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第157章 鍥而不捨【9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6:30
A+ A- 關燈 聽書

客廳里,秦海見喬嵐芳一直拉著一張臉,同為女婿的他,多多少少能感受到凌晨的尷尬。

於是,只見他小聲對喬嵐芳說:「你別總拉著一張臉,人家凌晨看了多難受,你以前可不是這樣待他的。」

喬嵐芳白了一眼秦海說:「以前我待他好,那是我女兒過的開心,現在我女兒在他家受了委曲,我還待他好,我有病呀!」

秦海焦慮的說:「那小夫妻之間有點誤會是正常的,現在凌晨不是來解決了嘛!」

喬嵐芳不屑一顧的說:「我這態度都算好的了,我還沒罵他呢!就算沫沫不說,我也知道,她肯定受了不小的氣,還有,你沒看到她抄那個什麼家規,抄到夾菜都夾不起來了嗎!發燒了,也沒人給她送顆葯,我想到這,我就心裡不舒服。」

接著,她又說:「不行,你去翻翻你爸的那個毛主席語錄還在不在,我也得讓凌晨抄上三天三夜,不然這口氣我咽不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秦海見喬嵐芳說要拿毛主席語錄給凌晨抄,急得直跳腳,這不是越攪越亂嗎?

他氣呼呼的問:「你是不是非要鬧到他們離婚就開心。」

喬嵐芳見秦海跟他凶起來,「哐」一下把手中的毛衣扔在沙發上說:「對呀!我就是這麼想的。」

其實喬嵐芳真是這麼想的,上次她陪秦沫沫去算過卦,大師說沫沫婚姻不順。

這會兒,喬嵐芳完完全全相信了,她想,如果遲早要分的話,那就早點分吧!至少沫沫還年輕。

所以,她還真有這個打算,趁機把兩人拆散。

秦海見喬嵐芳氣焰起來了,嚇得連忙拉著她說:「你小聲一點,別讓凌晨聽到了,這事咱倆還是不參與,等沫沫好了,看她自己怎麼決定。」

喬嵐芳聽著秦海的話,把他白了眼,然後起身,漫不經心的走到秦沫沫的卧室門口,敲響了房門。

開門的仍然是凌晨,他尷尬的彙報:「媽,沫沫剛才已經吃過葯了。」

喬嵐芳冷冷的說:「嗯!那個你也早點洗了睡吧!沫沫生病了,你倆就別擠在一床了,你睡客房吧!」

凌晨輕輕的「嗯」了一聲,然後在秦沫沫房間的衣櫃里拿出自己的衣服,去了洗手間。

凌晨有一個特別好的習慣,特能入鄉隨俗,儘管他從小嬌生慣養。

但是給他換一個差點的環境生活,他也無怨無悔,一下就習慣了。

就像他來秦沫沫家過夜的時候,儘管秦沫沫她們家都沒有他家客廳一半大,他仍然能習慣。

……

夜深人靜的時候,凌晨躺在床上,雙手交叉相疊,壓在腦袋下面,緊緊皺著眉頭想事。

這次,他犯難了,她從來沒見過女人生這麼大的氣。

他在想,自己要怎麼做才能讓秦沫沫不要這麼冷淡。

可是,思來想去,也想不到哄好她的辦法。

追女生,向來不是他的拿手戲,他心想,若是盛唐合作幾個大項目能逗秦沫沫開心就好了。

顯而意見,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任憑盛唐賺再多錢,秦沫沫也還是那個秦沫沫。

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凌晨,最後從床上爬起來,穿著拖鞋,躡手躡腳潛入了秦沫沫的卧室。

對於孟夕顏,他可從來沒幹過這種事情。

即便孟夕顏偶爾會留宿在他的別墅客房,凌晨卻從來沒有在深更半夜去偷看過她。

自從秦沫沫出現以後,他的底限一次又一次被刷新。

凌晨潛入到秦沫沫卧室的時候,燈都沒敢開,也不敢上床睡覺,就傻傻的坐在一旁的單人沙發上。

而且房子里還黑燈瞎火,他連秦沫沫的臉都看不清,居然就靜靜的坐在一旁聽她的呼吸聲音。

不知在以後的某年某月,當孟夕顏躺在他身邊的時候,他回想起今天的這股傻勁,會有什麼感想。

伸手不見五指的房間里,凌晨沒有發現,秦沫沫把眼睛睜開了。

就在他鬼鬼祟祟進入卧室的時候,秦沫沫已經醒了,她僅憑凌晨的腳步聲音,就知道是他。

但是她並沒有發出任何動靜,而是靜靜的假裝睡覺。

聽著凌晨平穩的呼吸,秦沫沫心裡酸酸的,她很想把那個兇巴巴的凌晨從腦海抹去,卻總是無法如願。

除了凌晨以外,她從來沒有跟男人發生過爭執,從來也沒有人拿手掐住她的脖子。

她承認,那天她害怕了,當然失望佔據更多成分。

想到這裡,她也失眠了,兩人就這樣,你聽著我的呼吸,我聽著你的呼吸,直到天快亮。

天快亮起來的時候,凌晨才偷偷摸摸回到客房。

凌晨走的時候,秦沫沫的眼圈紅了,她緊緊抱著枕頭,壓抑著自己的眼淚。

……

早餐的餐桌上,一家四口,都齊了。

餐桌上,秦沫沫拿筷子的右手,一直在抖,時常夾住的食物又掉了。

坐在一旁的凌晨看在眼裡,心裡五味雜陳,他知道秦沫沫是因為抄家規抄得太久而引起右手顫抖。

直到秦沫沫第三次把一塊培根烤肉掉在桌上的時候,凌晨實在看不下去了。

他放下手中的碗筷,轉身接過秦沫沫的筷子,說:「我喂你。」

喬嵐芳和秦海聽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假裝沒聽到。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建議,伸手去奪他手中的筷子,她說:「不用了。」

兩個人都只說三個字,這簡是直他們勾通的最低字數記錄。

凌晨見秦沫沫不讓自己喂,也沒依她,自顧自的夾起一小塊煎雞蛋,遞到她嘴邊說:「嘴巴張開。」

秦沫沫還在生氣,連忙把頭扭到一邊。

凌晨也沒介意,繼續討好她,勸她把嘴巴張開。

終於秦沫沫被凌晨鍥而不捨的精神感動了,從而張開了嘴巴。

其實她壓根不是被感動的,而是被尷尬的。

因為喬嵐芳和秦海在,她不好間思讓凌晨像哄小孩一樣哄她。

早餐即將結束的時候,喬嵐芳突然把筷子放下,一本正經看著秦沫沫和凌晨說。

「凌晨、沫沫,你們什麼時候抽個空,把婚離了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