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第159章 悶悶不樂【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6:44
A+ A- 關燈 聽書

凌晨見秦沫沫不搭理她,不禁皺起眉頭。

忽然,他想起了招,秦沫沫用過的招。

因此,只見他騰出右手,扣在秦沫沫腦袋上,將她的頭扭過來,與自己對視。

他說:「秦沫沫,看着我的眼睛。」

秦沫沫的頭雖然被凌晨扭過來了,但眼神卻斜視着一旁,不看他的眼睛。

凌晨看着秦沫沫的模樣,特別想笑。

只是這個時候,氣氛需要嚴肅,所以他給忍住了。

他故作正經的說:「秦沫沫,我在跟你說話呢!你都不拿眼睛看我,這樣很不禮貌。」

秦沫沫聽着凌晨的教訓,繼續不禮貌,她現在不想聽他的道歉,不想與他馬上合好。

凌晨見秦沫沫不正視他的意見,於是,開始耍無賴了,他說:「秦沫沫,你如果不看我,我就親你的。」

這些耍無賴的招數,凌晨都是跟秦沫沫學的。

可是,秦沫沫聽后,仍然不理她,因為在她的記憶里,凌晨很少主動吻她。

幾乎每次都是她瘋瘋鬧鬧貼上去的。

所以,她以為凌晨只是在嚇唬她,因此繼續無視他。

誰知凌晨這次並不是開笑,就在秦沫沫拿眼睛瞪了他一眼,又看向別處的時候,他扣在她腦袋上的右手,突然捏住她肉肉軟軟的臉頰,毫不客氣吻了下去。

秦沫沫見凌晨吻她,氣得火冒三丈,她立即伸手去把他推開。

只是,她剛剛把凌晨推開,那個傢伙又快速的扣住她的後腦勺,吻住了她的唇。

最後,秦沫沫沒辦法,只好目不轉睛盯着他的眼睛看。

凌晨見秦沫沫妥協了,他微微的揚起嘴角,將她放開。

隨後,他還見見的說:「想吻我就直說嘛!你哪一次又客氣了。」

秦沫沫聽着凌晨的話,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凌晨見秦沫沫拿眼睛瞪她,說:「又想吻我?」

秦沫沫知道凌晨這次是來真的,所以立即收回自己的小眼神,怒視着他。

凌晨看着秦沫沫氣呼呼的模樣,揚起嘴角笑了,之後又伸出右後,在她鼻樑上颳了一下說。

「沫沫,我是真心誠意向你道歉,你別這麼高冷,好么?這次的確是我小心眼,原諒一次,好么?」

凌晨的底限真是每天都在被秦沫沫刷新,在認識秦沫沫以前,他幾乎從來未向別人說過對不起三字。

可是,碰到這個傢伙之後,道歉好像成了他的家常便飯,而且居然還被無視,還需要他說自己小心眼。

但是,凌晨卻沒發現什麼不妥,他以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以為他只是在做自己應該做事情。

他完完全全把以前的凌晨忘記了,也忘了,眼前這個秦沫沫不過是他錯找的人而已。

他對她的感情卻日益漸深,他沒想到,萬一孟夕顏回來之後,他捨不得她再怎麼辦?

秦沫沫聽着凌晨的道歉,冷不丁的說:「已經原諒了,只是還需要時間來平復心情。」

秦沫沫認為自己願意跟凌晨回來,就已經代表原諒。

可是每當她想起凌晨的不信任,以及他的粗暴,她心裏就有一個過不去的坎。

這個坎需要時間來忘卻,需要凌晨用自己的關心來磨平。

然而,凌晨見秦沫沫說原諒自己了,只是需要時間平復心情,他心裏特別難受。

他知道那天的自己很失態,也很失理,他把秦沫沫嚇壞了,他很愧疚。

因此,只見他伸出右手,摟住秦沫沫的脖子,讓她把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之後,他在她頭頂落下一個吻說:「沫沫,對不起。」

秦沫沫深吸一口氣,沒有說話。

她也很不喜歡現在的這個自己,悶悶不樂,腦袋全是不好記憶的自己。

可她就是一個膽小的女生,就是那種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女生。

她怕自己再次得意的時候會忘行,怕自己飄的越高,會摔得越重。

怕下一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觸碰到凌晨的爆點,把那個恐怖的凌晨再次放出來。

所以,她在心裏給自己一些警告,不要活得太自以為是,不要活得太任信。

但是,她卻不知道,凌晨喜歡那個任信、胡鬧的她。

每時每刻他都在期盼那個秦沫沫快點回來。

不然,他會一直內疚,會認為是自己扼殺了那個開心的秦沫沫。

接下來的幾天,秦沫沫一直處在神遊狀態,話也不多,也不常笑,經常一個人發獃。

不論凌晨怎麼討好她,她都是這個模樣。

蕭夏腦袋想破了,想讓她忘記那個像惡魔一樣的凌晨,可她就是忘不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反而還導致蕭夏由於想得太多,對凌晨都產生了恐懼感。

……

這天,秦沫沫再次在辦公室發獃的時候,眼前突然出現一道高大的人影。

秦沫沫還未來得及抬頭看清來者何人,只見那個傢伙狠狠的捏住她鼻子說:「魂丟了?」

秦沫沫聽着徐朗的聲音,狠狠一巴掌拍在他的手背上。

徐朗見秦沫沫還能動手打她,忍不住笑了。

笑過之後,他立即拽起她的手腕,將她往辦公室外面拽。

被拖在身後的秦沫沫,十不分情願跟他走,所以她問:「徐朗,你要帶我去哪?我不想去。」

徐朗說:「去了就知道了。」

隨後,秦沫沫被徐朗塞進車子裏,載到了某小吃街。

這小吃街還是秦沫沫帶徐朗來的呢!

那次,他們還一同吃進了醫院裏面。

下車之後,徐朗拉着秦沫沫說:「我們從街頭吃到街尾,你就痛快了。」

一個小時以後,兩人手上拎滿了食物,坐在路邊的木製休息椅上,吃東西。

長椅上徐朗扭過頭,認認真真的看着秦沫沫問:「心情好了嗎?」

秦沫沫嘟著嘴巴說:「你那天去哪了?怎麼沒有去別院,害得我一個人在那裏被冤枉,都快氣死了。」

徐朗說:「對不起,這幾天在出差,下次我一定在。」

徐朗話剛說完卻發現自己說錯話了,只見他連忙又說:「呸呸呸!再也不會有下次。」

秦沫沫聽着徐朗的話,看着他問:「如果你當時在,你會相信我嗎?」

徐朗想都沒想,說:「信。」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