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第160章 任勞任怨【2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6:52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笑了一聲說:「騙人。」

徐朗卻十分認真的說:「秦沫沫,只要是你說的,我都信,不論何時何地何事,我都信你。」

聽著凌徐朗的認真,秦沫沫愣住了,咬在口中的肉也停下來了,她傻傻的問:「為什麼?」

徐朗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說:「因為我是你的軍師啊!哪有軍師不信主公的。」

秦沫沫無奈的說:「要是凌晨也這樣相信我就好了。」

徐朗卻說:「凌晨生氣,是因為他在乎你,是因為她知道你暗戀安然9年,所以才嫉妒的發狂,才會大發雷霆。」

秦沫沫半信半疑的盯著徐朗問:「不會吧!」

徐朗十分肯定的說:「當然。」

在徐朗的開導下,秦沫沫終於釋懷了,雖然心裡還是忘不掉凌晨那副冷冷的臉龐。

但是心情已經比前幾日好多了。

逛完小吃街,徐朗沒有把秦沫沫送回公司,而是直接送回凌晨的別墅。

傍晚,凌晨下班去接秦沫沫的時候,卻得知秦沫沫在中午就被徐朗接走了。

驟然之間,凌晨的心裡有些難受,徐朗那個傢伙中午才下飛機,就把秦沫沫接走。

即便他知道,徐朗把秦沫沫接走,也只是幫他安慰秦沫沫,開導秦沫沫。

可是,沒接到秦沫沫的凌晨,心裡仍然有點不開心。

他認為,秦沫沫和徐朗至少跟他打個電話,或者發條簡訊,可是他們卻沒有。

接著,凌晨打了一通電話回別墅,桂姨告訴凌晨,少夫人已經被徐公子送回來了。

本來凌晨是想著,如果秦沫沫還沒有回家,他就去接她,沒想到秦沫沫今天倒是回得挺早。

凌晨回家以後,直奔二樓的卧室。

然後在洗手間里接了一盆熱水,來到秦沫沫的身旁。

這個舉動,是他最近幾天回來的頭等大事。

他將盆子放在一旁的木椅上面之後,捏了捏秦沫沫的臉蛋說:「沫沫,右手騰出來。」

秦沫沫懶懶的說:「今天不痛,不用敷。」

由於秦沫沫抄三天家規,手抄酸了,於是凌晨每天都用熱毛巾給她敷手、按摩。

如果被孟夕顏看到凌晨如此討好秦沫沫,估計會被活活的氣死。

從秦沫沫的語氣之間,凌晨能感覺到,她的心情比前幾天好多了。

但是仍然還沒有滿血復活,還不是那個調皮搗蛋的秦沫沫。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晨知道,這些功牢都屬於徐朗,想到這,凌晨不禁有些失落。

他已經討好秦沫沫好幾天,都不見效果,徐朗把她帶出來一趟,這個傢伙就好了許多。

在他的內心深處,他有些羨慕徐朗,很想去向徐朗討教,怎麼搞定秦沫沫。

當然,這只是他的想法而已,他可不會真跑去討教徐朗怎麼哄秦沫沫。

萬一他這麼做,肯定被笑掉大牙,自己的老婆還要別人教他怎麼哄,這不是笑話么。

想到這裡,凌晨再次低聲下氣的對秦沫沫說:「沫沫,還是再敷一天吧!不然明天又要疼了。」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勸告,在電腦上放了一個電影,然後把右手交給凌晨。

凌晨見秦沫沫聽話,立即從水裡將熱毛巾拎出來,擰成大半乾的狀態,然後敷在秦沫沫的手臂上。

這幾日,為了給秦沫沫消除手臂酸痛,凌晨擰毛巾把的手心都擰腫了,真是一點都不誇張。

誰讓他這個老婆不好哄呢!他只好多賣力,做些事情。

敷完熱敷以後,凌晨又給秦沫沫的手臂做了一個按摩,按摩完之後,又敷一遍。

這幾天,他一直都持續著這樣的服務,侍候完秦沫沫之後,他們才下樓吃飯。

……

第二天早上,凌晨醒來的時候,秦沫沫已經不在他的身邊,他有些失望的換好衣服,下樓。

到了客廳之後,他更失望,因為桂姨告訴他,秦沫沫已經上班去了。

緊接著,凌晨也去上班,到了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秦沫沫。

這幾天的流程都是這樣,他去看看她的情緒是否變好。

只是今天,他去財務室的時候,秦沫沫並沒有坐在辦公桌前。

但是她的杯子里卻泡了花茶。

他問沫沫對面的一個工作人員:「沫沫呢?」

女員工說:「沫沫說要請我們喝咖啡,所以去買咖啡了。」

「嗯,謝謝!」凌晨道完謝謝,二話沒講,就朝樓下走去。

他是去接秦沫沫,想去幫秦沫沫拎咖啡,反正這幾天,一有機會,他就在討好她。

凌晨知道,公司員工都喜歡喝馬路對面的一家私人小咖啡館的咖啡。

所以他在大廳沒碰到秦沫沫的時候,直接走出公司,去咖啡店接咖啡。

凌晨覺得秦沫沫今天心情似乎不錯,也許是他們冰釋前嫌的好機會,他一定要把握機會。

凌晨正準備過馬路的時候,遠遠看見秦沫沫在馬路對面等紅綠燈。

遠遠望著她的身影,凌晨都能眉開眼笑。

馬路對面,秦沫沫看到凌晨在那頭朝她微笑,故意把頭低下,裝作沒看見。

待人行綠燈的時候,她假裝若無其事過馬路。

其實她已經打算與凌晨和好,想過等會給他一杯咖啡。

馬路這邊,凌晨見秦沫沫迎面而來,春風滿面的迎上去接她。

兩人正準備在馬路中間匯合時,突然有一輛銀色轎車,迫不及待的踩了油門從停車線後面竄了出來。

這時候,車輛的紅燈還在倒計時最後三秒,並沒有完全變成綠燈。

此時,雙手拎著咖啡的秦沫沫與中間的候燈區還有幾步路。

由於秦沫沫一直低著頭走路,所以壓根沒有看到那輛銀色的轎車。

可是率先停在中央候車區的凌晨看到了,當他看到那輛車子不快不慢朝秦沫沫駛去的時候。

凌晨慌了,他想都沒想衝上前,緊緊的抱住秦沫沫,滾到中央候車區。

頓時,秦沫沫傻了,手裡的咖啡甩得好遠好遠。

不過幸虧甩得遠,才沒有潑到她們的身上。

緊接著,她感覺到自己墜落在地,緊緊趴在凌晨的身上。

隨後,她又感覺身後有一陣風呼嘯而過。

她扭頭看身後的那一道風時,只見一輛銀色轎車,從她們身後開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