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第154章 被害真相【6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6:07
A+ A- 關燈 聽書

電梯里,他與安然兩人並排而站,安然淡然的問了聲好:「凌總,早。」

凌晨回了一聲「早」,但心情卻不是很美好。

他再次想起了昨天的那些照片,再次想起,他的老婆暗戀了這個男人9年。

頓時,他心裡不舒坦了!

凌晨用餘光看著安然,只見他十分淡定,臉上並無任何慌張之情。

凌晨無法想象,這個男人與秦沫沫真的幹了對不住他的事情。

他也不相信,安然會有這個膽量,難道他不怕身敗名裂,不把他報復嗎?

兩個男人都沒有說話,讓氣氛顯得特別尷尬和詭異,甚至讓時間都凝結了。

忽然,安然問:「沫沫怎麼樣了?那天她摔得挺重的。」

凌晨說:「沒有大礙,在家休息兩天就好。」

緊接著,氣氛再次凝結,再次陷入尷尬。

凌晨的餘光一直在打量安然,當他想到秦沫沫會在這個男人面前活蹦亂跳,撒嬌賣萌,臉色驟變。

變得很難看,很難看,似乎他想象的事情,都是真的。

正在凌晨胡思亂想的時候,電梯門開了,安然不緊不慢的邁開步子,朝電梯外走去。

就在電梯門即將關上的那一刻,凌晨突然問安然,他問:「你知道秦沫沫喜歡你嗎?」

這一問,把安然問愣住了,就連凌晨自己也愣住了。

他自己都無法解釋,自己怎麼腦洞大開問了這個蠢的問題。

安然深吸一口氣,立即回答:「知道,從一開始就知道。」

隨後,電梯門關上了,安然若無其事的朝辦公室走去,就在凌晨剛才問話的那一剎那,他已經猜出秦沫沫和凌晨感情出問題了,或許還是因為他引起的。

所以他才如實的回答了凌晨的問話。

他想告訴凌晨,在秦沫沫初三的時候,他就知道她喜歡他。

其實他更想告訴凌晨的是,正是因為他從一開始就知道秦沫沫喜歡他。

所以他和秦沫沫根本就不會發生什麼,不然也等不到他娶秦沫沫。

他只希望,他的回答能讓凌晨釋懷。

但是他更知道,他的回答一定也打擊到凌晨的自尊心。

任哪個男人都受不了自己老婆暗戀別人9年,何況是凌晨這種高高在上的人。

可是,在安然看來,秦沫沫的清白比凌晨的自尊心更重要。

電梯里,凌晨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悲哀。

從安然的話里,他聽的很明白,那個傢伙是想告訴他,他早就知道秦沫沫喜歡自己。

若是他們之間要想有點什麼,壓根就不會有你這人物出現。

但悲哀的是,他的小心思被戳破了。

本來他可以在安然面前假裝不知道一切,假裝秦沫沫是最愛自己的,可是現在一切都裝不下去了。

他自己把這個規律打破了,想到自己的一時衝動,凌晨不禁又嘆了一聲氣。

秦沫沫讓他變得越來越不能自己,秦沫沫讓他變得越來越不理智。

面對孟夕顏,他都未曾有過這種恐懼,這種擔心!

知道自己誤會秦沫沫的凌晨,接著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是心不在焉。

他想打電話給秦沫沫,想跟他道個歉,可是每當想起自己掐住她的模樣,他羞於啟齒。

於是,一拖再拖,一直拖了整整三天,兩人都沒有任何聯繫。

……

別院裡頭,秦沫沫早已是心如死灰,書桌前,她抄完的家規已經摞得好高好高。

她的右手臂酸疼的幾乎抬不起來,卻還在不停的抄寫。

如凌晨所願,她的毛筆字終於好了很多,可是他卻沒看到。

別墅這頭,凌晨也是魂不守舍,終日鬱鬱寡歡,愁眉不展。

直到這天中午,凌夫人正在餐桌上吃午飯的時候,只見蕭夏風風火火闖了進來。

臉上的表情既興奮又氣憤。

凌夫人看著她的模樣,從容的問:「碰上什麼事情了?激動成這樣?」

蕭夏深吸一口氣,又深呼一口氣,隨後,她把旁邊侍候的傭人都打發走,神秘兮兮的對凌夫人說:「伯母,我知道是誰在陷害秦沫沫了。」

凌夫人對這事並不是很感興趣,於是,只見她冷不丁的問:「誰?」

蕭夏半眯著眼睛,十分賣關子的說:「你猜猜。」

其實凌夫人想都不用想,也猜到是誰了,只是她不願意說而已。

蕭夏見凌夫人不說話,無奈的嘆了聲氣說:「好吧!我告訴你吧!前天,我去找了安然,問為什麼是他陪秦沫沫去套房,安然說是飯店的服務員告訴他,秦沫沫被撞了,所以他就過去了,隨後秦沫沫還摔了一跤。」

「安然說當時發現地面上不僅有酒,還有一絲油跡,但是他沒有在意。」

「隨後,我把那一晚服務的工作人員照片拿到安然面前,讓他辯出向他通報的服務員,之後,又讓秦沫沫認出是誰撞到她的。」

「後來我就找上這倆服務員,告訴她們,凌少夫人第二天回家之後無法起床,住院了,凌家打算追究責任,然後她們就怕了,招出是有人安排她們撞凌夫人的,應該抓那個人。」

「後來我就把孟夕歡的照片和蘇梓晗的照片給服務員看,她們指了孟夕歡。」

「最後,我又問了打掃房套房的阿姨,那天秦沫沫離開之後,套房有什麼變化,阿姨說從來沒收拾過那麼乾淨的房間,只有吹風機用了一下,床上一片整潔,以她多年的工作經驗判斷,根本就沒有人睡過,甚至都沒有人坐過,所以,她還偷懶了一下,沒換床單。」

最後,蕭夏總結:「我想這件事應該就是孟夕歡導演的,安然真的只是幫了秦沫沫一下,而且中途,還有服務人員給他們送了跌打葯,所以壓根就不可能發生什麼。」

凌夫人聽著蕭夏霹靂啪啦的解釋,風輕雲淡的說:「嗯!我知道了。」

蕭夏立即說:「所以,讓秦沫沫回去吧!」

凌夫人沒有接話,相當於默認,緊接著蕭夏又自言自語:「不行,這可不能讓秦沫沫自己回去,得讓凌晨來接,不然秦沫沫多沒面子,被人誤會了,還自己回家。」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