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16章 挑撥離間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48:47
A+ A- 關燈 聽書

「怎麼不同,如果以後晨哥哥身邊出現其它女人,你也不管,晨哥哥不是就快活了嗎?所以他根本不是真心娶你。」

「你又不是他,你怎麼知道。」秦沫沫心裡自然知道凌晨不是真心娶她,但是在蕭夏面前,她不願意承認。

「真心娶你?你們拿結婚證了嗎?」

「我們擺酒了,已經結婚了。」

「呵呵!就算你們擺酒了,法律上也不承認這段婚姻,你知道晨哥哥,為什麼不跟你拿結婚證嗎?」

「為什麼?」這次,秦沫沫上勾了。

「因為以後離婚方便,你也分不了他的財產。」

「………」秦沫沫沉默了。

她覺得蕭夏前面說的那幾句,什麼都不是。

但說到結婚證一事,秦沫沫找不到借口,一個男人跟她結婚,卻不拿結婚證,除了方便離婚,不分財產,還有什麼其它理由嗎?

秦沫沫試著給自己找一個借口,卻找不到。

……

接下來的一整天,秦沫沫一直悶悶不樂,一直在想蕭夏說過的話,她感覺蕭夏分析的很正確。

她感覺,凌晨肯定沒想過跟她過一輩子,肯定只是為了孩子。

也許等她把孩子生出來以後,凌晨就會與她離婚。

秦沫沫想著自己被凌晨利用成生育工具,很氣憤。

想象著自己生完孩子被拋棄的慘樣,她氣得渾身發抖。

她想,凌晨不能這樣利用她,不能在她生完孩子以後拋棄她。

可是,她該怎麼做才能保障自己?秦沫沫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

回家的路上,凌晨見秦沫沫一整天都悶悶不樂,他問:「沫沫,你怎麼了?」

「凌晨,你為什麼不跟我拿結婚證?」

秦沫沫的問話,讓凌晨心裡『咯噔』一響。

他知道,這事肯定是蕭夏說起的,這丫頭,盡給他添麻煩,沒事在秦沫沫面前提結婚證做什麼?不是讓他難辦嗎?

在凌晨心裡,他的確沒想過要跟秦沫沫拿結婚證。

「這段時間有點忙,有空的時候再拿。」

「呵呵,有那麼忙嗎?拿結婚證10分鐘都不要,明天就去拿。」

「沫沫,你別無理取鬧好不好?」

「我無理取鬧,還是你沒誠意?」

「我怎麼沒誠意,沒誠意會辦那麼盛大的婚禮嗎?」

「那你為什麼不肯跟我拿結婚證,是方便離婚嗎?你是不是怕我離婚分你的財產,所以不拿結婚證,是不是只是想要我肚子里的孩子?所以根本沒想過要拿結婚證。」

「沫沫,你別胡鬧好不好?我們兩個人沒有感情基礎,你不覺得我們先相處一段時間,再領證比較好嗎?」

「凌晨,你果然只是想要我肚子里的孩子,你停車,我要下車。」

從凌晨的態度里,秦沫沫看到他的誠意為零分。

他根本無心娶自己,或許就像他自己曾經所言,他是不會任由她處理凌家的骨肉,所以給她編織了一場夢,一場嫁入豪門的夢。

秦沫沫想起了自己剛發現懷孕的時候,她本是不承認這孩子是凌晨的,他卻給她丟了一個重磅炸彈。

他說,娶她!她心動了,所以答應了。

可她萬萬沒想到,凌晨為了得到她腹中的孩子,既然願意給她一場婚禮,秦沫沫覺得很可笑。

她知道凌晨是為了腹中的孩子娶她,可是當她想到他只要她腹中的孩子,不要她,她心裡很難受,想到生完孩子以後,母子或許再也無法相見,秦沫沫心痛到快窒息,她不甘心被凌晨利用完甩掉。

離開凌夫人的家裡以後,她終於爆發了。

如果就這樣被凌晨利用完再拋棄,她寧願從來沒有擁有過這場夢,她寧願不生這個孩子,或者自己一個人帶,也不願把孩子拱手相讓給凌晨,畢竟孩子的身上還有一半是她的血。

開車的凌晨,見秦沫沫開始解安全帶,朝她怒吼:「秦沫沫,你瘋了嗎?把安全帶扣好。」

「凌晨,你別想利用我,我不會被你利用的,你停車,我要下車。」

「秦沫沫,你能不能有點腦子,別人隨便說兩句話,你就找我吵架,你不覺得自己很笨嗎?」

「但是別人這次說的很對,你根本不想跟我在一起,如果你只是想要孩子,誰都可以給你生,不差我一個,你停車,我不去你家,我們又不是夫妻。」

凌晨沒有理會秦沫沫,繼續開車,心裡對蕭夏都是厭惡,因為這次,她挑事挑到點子上了,秦沫沫見凌晨沒有停車的打算,壯起膽子,推開車門。

凌晨看著推開車門的秦沫沫,猛然一腳殺車,秦沫沫整個身體向前撞去,凌晨手快,一個側轉,快速伸出右手抓住秦沫沫的肩膀,才讓她沒撞到。

之後,他又將秦沫沫拉開的車門『哐』一聲重重關上,朝秦沫沫怒吼。

「秦沫沫,你瘋了嗎?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

「就算我肚子里的孩子沒了,也會有別人給你生,你不用在乎我。」秦沫沫見車子停了,再次將門推開,毫不客氣邁出了出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的自尊心很強,明知這個男人要甩她,不可能再繼續留在他的身邊,儘管他們才剛剛辦完婚禮。

凌晨看著下車的秦沫沫,沒有打算哄她,秦沫沫脾氣不小,凌晨領教到了。

他沒打算寵這個女人,她想生氣,那就生氣吧!

他最討厭被人威脅,如果秦沫沫以為這樣,就可以如願拿到結婚證,不好意思,她想錯了。

……

車子開走了,秦沫沫一個人被扔在馬路邊,看著凌晨車子消失的蹤影,秦沫沫氣得直咬牙,恨自己當時太糊塗,怎麼可以被凌晨的那句負責任感動。

若不是蕭夏今天提起,她都不會想到結婚證,也多虧蕭夏,讓她看清了凌晨的真面目。

獨自走在馬路上的秦沫沫,一肚子怨氣,凌晨沒有半句挽留,讓她更加心灰意冷。

她想,如果她的婚姻是一段有感情的婚姻,她一定不會難過,一定不會因為爭吵被拋在路上。

眼見路上的行人越來越少,時間越來越晚,秦沫沫想打車去唐小米家裡住一晚,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包扔在車子上,看著粗心大意的自己,她都沒有力氣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