一動不動,緊緊咬着唇瓣。

她在回想自己究竟做了什麼讓凌晨反感的事情,以至於他都不願意跟她呆在一個房間之內。

一時之間,房間里的氣氛變得異常壓抑。

凌晨假裝若無其事的靠在床上看雜誌,其實他一個字都沒看進去。

儘管眼神沒有看秦沫沫,但卻極其認真的在聽房子裏的動靜,以及秦沫沫的動靜。

秦沫沫則是站在原地,目不轉睛盯着凌晨看。

終於,秦沫沫忍耐不住了,她無法忍受凌晨這般無視她,無法忍受他莫名其妙的不理她。

因此,只見她快速走到凌晨面前,猛然奪過他手裏的雜誌,扔在一旁的床頭柜上。

凌晨見狀,緩緩的抬頭看了秦沫沫一眼,沒說話。

秦沫沫卻委曲兮兮的癟著喝嘴巴,然後抬起左腿,跨坐在凌晨的腿上。

瞬間,凌晨懵了,心想,秦沫沫想做什麼?她現在可是來大姨媽了。

接着,只見秦沫沫雙手捧著凌晨的臉,讓他與自己對視。

可是凌晨的眼神並沒有落在她的身上,而是看向了別處。

秦沫沫看着這樣的凌晨,好心塞,好難過,她抖了一下自己捧著凌晨臉龐的雙手說:「凌晨,你看着我。」

凌晨假裝淡定的看向秦沫沫,應了一聲:「嗯!」

之後,他便看着秦沫沫紅着眼眶,嘟著嘴巴,可憐兮兮的問他:「凌晨,你是不是嫌棄我了?」

凌晨納悶了,緊蹙眉頭,表示不解,他在回想,自己的行為有表現出來嫌棄秦沫沫嗎?

壓根就沒有呀!他只是怕自己不能堅守陣營,所以才獨自呆在次卧。

嫌棄秦沫沫,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他從來都沒有嫌棄過秦沫沫。

秦沫沫看着凌晨不解的眼神,有些尷尬的說:「因為你剛才看到我的姨媽血漏在床上,所以就嫌棄我,對嗎?」

聽着秦沫沫的理由,凌晨「噗嗤」一聲笑場了,這不能怪他不矜持,是因為秦沫沫的想法太獨特了。

凌晨本來打算從今往後在秦沫沫面前保持高冷風格,不與她親近,不與她璦昧,保持絕對安全距離。

可是,他對自己的承諾,一個小時都沒有堅守下來。

嚴格來講,是10分鐘都還沒堅實到,因為秦沫沫找到他到現在還不到10分鐘。

秦沫沫見凌晨笑了,自己也笑了。

只見她捧著凌晨的臉,傻笑着搖著凌晨的頭問:「是不是啦!是不是嫌棄我了。」

在秦沫沫面前,凌晨很難生氣,很難擺出一副臭臉,聽着秦沫沫略帶撒嬌的聲音。

他無奈的把眼睛緩緩閉上,然後又緩緩睜開,學着她的口氣說:「沒有啦!沒有嫌棄你啦!」

接着,秦沫沫又用嬌里嬌氣的聲音說:「你騙人的,你都不跟我睡一個房了。」

凌晨說:「沒有騙你啦!」

忽然,只見秦沫沫突然停止笑容,一本正經盯着凌晨問:「那你要怎麼證明沒有嫌棄我?」

秦沫沫的畫風轉變得太快,惹得凌晨也跟着嚴肅起來,一本正經的反問:「你要我怎麼證明?」

在凌晨面前,秦沫沫就是撒嬌女王,但她自己卻還沒意識到。

都說女人只在自己喜歡的男人面前撒嬌,依秦沫沫的狀態判斷,她幾乎已經喜歡凌晨到極點。

可是秦沫沫卻從來沒有想過過這個問題,從來都沒有問過自己是否喜歡凌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只知道,有他在她身邊,她安心!有他在她身邊,她開心!看到他,她就想笑,想跟他鬧。

所以,在凌晨面前,她從來不吝嗇自己的笑容,從來也不吝嗇賣萌耍寶的功能。

她總會在有意無意之間,把凌晨逗得很開心;總會讓他沒辦法跟她生氣。

就如此時,她聽聞凌晨反問,如何證明沒有嫌棄她時,只見秦沫沫嘟起嘴巴,閉上眼睛,把嘴巴湊到凌晨的面前。

她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嫌棄我,你就親親我吧!

凌晨看着像金魚一樣的秦沫沫,再次笑了。

笑過之後,他用力捧住她的臉,把她的臉擠成一團,然後毫不客氣吻住她的唇。

這一刻,他又把孟夕顏忘了,更把自己下定的決心忘了。

只要關於遠離秦沫沫的承諾,凌晨從來沒有守過。

【題外話:不會撒嬌的妹子,多向沫沫學習!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