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第152章 心煩意亂【4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5:53
A+ A- 關燈 聽書

於是,只見她說:「我留下來。」

凌夫人聽著秦沫沫說要留下來,連忙說:「都別在多說了,秦沫沫自己願意留下來,那就留下來,這件事情凌晨你盡量壓住,別讓凌家蒙羞,兩年之後,按規定離婚。」

凌晨看著秦沫沫的意志堅定,他的心好像被無數把尖針,不停的刺扎。

秦沫沫連看都不願意看他,難道她真的想等到離婚和安然好嗎?

想到這裡,凌晨深吸一口氣,轉身就走了。

蕭夏見狀,連忙追出去,凌夫人看著蕭夏的舉動,輕輕揚起了嘴角,心想,這樣做才對。

有時候,就是應該趁火打劫,趁虛而入。

秦沫沫聽著凌晨離開的腳步聲,以及蕭夏追出去的腳步聲,故作鎮定的說:「我先去樓上抄家規了。」

凌夫人看著秦沫沫上樓的背影,也沒多說什麼,她知道秦沫沫是想安靜,不想見她們,才拿抄家規說事。

庭院外,蕭夏跟在凌晨的身後,問:「凌晨,你真的相信沫沫出軌了嗎?」

凌晨冷冷的說:「她暗戀安然9年。」

凌晨話里另外的一層意思是,如果今天是秦沫沫跟別人的照片,打死他也不信。

可是,那個照片里的男人不是別人,是安然,他不得不信。

然而,這也是她第一次跟蕭夏談心,雖然沒說的那麼直白,但也是談心。

蕭夏聽著晨的回答,說:「我知道,我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打了秦沫沫,可是後面我覺得她沒有說謊。」

凌晨聽著蕭夏的話,沒有接茬,只是加快腳步走了。

蕭夏知道,凌晨是心亂了,他怕自己誤會秦沫沫了。

所以,她沒有追過去,只是這件事,好像註定是要誤會,注意要讓秦沫沫對他失望。

蕭夏回別院的時候,去書房找秦沫沫,誰知這個傢伙把書房的門反鎖了。

無奈之下,她只好打道回俯,去了自己的房間。

大床上,蕭夏翹著二郎腿,緊皺眉頭,在想,這些照片是誰寄過來的。

可是沒有證據,她也不敢亂猜。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但是為了彌補自己打了秦沫沫一記耳光,蕭夏決定,一定要把這件事情調查清楚。

不論是真是假,都要徹徹底底還原一個真相,不能讓大夥被幾張照片蒙弊了。

……

書房裡,由於被秦沫沫上次大鬧了一番,已經重經裝修過。

那次,凌夫人回家看到書房的時候,差點沒氣到背過氣,她讓秦沫沫抄家規。

那個傢伙差點把她書房都毀了,到處都是墨滴,好在她的那扇寶貝屏風沒被糟蹋,不然一定不會放過她。

書桌前,秦沫沫認認真真坐在桌前,自己研墨,自己抄家規。

這次她不像上次一樣,心不甘情不願,除了胡鬧還是胡鬧。

只見她面無表情,坐姿端正,寫字的時候也特別認真,一字一劃,沒有倒筆。

從她無欲無望的眼神里,似乎感覺到她真打算在這裡抄上兩年家規。

她的呼吸很平淡,剛開始的時候,還會想凌晨,想著他對自己的不信任,想著他掐住自己的脖子。

漸漸地,她傷感、憂愁的心平靜下來了。

她告訴自己,別想太多,安安靜靜在凌夫人的別院度過兩年,然後離婚。

她告訴自己,凌晨跟她之間是沒有感情的,所以才會不信任自己,才會那樣待自己。

兩個人的婚姻本來就是一場誤會,她又何必自作多情呢?何苦要想那麼呢?

她與凌晨從來都不是一路的人,她又怎麼可能留得住凌晨的心,讓他相信自己。

對於凌晨,秦沫沫徹底失去了信心,她以為自己和他感情漸漸好轉,她以為,他會信任她。

想到這裡,她輕輕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示意自己別在多想。

為了讓自己不再繼續想凌晨,秦沫沫抄一個字,念一個字。

這樣一來,她便真的不想他了,不想他的好,不想他的不好,似乎真的打算把他忘得乾乾淨淨,再也不回頭。

晚上七點鐘的時候,書房的門又被敲響了,秦沫沫無奈的放下手中的毛筆,說:「我不吃飯。」

傾刻間,敲門聲便停止了!

可是沒過幾分鐘,敲門聲又響起了!

這次秦沫沫有些不耐煩,她大聲回答:「我不餓,不吃飯。」

立即,敲門聲又停止了!

這下,秦沫沫抄寫的心情也被破壞了!

她不耐煩的朝門口處白了一眼,將筆放置桌上,雙手撐在桌上,閉上眼睛,揉太陽血。

可是當她的眼睛剛剛閉上的時候,腦海又浮現出凌晨的模樣,他說:我也很想相信你。

一時之間,秦沫沫心煩意亂,開始變得坐立不安,她的心情始終還是會被凌晨影響。

與此同時,樓下的餐桌上,蕭夏看著端莊大方的凌夫人說。

「伯母,其實今天那照片,我感覺問題挺大,感覺有人故意陷害秦沫沫。」

凌夫人不苟言笑的說:「不管是真是假,事情已經告了一段落,秦沫沫以後就住在我別院。」

蕭夏說:「如果秦沫沫是冤枉的,當然得讓凌晨把她接回去。」

凌夫人聽著蕭夏的話,輕輕將筷子放置桌上,說:「夏兒,你是傻嗎?不論那照片是真是假,凌晨與秦沫沫的關係已經鬧翻至冰點,咱們只要讓他們的關係維持現狀就好,這樣一來,不是方便以後嗎?」

蕭夏無奈的笑著說:「伯母,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是我已經決定放棄凌晨了,所以這件事,我一定會查清楚的,不會冤枉秦沫沫。」

凌夫人不可思議的盯著蕭夏問:「放棄凌晨?夏兒,你可是打小就喜歡凌晨,真的放得下嗎?」

蕭夏笑著的說:「放不下也得放下,如果我和凌晨有戲,也不至於鬧到今天這地步,況且我覺得秦沫沫更適合凌晨,凌晨跟她在一起很開心。」

蕭夏所說的話,凌夫人不否認,凌晨和秦沫沫在一起之後,的確比前要開心。

但是,她最中意的兒媳婦是蕭夏啊!

如果就這樣放棄,她始終有些不甘心。

最讓她無奈的是,蕭夏自個都打算退出了,她又如何能強求呢!

此時,去敲門的小傭人下來了,凌夫人見她手中端上去的菜又端下來了,問:「這飯怎麼又端回來了?」

小傭人膽怯的說:「少夫人說不餓,不肯開門。」

蕭夏見傭人回來了,立即起身,說:「我去送吧!」

凌夫人看著蕭夏接過餐盤,轉身離去,連忙問:「夏兒,你想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