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第147章 雪上加霜【2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5:15
A+ A- 關燈 聽書

但是,這種念頭也僅僅只有一瞬間!

那一瞬間過後,秦沫沫立即想到自己的身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如今,她是凌晨的妻子,即便安然與蘇梓晗不幸福,即便他們分手了,也跟她沒有任何關係。

現在的她,只屬於凌晨,他才是她的唯一。

就在秦沫沫酒醒之後,準備轉身離開之際,安然忽然驚訝的叫了她的名字。

「沫沫。」

驟然之間,秦沫沫尷尬了,她極不好意思的解釋:「安學長,蘇學姐,對不起,我只是想去洗手間的,不是故意偷聽你們講話。」

蘇梓晗聽著秦沫沫的解釋,皺著眉頭,問:「剛才我們的話,你都聽到了?」

秦沫沫點了點頭,沒有否認。

蘇梓晗看著秦沫沫的反映,深吸一口氣,尷尬的朝她笑了笑。

然後快速朝出口走過來,與她擦肩而過。

顯然,她不開心了!

秦沫沫看著從自己身旁走過,且沒再搭理她的蘇梓晗,一時之間,更尷尬了。

她微微低著頭,咬著下唇瓣,站在那裡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

安然看著秦沫沫,緩緩朝她走過來,拍著她的肩膀說:「沒事,反正這件事大家遲早也會知道的。」

秦沫只是點了點頭「嗯」了一聲,她沒有告訴安然,其實她早就知道了。

隨後安然問:「你是要去洗手間嗎?」

秦沫沫點了點頭,安然便先離開了。

洗手間里,秦沫沫正準備出來的時候,身後突然被什麼掛住了,拉著她,讓她沒辦法從裡面走出來。

秦沫沫站在狹小的空間里,氣得直咬牙,心想,她剛才只不過無意偷聽了別人的講話而已。

這會就要受到懲罰了,老天還真是公平啊!盯她盯得真緊,這麼快就給報應了。

秦沫沫嘗試著輕輕把衣服從勾住的掛勾上拿開,可是卻無果。

最後,她氣極敗壞之下,整個身體用力往前拽了一下。

緊接著,她聽到「嘶……」一聲,衣服好像被拉開了好大一個洞。

因為她感覺到後背突然涼涼的。

這會兒,秦沫沫連撞牆的心都有,這報應來得也太嚴重一點了吧!她現在再該怎麼辦?

洗手間里,秦沫沫急得跳腳,想打電話給唐小米救助,無奈的是,她根本就沒帶著電話來洗手間。

無奈之下,她只好偷偷從洗手間內溜出來。

當她緩緩走到走廊的時候,緊緊用背貼走牆上走,萬一被人發現她衣服掛破了,那可要鬧笑話了。

她現在可是凌家少夫人,在外面,凡事都要注意得體,萬一上了社會新聞,凌夫人肯定不會放過她。

所以,現在她要趁大家都沒注意她的時候,偷偷找到唐小米,然後溜之大吉。

俗話說,人算不如天算,秦沫沫的計劃是天衣無縫的,但是老天可沒打算,讓她這麼容易的溜走。

當她走到走廊出口的時候,突然有一個端著酒盤的服務員與她迎面撞來。

不幸的是,服務員托盤裡客人喝剩的酒,全都潑到秦沫沫身上來了。

剎那間,秦沫沫只覺得自己胸前涼涼的,待她低頭看著自己的胸時,只見水藍色的裙子上被潑了一大面酒漬,呈現出青紫色。

這時,秦沫沫算明白什麼叫雪上加霜了,說的正是她此時的狼狽模樣。

服務員見自己撞人了,嚇得渾身直哆嗦,不停的對秦沫沫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秦沫沫看著不停向自己道歉的服務員,揮了揮手說:「沒事,你去忙吧!」

本來她是想生氣的,可是最後想生氣的心情也被自己的狼狽攪沒了。

看來她今天真的不應該參加校友聚會,好好的星期六,呆在家裡多好。

結果不僅讓蘇學姐討厭她了,還弄得自己狼狽不堪。

正在秦沫沫進退兩難的時候,安然突然來了,他看著秦沫沫靠在牆上無助的模樣,問。

「沫沫,你怎麼樣了,剛才服務員告訴我,你被撞到了。」

秦沫沫扭過頭,看了安然一眼,說:「沒事,只是衣服被酒潑濕了。」

安然說:「我幫你去開個房間,你到樓上用吹風機吹一下。」

秦沫沫看著安然,極其無辜的說:「我不會告訴你,我剛才在洗手間,裙子的後背掛了一個大洞。」

「噗嗤!」安然聽著秦沫沫的倒霉故事,忍不住笑了。

隨後,他連忙把自己身上穿的薄西裝脫下來,給秦沫沫披上。

秦沫沫沒拒絕,而是用西裝緊緊的把自己裹了起來,擋住胸前的酒漬。

穿好衣服后,秦沫沫說:「我自己去開房就可以了,你忙你自己的。」

安然抿著唇瓣,想了一下,說:「也好,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打我電話。」

秦沫沫點了點頭說:「嗯嗯!」

之後,秦沫沫便把西裝拉緊了一些,準備去開房。

可是她的步子才往前邁了兩步,腳下突然一滑,整個人狠狠的摔了下去。

這一跤一點都不輕,她整個身體幾乎是騰空摔下去的,屁股摔得都快沒知覺了,頭也摔懵了。

頓時,秦沫沫疼的只想哭,生氣的心情都沒有。

走到他前面一步的安然,聽著身後的動靜,猛然的轉過身,只見秦沫沫已經躺在地上,眼眶紅紅。

他下意識的看向了一旁的地面,只見地面上還有被打潑的酒,想必秦沫沫穿著高跟鞋,踩上面面摔倒的。

當安然皺著眉頭,仔細看那堆酒時,只見上面似乎還有油跡。

一時之間,安然也沒有想那麼多,只是立即蹲下去,問:「沫沫,你還好嗎?要不要叫救護車。」

秦沫沫此時都快氣死了,她緩緩抬起手臂揮了揮,說:「不用,我還好。」

她真的很生氣,氣自己今天運勢不好,倒霉的事接踵而來。

如果她現在叫救護車,明天S市新聞頭條肯定是【盛唐集團董事長夫人參加聚會不慎入院】的標題。

她不想把事情鬧大,不想驚動凌夫人,不想被召回別院訓話。

不就是摔了一跤嘛!爬起來就好了。

於是,她雙手撐在地上,緩緩的坐了起來。

安然見狀,連忙將她扶起來。

還好這個洗手間出入的人不算多,所以秦沫沫的摔倒,也沒有引起騷動。

被扶起來的秦沫沫疼得只想揉揉屁股,可是卻只能把腦袋揉揉。

安然看著她想哭不敢哭的模樣,一手扶著肩膀,一手輕輕摸了一下她的後腦勺。

他感覺到,秦沫沫的後腦勺摔了一個大包。

此時此景,兩人的動作並不算很璦昧,但還是被某些有心人給偷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