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第162章 在所不辭【4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7:07
A+ A- 關燈 聽書

孟夕歡見凌晨看著自己呆住了,不用想也知道他是想起了誰。

只見她笑嘻嘻的走近病床,把手中的那束花放在一旁的窗台上。

隨後,她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笑著說:「姐夫,怎麼了?不認識我了么?」

孟夕歡這聲姐夫是故意喊的,她想提醒凌晨,別忘了誰才是他最愛的女人。

凌晨聽著孟夕歡這聲姐夫,渾身不自在,以前他可不是這樣。

於是,他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並沒有太大的反映。

孟夕歡看著凌晨的反映,明顯比以前冷淡了許多。

以前她姐姐在S市的時候,凌晨待她可不是這副態度。

即便她姐姐後來去了英國,他們偶爾碰上,他也會笑著與她打招呼。

可是,自打秦沫沫出現以後,凌晨明顯變了,態度冷了許多,這次更是比以前冷了許多。

因此,孟夕歡拭試探性的問:「姐夫,你對秦沫沫,不會動了真感情吧!」

凌晨瞥了一眼孟夕歡,沒打算正面回答他的問題。

然而,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就在孟夕歡問他這個問題的時候,凌晨沉思了。

他對秦沫沫動了真感情嗎?如今這個時候,凌晨還想騙自己,估計是不太可能。

儘管他情商再低,也感覺得到自己對秦沫沫有了異樣的感情。

特別是經過出軌事件的風波,他越發把自己的心認清楚了。

當秦沫沫說她出軌的時候,他怒氣衝冠,那一刻真是有心想掐死她。

當她生氣的時候,他焦慮不安,千方百計想把她哄好。

她眉開顏笑,原諒他的時候,他情不自禁吻上她。

凌晨的種種舉動讓他無法再逃避。

可是,每次當他準備遠離她的時候,他沒有一次做到。

凌晨覺得自己像差魔了一樣,被秦沫沫佑惑到魂不守舍。

他明明知道這種情素不對,明明知道自己不該對秦沫沫產生這些感情,可是他做不到。

所以,他假裝鎮定的對孟夕歡說:「我和秦沫沫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過問。」

孟夕歡不緊不慢的說:「姐夫,我可不管過問你的事情,我只是替我姐問的,如果你覺得我姐沒必要回來,又不好意思向她開口,這個話,我倒是可以幫你帶過去。」

孟夕歡明顯是在逼凌晨,逼他在秦沫沫與孟夕顏之間做一個決定。

她不相信,不相信秦沫沫幾個月的時間,就可以打敗她姐姐的9年。

這9年以來,她姐姐為凌晨付出過多少努力,沒有人會注意到。

但是她都看到了,姐姐為了和凌晨般配,不僅要學習好,還要學樂器,學舞蹈。

為了保持好的身材,每次她看到她們吃肉的時候,饞得流口水,也不吃。

如果凌晨敢拋棄她姐姐,她一定不會放過秦沫沫,就算為她姐姐拼上這條命,也在所不辭。

凌晨很不喜歡孟夕歡用這個語氣跟他講話,或許是心虛,或許是因為她太狂妄。

於是,他說:「孟夕歡,我凌晨的任何事情,都用不著你過問,你最好別再讓我發現你在背後耍手段,不然可別怪我不給夕顏面子。」

凌晨話里的意思,孟夕歡自然是聽明白了,只是她千想萬想也沒看到,凌晨居然把她查出來了。

她不禁有些緊張,因為今天早上開銀色車的人也是她,他怕凌晨也深入調查這件事。

於是打算自己承認,以免被查出來以後,更不好交待,不如趁現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因此,她假裝平靜,不以為然的說:「呵呵!姐夫,你現在真的像變了一個人,其實今天在紅綠燈處,開車的人也是我,不過我沒想撞秦沫沫,只不過想試探一下你的反映罷了,如果是我姐,你會撲上去嗎?」

聽著孟夕歡的坦白,凌晨炸了,這個女人居然開車撞秦沫沫。

凌晨想都沒想,直接掏出電話,打給了張秘書,他說:「張秘書,停止一切與陽光集團的合作,拋售我們所持的股份,還有隻要是孟夕歡介紹入駐到百貨公司的品牌,全部清除出場。」

凌晨口中所指的陽光的集團,是孟夕歡男朋友的公司,而她是自己做公關公司的。

這些年,憑藉著與盛唐集團的關係,在S市也算是混得風生水起。

只是,此時她忘了,她們孟家是靠著誰在吃飯。

雖然孟夕顏本人不參與任何商業活動,可是孟家的公司,以及孟夕歡男朋友的公司和她自己的的公司,哪一樣不是靠凌晨扶持?

現在居然還敢在他面前叫囂,太小看凌晨的脾氣,別以為他平時性子好,就是沒脾氣。

這次,孟夕歡把凌晨惹怒了!本來上次嫁禍秦沫沫的事情,他咬了咬牙打算不追究。

可是這女人太無法無天,既敢開車撞秦沫沫。

這件事涉及到秦沫沫的安全,他無法容忍,何況他還負傷了呢!

這口氣不撒出來,他心裡不平衡。

孟夕歡沒想到凌晨會這麼絕,一下就把她和男朋友所有的路都斷了。

只見她連忙拉著凌晨的左手胳膊說:「姐夫,我真的沒想撞秦沫沫,不然我不會開的那麼慢,我下次不會胡鬧了,真的,你千萬別對我這麼狠,我再也不管你的事情了,好不好?」

凌晨沒理會孟夕歡,而是把她的手甩開,冷冷的說:「別在這裡礙眼,去想想怎麼應付媒體。」

凌晨的冷淡把孟夕歡氣哭了,離開凌晨病房的時候,她是紅著眼圈出去的。

她知道凌晨一旦下了決定,是不會輕易更改的。

她害怕了,她得去搬救兵,得讓孟夕顏出來解決問題,不能讓她的公司和陽光集團毀在秦沫沫的手上。

此刻,孟夕歡還不知反省自己的錯誤,反而把責任推到秦沫沫的身上。

果不其然,孟夕歡走後一個小時不到,孟夕顏的國際長途電話就來了。

凌晨左手握著電話,緊皺眉頭,他不想接這個電話。

但是他必需正視問題,以及於自己對孟夕顏的感情。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即便他現在很不願意去想這個問題,卻仍然逃不掉。

電話那頭,是他長達9年的戀人,他沒辦法做到置之不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