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第149章 不折手段【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5:30
A+ A- 關燈 聽書

驟然之間,秦沫沫被打懵了,凌晨也懵了。

儘管蕭夏以前和秦沫沫很不合,但也從來沒有對她動過手。

何況最近她們之間的關係不是挺好嗎?現在又是演的哪一出?

於是,只見凌晨立即抓住了蕭夏的手腕,把她狠狠的推了一把。

他的老婆,還容不得任何人打。

蕭夏見凌晨護著秦沫沫,氣得眼淚直掉,她瞪著秦沫沫質問:「秦沫沫,你上個禮拜答應過我什麼了?你都忘了嗎?」

蕭夏這一問,秦沫沫更懵了,她在心裡問自己,她又做錯什麼事情了嗎?沒有呀!什麼都沒有做啊!

凌晨聽著蕭夏的話納悶了,心想,這兩個女人之間又有什麼陰謀詭計?

正當他準備責備蕭夏不該對秦沫沫動手時,秦沫沫先說話了,她說:「蕭夏,有什麼事你明著說,不要拐彎抹角。」

蕭夏聽著秦沫沫的話,憤恨的說:「秦沫沫,你每次總是這副理直氣壯的模樣,我真的只希望你永遠都這麼理直氣壯。」

蕭夏話音剛落下,凌夫人已經站在她和凌晨的面前。

只見她一聲怒吼:「跪下。」

瞬間,秦沫沫傻了?凌夫人居然吼她,還讓她跪下,她從小到大,喬嵐芳都沒有這樣凶過她。

秦沫沫心裡不舒服了,她深吸一口氣,甩開凌晨牽著她的手,準備轉身離開。

可是身後的路卻被蘭姨給堵住了,她有些難為情的說:「少夫人,今天您話沒說清楚,是不能走的。」

凌晨看著家裡的陣勢,莫名其妙的問:「媽,這到底都怎麼一回事,沫沫又哪裡惹你生氣了?」

凌夫人聽著凌晨的話,更是氣憤,她瞪著他說:「凌晨,你找個什麼樣的女人不好,偏偏找個這樣的女人。」

凌夫人這句話一說完,秦沫沫怒了,立即頂嘴:「我又怎麼了,我是什麼女人?我除了沒錢,哪裡差了?」

在秦沫沫的頂嘴下,凌夫人越來越氣,對於秦沫沫嫁入凌家一事,她腸子都悔青了。

此時,她氣得發抖,說話的聲音都在抖,她說:「你是什麼樣的女人?你是不知廉恥的女人,為了上位,不折手段,欺騙凌晨假懷孕之後還不安分,居然還敢給他帶綠帽子,我凌家造了什麼孽,怎麼會娶到你這種兒媳婦,一點羞恥之心都沒有。」

凌夫人話一說完,凌晨的臉色變得極為難堪,秦沫沫更是如此,假懷孕一事就不提了。

只是她什麼時候給凌晨帶綠帽子,想趕她走,也不至於這樣潑髒水吧!太欺負人了。

於是,只見十分氣憤的說:「這種話能瞎說嗎?想趕我走也不至於這樣吧!手段太卑劣了。」

凌夫人見秦沫沫說她的手段卑劣,氣得一口氣差點沒順過來。

儘管她再怎樣不喜歡秦沫沫,也不會拿凌家的聲譽,她兒子的聲譽開玩笑!怎麼可能耍這種陰招。

蕭夏見秦沫沫一點悔改之心都沒有,連忙走到茶几前,從茶几上面拿了一挪照片丟給秦沫末和凌晨。

秦沫沫翻著蕭夏遞過來的照片,臉色大變。

這些照片都是她昨天在校友會上的照片,而且照片上拍的都是她和安然。

有安然為她披衣服的情形,有安然扶開離開宴會廳的情形,還有她們一起走進套房的情形。

頓時,秦沫沫啞口無言,她不是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無語,而是鬱悶,誰這麼有心計的在背後偷拍她?

秦沫沫捏著照片,深吸一口氣,如果是因為這些照片讓凌夫人和蕭夏誤會。

那麼她們的氣憤是情有可原,誤會她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她秦沫沫行得正不怕影子歪,她和安然之間什麼都沒有。

因此,只見她淡然的說:「我和安學長什麼都沒有,只是昨天在宴會上摔了一跤,他幫了我一下而已。」

事實也是如此,可是想要別人相信她說的話,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因為不管是凌夫人,還是蕭夏,又或者凌晨,他們與她認識的時間都不久。

要她們用信任來戰勝眼前所看到的證據,簡直比登天還難。

凌夫人聽著秦沫沫的狡辯,問:「摔一跤能摔著去開房嗎?即便你摔了一跤,會影響你背叛凌晨嗎?兩個人進了房間,做過的苟且之事,你一句幫忙就可以帶過嗎?秦沫沫你是把我們當傻子,還是你自己傻。」

凌夫人不信任她,秦沫沫無能為力,現在她也找不到第三者,來證明他和安然在套房裡什麼都沒有做。

這個時候的秦沫沫甚至希望,如果全世界的酒店套房都裝了攝象頭就好。

雖然她知道自己的解釋很蒼白無力,但還是力爭所取,讓大家信任她,她說:「我和安然真的不是像你們想象的那樣,我也不知道這些照片為什麼只拍到我們璦昧的動作,卻沒拍到被撞到,或者摔跤的情形,如果有更多的照片,真相或許就更清楚了。」

凌夫人對於秦沫沫是100個不信任,無論秦沫沫說的多麼真實,她都不會相信,所以,只見她又說。

「照片多又怎麼樣?你摔跤又怎麼?被撞到了又怎麼樣?難道這就是你出軌的理由嗎?難道你們的校友全部都是男生,沒有女生嗎?或者說你只是故意在那個男人面前扮可憐,然後勾。引她進房間,這一招你不是很會嗎?對凌晨不也是如此嗎?先上車、後補票,而且肚子里根本就沒有凌家的骨肉。」

凌夫人的反駁,讓秦沫沫撞牆的心都有了。

但是從凌夫人的話語間,她也找不出任何漏洞,就連她自己都快被說服了。

的確,她昨天應該找唐小米陪她去套房,只是那時候她腦袋摔得嗡嗡作響,哪還有心情想那麼多。

秦沫沫眼見自己勸服凌夫人沒有希望,便扭頭看向凌晨。

別人信不信她,她不在乎,但是凌晨是她的老公,只要凌晨信她,那便足夠。

於是,只見她一本正經的看著凌晨,似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她說:「凌晨,你相信我嗎?」

【終於上架了,各種跪求,求訂閱、求評論,求收藏,收打賞,求推薦,書友群號:【363549265】敲門磚,任一章節名字,晚上會發紅包喲!!!請大家繼續支持,求打賞、求打賞、求打賞,重要的事情說三遍,哈哈哈哈!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