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第151章 一石二鳥【3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5:45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倔起來比驢都還倔,往常的萌勁消失的無影無蹤。

只見她瞪着凌晨,假裝不以為然的說:「我已經做了啊!就在昨天,我就給你帶綠帽子了,你又能拿我怎麼樣呢?」

任誰都聽得出來秦沫沫是在講氣話,她在氣凌晨不相信她,氣凌晨讓她心裏難受了。

所以她要讓他更難受,所以她就專門挑他不愛聽的話講。

凌晨的的確確也被氣著了,捏在秦沫沫臉上的手,突然轉移到她的脖子上。

他怒視着秦沫沫,說:「你再說一遍。」

秦沫沫看着怒氣沖沖的凌晨,一字一頓的說:「我就是給你帶綠帽子了。」

凌晨掐在秦沫沫脖子上的右手一直沒使勁,直到秦沫沫說這句話時,他才猛然加大手上的力度。

瞬間,秦沫沫感覺自己的骨頭都快被捏碎了,忍不住「嗯」了一聲。

在場所有的人從未見過凌晨如此生氣,就連凌夫人也沒見過。

看着變成野獸一樣的凌晨,凌夫人渾身嚇得發軟。

凌晨從小到大,她一直都教他要保護女人,疼愛女人,因為女人是弱者。

她可從來沒教過凌晨對女人動手,看到這樣的凌晨,她嚇懵了。

她抬起手指向凌晨,想呵斥住凌晨,卻半天說不出一個字。

蕭夏見凌晨對秦沫沫來真的,嚇得連忙從沙發上跳起來,跑到凌晨和秦沫沫的面前,拚命的去拉凌晨的手。

她說:「凌晨你瘋了嗎?你是要把秦沫沫掐死嗎?快放手,放手。」

蘭姨見了,連忙也去拉凌晨,在大家的勸告之下,凌晨把秦沫沫放開了。

頓時,他也懵了,他也沒想到自己會這麼衝動,居然會對動手掐秦沫沫。

當然抬頭去看秦沫沫的時候,只見她正惡狠狠的瞪着自己,眼眶裏佈滿了血絲。

秦沫沫見凌晨看向了她,冷笑着問:「怎麼不把我掐死,一泄心頭之恨?」

這時,緩過神的凌夫人,走到凌晨面前,揚手就是一巴掌,她問:「我是這樣教你的嗎?是這樣教你對待女人的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儘管凌夫人再不喜歡秦沫沫,也沒想過讓凌晨這般待她。

如果秦沫沫犯錯了,那自然也有家規懲罰,用不着用這種方式解決。

一時之間,家裏的氣氛又冷到了極點,蕭夏見狀,又出來說話了,她說:「伯母,事情居然都說開了,就讓她們回去談吧!我們也干涉不了。『

凌夫人卻看了一眼秦沫沫說:「凌晨回去,秦沫沫留下來跟我住。」

其實凌夫人是怕他們回去之後,又鬧,所以才把秦沫沫留下。

從剛才的較量之中,凌夫人也算把秦沫沫看透了,這個丫頭,吃軟不吃硬,你越跟她來硬的,她越是對着抬杠,說的話要把你氣死,就連凌晨這麼溫和的人,都能被她點爆,想想她是都有能耐。

然而,經過剛才那番鬧騰,凌夫人發現自己好像並沒有那麼討厭秦沫沫。

因為秦沫沫的性格太直、太倔,讓她想起了自己年輕的時候。

那時候,她跟凌權吵架的時候,不也是這麼倔嗎?什麼話難聽撿什麼話說。

而且,一時之間,凌夫人好像想通了一點什麼,感覺秦沫沫說的話也許沒有撒謊。

而是背後故意有人陷害她。

但是現在一切都沒有證據,她也不好妄下定論,那就乾脆把秦沫沫留下來吧!

正好可以一石二鳥,趁這個機會,把秦沫沫留在她身邊住,住到兩年之後,再讓他們離婚。

這樣一來,秦沫沫和凌晨的感情也就慢慢淡了,到時候,她只需把蕭夏嫁給凌晨就可以。

秦沫沫見凌夫人讓她留下來住,看都沒看凌晨一眼,自顧自的問凌夫人:「住到什麼時候?」

凌夫人說:「住到兩年之後,你和凌晨離婚。」

秦沫沫想都沒想,就說:「好。」

看着如此痛快的秦沫沫,凌晨卻鬱悶了,他承認他剛才的確想得太多,也太衝動。

但是他不想秦沫沫留下來住,他想把秦沫沫帶回家,想再親口問她一遍事情的經過。

他想聽到她的解釋,想聽到她告訴他,她並沒有背叛他。

可是秦沫沫卻不願意回去了,她不想再跟凌晨糾結,更不想再跟他解釋什麼。

既然不信她就不信吧!反正他們兩年之後要離婚,又何必再住到一起呢!多此一舉。

凌夫人見秦沫沫答應留下來跟她住,越發覺得秦沫沫是被陷害的,但也不會表明白的態度。

蕭夏見秦沫沫答應留下來住,連忙說:「伯母,還是讓沫沫回去住吧!他們之間肯定還有話要說清楚的。」

凌夫人聽着蕭夏的話,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她現在不就是在掐斷她們澄清誤會和好的機會么!

心想,蕭夏真笨,居然還要撮合兩人,這不是給自己製造麻煩么?

凌夫人的心思,蕭夏自然是心知肚明,就是因為她想讓他們回去合好。

所以才說讓秦沫沫回家住嘛!

雖然她還沒有把凌晨完全的放下,可是她已經決定退出了,所以她不會再使壞。

凌晨見蕭夏勸秦沫沫回去住,也想趁機把秦沫沫帶回去住。

因此,他說:「媽,我們的事情,自己解決,你就不用管了。」

凌夫人卻說:「你解決,怎麼解決?萬一又動手怎麼辦?萬一你失手真要了她的小命,怎麼辦?凌家已經被抹黑了,不想你再繼續添一筆。」

凌晨見凌夫人不放人,深吸一口氣,看向秦沫沫。

剛才是秦沫沫自己答應要留下來的,那現在他也徵求她的意見吧!

於是,只見凌晨望着秦沫沫,問:「秦沫沫,你怎麼想的,要不要跟我回去?」

再次聽到凌晨溫柔的聲音,秦沫末鼻尖酸酸的,她好難過,她好委曲,好想哭。

以前每次不開心的時候,還可以跟他鬧騰,跟他生氣,那個時候,凌晨總會妥協總會哄她。

可是這次,在她最無助,最需要信任的時候,他卻不管她。

即便她此時很需要他的關懷,她也不想接受了,不想回去跟他繼續糾結。

長痛不如短痛,她也趁這次機會把對凌晨所有的念想都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