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第150章 攝人心魂【2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5:37
A+ A- 關燈 聽書

凌晨比誰都願意相信秦沫沫,比誰都希望她忠誠自己。

只是,當他看着手中的照片,聽着凌夫人的分析,以及他心知肚明秦沫沫暗戀安然9年的事情,他怎麼可能還會堅信秦沫沫。

當她在腦海里幻想着秦沫沫在安然面前撒嬌,在他面前說疼的時候。

他情不自禁把安然幻想成自己,如果是他,他一定會心疼的要命,一定會抱着她哄着她。

然後親親她,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似乎也理所當然。

凌晨想到這裏的時候,他把秦沫沫抓在他手臂上的手拿開了,他說:「我也很想相信你。」

秦沫沫聽着凌晨的話懵了,她緊皺着眉頭,死死的盯着凌晨問:「所以呢?你不相信我?」

凌晨看着這樣的秦沫沫,心裏比誰都要難受,畢竟秦沫沫是他的老婆。

他知道自己應該相信秦沫沫,可是總是忍不住去想秦沫沫喜歡安然9年了。

所以,他對自己沒自信,即便他和秦沫沫結婚了,可是他們才認識不到半年。

他拿什麼去跟安然的9年對抗,何況秦沫沫又是那麼一個惹人愛的女人,就連他時常都被她哄得開心不已。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晨很難相信,很有男人抵得住秦沫沫的佑惑。

她傻傻站在那裏不動就已經讓人想入非非,更何況她的一娉一笑,用攝人心魂來形容,一點都不過余。

這時候的凌晨只想着秦沫沫的美,想着秦沫沫的可愛,想着秦沫沫會撒嬌。

但是他萬萬沒想到,秦沫沫只在他的面前展現自己的風采。

即便是和安然相處,秦沫沫的話語也極為少,甚至可以用冷場形容。

即便她很會逗人開心,可是在別的男人面前,她根本都不屑於展現,甚至連笑容都是少有。

凌晨看到的那個秦沫沫,僅僅只屬於他一個人,那樣的秦沫沫被早已被他獨家佔有。

可是他卻對自己不自信,聽着秦沫沫再次向他確認,凌晨只是淡淡的說:「回家再說。」

頓時,秦沫沫的眼圈就紅了,儘管凌夫人剛才用那麼多不相信她的話來攻擊她。

卻抵不上凌晨簡簡單單的兩句話,秦沫沫從來沒有覺得如此失望。

她以為凌晨會義無反顧的相信他,以為凌晨會站在她這邊挺她。

可是凌晨沒有,他選擇了不信任她。

站在客廳的秦沫沫,身旁有她最親近的愛人,有她新交的朋友,還有凌夫人與家裏的傭人。

但是秦沫沫卻感覺到好孤獨、好孤獨,讓她真真切切體驗了什麼叫孤軍奮戰。

此時的她,一個在努力,努力說服大家相信她,她多麼希望能有個人站出來替她說句話。

可是迎來的卻只是失望。

凌夫人見凌晨不相信秦沫沫,終於鬆了一口氣,好在他的兒子還沒被秦沫沫完全欺騙。

她慶幸凌晨是清醒的,是明智的,終於把這個女人的真面目看清了。

蕭夏站在一旁半句話也不說了,她本來以為凌晨會相信秦沫沫的,可是凌晨沒有。

這一刻,她突然覺得秦沫沫好可憐,如果今天換成她是秦沫沫,至少凌夫人會相信她。

可是秦沫沫不是蕭夏,她得不到凌夫人的庇護,甚至都得不到凌晨的庇護。

當凌晨說回家再說的時候,蕭夏從秦沫沫眼裏看到了她的失望。

一時之間,她莫名其妙,鬼使神差的感覺自己相信秦沫沫,她相信秦沫沫的眼睛。

所以她沒有火上澆油,沒有把秦沫沫暗戀安然一事搬出來說是非,沒有趁機落井下石。

而是緊緊閉着嘴巴,靜觀其變,她甚至都後悔自己剛才太衝動,打了秦沫沫一個耳光。

眼見氣氛越來越尷尬,壓迫感越來越強,蕭夏咽了一口口水,說:「秦沫沫,你跟凌晨回家吧!這是你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你們自己回去解決吧!」

蕭夏本來是好心想讓秦沫沫先徹退,可是秦沫沫卻不領情的說:「用不着你來假好心。」

在秦沫沫看來,蕭夏的確是假好心,剛才她一進屋,她就率先給了她一記耳光,把火點到爆點。

隨後又說了幾句不明不白的話讓她不舒服,眼看凌夫人發了飆,凌晨不相信她,就跳出來做好人。

不好意思,她不接受,即便她現是孤身一人,獨自抗橫大家對她的質疑,她也不接受假情假義。

蕭夏見秦沫沫說她假好心,氣乎乎的說:「好,我假好心,那隨便你,你就在這裏繼續鬧吧!」

緊接着蕭夏就坐到了沙發上,把電視機打開。

秦沫沫瞥了一眼蕭夏,轉身準備離開,凌夫人卻又吼一聲:「站住。」

秦沫沫站住了,她倒想聽聽,凌夫人還有什麼話想說的,或者又讓她立什麼字據,或者乾脆讓她現在就離婚。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反正凌晨都不相信她,她還有什麼可說的呢!還有什麼可期待的呢!

忽然,她想起了上次和喬嵐芳一起去廟裏求籤的事,主持大師說她婚姻路難走。

想到這裏,秦沫沫不禁深吸一口氣,果不其然難走啊!

早在上次發現沒懷孕就該離了,何必要拖到現在呢!傷神!

凌夫人見秦沫沫站住了,便說:「凌晨,你回去,秦沫沫留下。」

凌晨見凌夫人單獨把秦沫沫留下來,問:「媽,你想做什麼?」

凌夫人反問:「你還想護著這個女人嗎?」

秦沫沫插嘴:「如果要抄家規,不好意思,我沒這個心情,如果要我離婚,好,隨便什麼時候都可以。」

凌晨剛才一直都在壓抑自己的情緒,看着秦沫沫如此囂張的態度,他徹底怒了。

他盡量壓抑著怒火,瞪着秦沫沫問:「秦沫沫,你做錯事,還有理嗎?」

這個時候秦沫沫也在氣頭上,哪還管好話與壞話,既然凌晨不相信她,那就算了,什麼話難聽就撿什麼話說吧!

所以,只見她漫不經心的說:「反正我跟你之間又沒有感情,我出軌了又怎麼樣呢?」

秦沫沫這句話完完全全把凌晨點炸了,就連坐在沙發上的蕭夏都愣住了。

她扭頭看向秦沫沫時,只見凌晨猛然的抬起右手,狠狠捏在秦沫沫的臉上說:「你最好別讓我查出你做了對不起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