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第153章 心口不一【5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6:00
A+ A- 關燈 聽書

蕭夏沒理會凌夫人的問話,自顧自就上樓去了。

當蕭夏再次敲響書房的門時,屋裏的秦沫沫火冒三丈!

只見她憤然起身,快速走到門口,將門打開。

她心情本來就不好,被連續打擾三次,自然是怒氣衝冠。

當她打開門時,看到送飯的人是蕭夏,先是將她白了一眼,然後冷眉冷眼的問:「有事嗎?」

蕭夏瞥了秦沫沫一眼,端著餐盤,走進書房內,冷不丁的說:「你不吃飽飯,哪來力氣和凌晨賭氣。」

秦沫沫否認:「我沒跟他賭氣,我只是在接受懲罰而已。」

秦沫沫的言語間,不論是語氣,還是用詞,都透著心口不一。

蕭夏聽着秦沫沫的解釋,忍不住笑了,她說:「又沒人讓你抄家規,你為什麼要抄,還不吃飯,不是賭氣,是做什麼?」

秦沫沫說:「就算賭氣和你也沒關係,如果沒事,你請回。」

蕭夏見秦沫沫仍然不待見自己,深吸一口氣,說:「今天是我太衝動,不該打你,我向你道歉。」

秦沫沫說:「無所謂,不重要了。」

蕭夏問:「你是不是對凌晨失望了?」

秦沫沫聽着蕭夏的問話,低頭默不作聲,她的的確確很失望。

蕭夏見秦沫沫不再頂嘴,放下手中的餐盤,轉身走近身後的秦沫沫,捏着她的下巴說:「別這麼高冷嘛!笑一個,我還是喜歡那個2B青年,秦沫沫。」

秦沫沫聽着蕭夏的話,已經從她的言語中感受到,蕭夏已經相信她了,可是她卻笑不出來。

蕭夏都已經相信她了,凌晨呢?她留在凌夫人的別院已經9個小時。

但是凌晨既沒一通電話,也沒有半條短訊,他還是懷疑她。

在秦沫沫的心裏,凌晨已經錯過了對她道歉的最好時機。

反而是蕭夏讓她在這個冰冷的豪宅內感受到一絲溫暖。

秦沫沫深吸一口氣,說:「蕭夏,我不生你的氣了,你把飯菜拿走吧!讓我一個人靜靜,我明天再吃飯。」

秦沫沫都這般請求了,蕭夏自然也不再勉強她。

她說:「好,飯菜我拿走,待會我讓蘭姨給你送杯牛奶進來,你可不能再拒絕,不然我可不讓你想靜靜。」

蕭夏的冷笑話也沒有讓秦沫沫笑起來,但是她後來也沒有拒絕蘭姨給她送過來的牛奶。

……

凌晨的別墅里,餐桌前,凌晨獨自一人享用着一桌豐盛的晚餐。

只是,卻一口飯菜也咽不下去。

自打上午從凌夫人的別院回來以後,他一直心神不寧。

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飯不思,茶不想,腦子裏全部都是秦沫沫的影子。

秦沫沫背叛了他們的婚姻,秦沫沫和安然好上了,這一切都是真的嗎?

凌晨不敢去深想,更不敢回想那個像魔鬼一樣的自己。

整整一個下午,他的腦海不停循環播放着秦沫沫冷眼望着他說的那句話。

她說:你怎麼不掐死我,以泄心頭之恨。

當時,他真的很恨,可是事後,他後悔莫及,一是後悔自己的態度,二是後悔自己的較真。

今天的一場鬧劇,讓他再一次想起,兩年之後,他們是要離婚的。

既然都要離婚,他又何必在乎那麼多呢!有安然的存在,不是更好嗎?以方便秦沫沫不黏他。

雖然凌晨想到此處來了,但是他仍然沒辦法釋懷,仍然沒辦法去想像秦沫沫背叛了她們的婚姻。

餐桌一旁,桂姨見凌晨一頓飯吃了快一個小時,卻也沒夾一筷子菜。

她輕聲問:「少爺,這菜都冷了,要不熱一遍吧!」

屋子裏,誰都沒敢問少夫人去哪了。

因為凌晨回來的時候臉上寫滿了不開心,而且一同出去的少夫人沒跟着回來。

所以大家以為兩人在外面又鬧矛盾了,少夫人又翹氣離家出走了。

因此,大家誰也不敢去打探秦沫沫的消息。

聽着桂姨的話,凌晨乾脆將筷子扔在桌上,說:「收拾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桂姨小心翼翼的說:「少爺,可是您還沒吃兩口。」

凌晨沒有接話,而是起身離開。

這時,他忽然想起了秦沫沫!

上次秦沫沫在別院罰抄家規的時候,凌夫人罰她不準吃飯。

他突然有點擔心她,擔心她又沒有飯吃。

然而,這一擔心完全讓她忘了,秦沫沫為什麼沒有回來的原因。

隨後,他給別院裏打了電話,詢問了蘭姨秦沫沫吃晚飯沒有,蘭姨如實告訴了凌晨,說秦沫沫不願意吃飯,只喝了牛奶。

掛斷電話之後,蘭姨忍不住嘆了一聲氣,心想,家裏怎麼就被幾張莫名其妙的照片攪得雞飛狗跳呢!

對於秦沫沫出軌一事,蘭姨不信,她之所以不信,倒不是因為她和秦沫沫熟,而是相信凌晨的魅力。

……

凌晨的別墅里,他聽說秦沫沫心情不好,沒吃晚餐,再次想起自己乾的混蛋事情。

寂靜的夜晚,他的腦海里全部都是秦沫沫。

沒有秦沫沫在的家,就像一座死寂的城堡,毫無生氣。

他不喜歡這種奄奄一息的感覺,他想念那個活潑亂,滿面春風的秦沫沫。

自從她住進這個別墅以後,讓他才真正體會到什麼是家的感覺。

他喜歡回家的時候,秦沫沫黏着他鬧騰,跟他撒嬌耍無賴。

每天上班的時候,他甚至很期待下班,期待回家的時候,能看到秦沫沫那張笑臉。

此刻,她突然的消失,讓他徹徹底底不習慣,讓他覺得這原本寂靜的房子變得好空洞。

這一夜,凌晨徹夜未眠。

床上的他輾轉反側!

夜越黑的時候,他越發覺得自己冤枉秦沫沫了。

可是,他卻不敢派人去調查,因為他怕自己真的冤枉秦沫沫。

他怕自己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秦沫沫。

凌晨從來沒有如此懦弱過,他甚至想,把秦沫沫留在凌夫人的別院裏,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至少,隨着時間的過往,她不會再擾亂他的心緒,不會讓他失眠。

……

次日清晨,凌晨去上班的時候,看上去特別疲憊,任誰都看得出他昨晚沒休息好。

大家不用多猜也知道,定然跟少夫人有關係。

凌晨一直是個挺愛惜身體的男人,可是今天,他連早餐都沒吃就出門了。

……

盛唐集團的大廳里,凌晨匆匆忙忙按開了一輛剛剛合上的電梯。

門開的那一剎,凌晨愣了一下,愣過之後,他若無其事走了進去。

【一萬字了、求打賞,求訂閱哦!求評論、求推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