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第164章 堅貞不渝【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7:21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聽着凌夫人的聲音,嚇得連忙把腳從凌晨的臉上拿開,穿上鞋子,一本正經的從沙發上站起來。

滿臉笑容問候:「媽,您來了啊!」

凌夫人瞥了秦沫沫一眼,坐在一旁的沙發上。

凌晨看着秦沫沫瞬間轉變的態度,在一旁樂得直笑。

隨後,凌夫人瞪了凌晨一眼,心想,這個兒子越活越回去,越來越喜歡鬧騰。

秦沫沫杵在一旁,看着凌夫人那張不苟言笑的臉,嚇得直哆嗦,她剛才可是把腳蹭在凌晨的臉上。

她緊張兮兮靠在沙發上站上,等候凌夫人的家訓。

但是凌夫人並沒有教訓秦沫沫,而是懶懶的說道:「傻站着幹嘛!坐呀!」

接受到命令,秦沫沫立即坐在凌晨身旁。

之後,凌夫人又說:「秦沫沫,你這年紀也不小了,怎麼每天還跟個孩子似的,既然你已經結婚成家,就該辦點大人該乾的事情。」

秦沫沫聽着凌夫人的話,莫名其妙,心想,大人該乾的事情,又是什麼事情?她不每天都在上班么!

難道是要她跟她學習嗎?成天黑著一張臉,見誰也不笑,不是訓這個就訓那個。

這種事,她做不出來。

於是,只見她小心翼翼的問:「那我該做什麼啊?」

凌夫人看着秦沫沫一臉天真,還透露著詭異的表情,不屑一顧的問:「你現在為人妻,難道都不考慮一下需要為人母嗎?

凌夫人的話音剛落下,秦沫沫羞得臉頰一陣紅,凌晨的臉卻是一陣白。

這些日子,凌晨雖然與秦沫沫的關係日漸升溫,可始終還堅持着自己的原則。

即便他發現自己對秦沫沫存在好感,但一直也堅守着最後一道防線。

凌夫人所說的話,讓凌晨變得糾結,因為他始終記得自己為何而娶秦沫沫。

然而秦沫沫聽着這話,又開心,同時又有點擔心。

擔心,是因為她還記得凌夫人說過,兩年之後讓她和凌晨離婚。

而且現在距離她們所約定的時間,已經不到兩年。

萬一她把孩子生下來,又不給她養,那她不是悲催了。

因此,只見她沒心沒肺的說:「我把孩子生了,你又不給我養,除非你不讓我和凌晨離婚,我就生。」

秦沫沫與凌夫人已經較量過幾次,凌夫人算是徹底敗給秦沫沫。

因為她一點都不怕她,想到什麼就說出來,也不怕別人高不高興。

比如說現在,這不是赤裸裸的威脅么?

但是,凌夫人還偏偏就吃她這一套,喜歡她說話不拐彎摸角的態度。

於是,只見凌夫人一本正經的說:「你要是給凌家生下一兒半女,這離婚的事就罷了,給你一次將功贖罪的機會。」

「真的。」秦沫沫聽着凌夫人說要給她一次將功贖罪的機會,興奮不已,似乎像中了頭獎一樣高興。

凌夫人看着興奮到心花怒放的秦沫沫,輕輕的「嗯」了一聲,接着又說:「所以,你要抓緊時間。」

「嗯嗯!」秦沫沫狂點頭。

這些日子,凌夫人也想通了許多事情,蕭夏嫁不了凌晨,那是他們沒有緣份。

這個秦沫沫稀里糊塗的嫁給了凌晨,那是她的福份。

既然老天要這麼安排,她也沒有辦法。

況且她最不喜歡的孟夕顏已經沒有機會再介入凌晨的生活,她也就此罷了,不干涉凌晨與秦沫沫。

事到如今,只要秦沫沫能給凌家添上幾枚人口,她就心滿意足。

何況,他兒子跟這個秦沫沫在一起之後,的確變得開朗不少,這個丫頭似乎很合他的胃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所以,她這做婆婆的也就讓一步,成全二人。

其實凌夫人最大的轉變不僅是因為她不討厭秦沫沫,更是因為蕭夏主動說放棄凌晨。

而且經過她幾個月的觀察,蕭夏的確也沒有在她面前提起凌晨。

因此,她也徹底放棄了。

一旁,凌晨看着婆媳二人關係融洽,對生孩子的事情達成一致,他變得焦慮不安。

他知道,從今晚起,秦沫沫說不準又要跟他鬧騰了。

忽然間,他腦海閃過秦沫沫帶着貓耳朵,化著貓咪妝的模樣。

他想,千萬別再跟他來這一套,不然他都沒招拒絕她了。

婆媳倆達成將功抵過的約定之後,凌夫人又說:「凌晨,這次公司年會,我就不去了,至於你生日,你提前和沫沫回別院吃個飯。」

凌晨說:「嗯!」

凌夫人口中所指的公司年會,是三天後公司的元旦年會,正巧那天又是凌晨的生日,所以每天公司年會也相當於他的慶生會。

交待完事情之後,凌夫人就走了,晚飯也不願留下來吃。

每次她來凌晨家中的時候,總是這樣見外,非得回去吃自己的飯。

凌晨早已習慣,只是秦沫沫卻還沒習慣,總覺得凌夫人太見外。

晚餐過後,凌晨從書房回到卧室的時候,他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他推開卧室的房門時,只見秦沫沫穿着毛絨絨的熊貓睡衣,頭上還帶她的貓耳朵,臉上依舊化著貓咪妝,一個黑鼻子,臉頰兩邊各有三根鬍鬚。

凌晨見狀,轉身就想逃跑,誰知秦沫沫比他快一步,拿着房門的遙控就把門鎖住了。

待凌晨再次轉身看向秦沫沫時,只見她滿臉壞笑看着他:「喵…嗚…」一聲,聽得凌晨頭皮都麻了。

凌晨假裝迷糊的問:「沫沫,你今天好奇怪哦!想做什麼啊?」

秦沫沫舉起雙手,輕輕的撓了撓,壞壞的笑着問:「你猜猜!」

凌晨看着一步步向自己接近的秦沫沫,尷尬的說:「猜不著。」

秦沫沫知道凌晨是在跟她裝糊塗,她也不生氣,而是笑嘻嘻的說:「完成媽給的任務。」

秦沫沫認為現在是個好機會,而且時機也成熟,因為凌晨這些日子與她越來越近。

而且每天晚上都會抱着她睡覺,她覺得只要自己再主動一點,凌晨就是她的囊中之物。

所以,這次,她不打算客氣。

凌晨見看着秦沫沫壞笑的傻樣,特別想笑,他一邊往後退,一邊說:「沫沫,別胡鬧,快睡覺,明天還得上班呢!」

秦沫沫不以為然的說:「沒事,我可以請假,你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