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第168章 掉以輕心【5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7:51
A+ A- 關燈 聽書

這次,凌晨真的懵了,因為站在他眼前邀請他跳舞的不是孟夕歡,而是孟夕顏。

生活往往就是這樣,在你越發得意,越發開心的時候,老天爺總愛跟你開玩笑,捉弄你。

就如現在的凌晨,他剛剛還把孟夕顏拋在九霄雲外,在台上和秦沫沫秀恩愛,還給她取了10個昵稱。

可是下一秒,孟夕顏就出現在他的眼前,也許,她還親眼目睹了他們秀恩愛的整個過程。

一時之間,凌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孟夕顏的邀請。

孟夕顏看着緊蹙眉頭髮愣的凌晨,隨後又看向秦沫沫問:「凌少夫人,我能請凌董事長跳支舞嗎?」

秦沫沫不認識眼前的女人,她不知道這個女人是凌晨的初戀。

她以為只是來參加宴會的賓客,即便她不是很願意把凌晨借給她當舞伴。

但是此時她又不得不大度把凌晨借出去,以示自己的大方。

於是,只見她笑着說:「可以。」

之後,她又轉身對凌晨說:「凌晨,你就陪這位小姐跳支舞吧!我等你。」

秦沫沫說完之後,很聽話的把挽著凌晨的手鬆開了,凌晨很尷尬,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然後望着秦沫沫朝徐朗他們走去。

當秦沫沫走到徐朗面前時,只見他們三人臉上的表情都很尷尬。

蕭夏的眼神總是忍不住看向凌晨和孟夕顏,堇年怕她漏出什麼馬腳,就拎着她去舞池跳舞。

徐朗看着朝他傻笑的秦沫沫,突然摟着她的腰,說:「沫沫,陪我跳支舞吧!」

秦沫沫笑着說:「賞你這個臉了。」

舞池裏,孟夕顏與凌晨一同翩翩起舞,秦沫沫與徐朗一起漫步起舞。

徐朗俯下身子,湊在秦沫沫的耳邊問:「沫沫,你為什麼要把凌晨的手鬆開,讓他和別的女人跳舞?」

秦沫沫笑着說:「我是凌少夫人嘛!我得大度一點。」

徐朗又問:「你就不怕別人把凌晨搶走了。」

秦沫沫回答:「搶不走的啦!你看我們剛剛還秀了那麼大一場恩愛。」

徐朗說:「秀恩愛,死得快!」

聽着徐朗的話,秦沫沫不開心了,立即停下舞步,狠狠一巴掌拍在徐朗的胸膛上,說:「呸呸呸!胡說八道。」

徐朗看着緊張兮兮的秦沫沫,立即又摟上她的腰,帶着她起舞。

他說:「把凌晨看緊點,平日不準晚回家,休息只能陪你,知道嗎?」

秦沫沫敷衍的說:「知道啦!我們一直都這樣的啦!」

徐朗說:「嗯嗯,你可別掉以輕心,今天大家都看到凌晨的溫柔了,打他主意的人肯定不少,你多注意。」

徐朗的百轉千回的話里,含沙射影的無非只有那一個人。

可是他又不能點名那個人是誰,有多麼重要。

他怕如實跟秦沫沫交待只會適得其反,所以才從旁敲警鐘。

與此同時,孟夕顏緊緊貼著凌晨,靜靜聽着他的呼吸,隨着他的腳步擺動。

即便此時她的心情很不好,即便她想立即讓凌晨和秦沫沫離婚。

但是她知道,她不能這麼做,不能壞了自己在凌晨心裏的印象。

她畢竟已經離開凌晨一年多,如今與凌晨最親近的人就是秦沫沫,她主觀性的把凌晨對秦沫沫的好判成習慣和迫於無奈。

她告訴自己,凌晨還是愛自己的,剛那些鬧劇他只是被逼無奈。

可是在孟夕顏的內心深處,她無法解釋凌晨的手機鈴聲和屏幕顯示的來電照片。

早在她上次回來的時候,凌晨的手機就用了她和秦沫沫的合影。

這次更是換成了秦沫沫獨自賣萌的照片,而且還用她的聲音作為專屬鈴聲。

孟夕顏清清楚楚的記得,自己從來沒有享受過這些待遇。

凌晨的手機裏面甚至從來都沒有存過她的照片,他們相戀了9年,可是卻沒有一張她的照片。

她還記得,凌晨在她的面前,總是不苟言笑,幾乎沒與她開過玩笑,更別提給她起昵稱。

可是他一口氣能給秦沫沫起10個昵稱,而且都不是常用的。

孟夕顏知道,凌晨的給秦沫沫起的昵稱,都是他所熟悉的秦沫沫。

他甚至管她叫小妖精,小野貓,難道他們之間已經什麼都發生了嗎?

難道凌晨的身體早已背叛她了嗎?孟夕顏不敢深想。

因為她一想到這些,就會憤怒,她怕自己會突然控制不住情緒,怕自己會突然與凌晨鬧起來。

一時之間,她突然好羨慕秦沫沫,因為她能讓凌晨笑得那麼開心,能讓凌晨待她那麼親和。

儘管她自己也覺得凌晨和秦沫沫在一起的時候,活得特別輕鬆自在,可她也不願意放手。

這個男人是她一輩子認定的男人,是她好不容易得手的男人,她誰也不讓。

想到自己的那些辛苦,孟夕顏輕輕把身子往前傾,讓自己的頭靠在凌晨的胸膛上。

可是凌晨卻往後退了一步,躲開了,凌晨還未開口解釋什麼。

孟夕顏卻傷感的說:「靠一下都不行嗎?你回家了,還是屬於她。」

聽着孟夕顏如此低聲問話的語氣,凌晨有些心酸。

曾幾何時,他的胸膛只屬於她,即便她靠的並不多。

可是現在他自己都記不清楚,從何時開里,他整個人幾乎都變成秦沫沫專屬。

不論是他的肩膀、胳膊,還是胸膛,每天都被她來來回回不知要蹭多少遍。

他說:「沫沫在,你這樣,她會起疑心。」

孟夕顏:「你是怕她起疑心,還是怕她會傷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晨不語了,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究竟是怕哪呢?

其實他兩樣都怕,因為秦沫沫起了疑心,也會傷心。

孟夕顏看着沉默不語的凌晨,幾乎用祈求的口吻說:「凌晨,我好想你,好想抱抱你,十秒鐘好不好?就十秒鐘好不好?她不會看到的。」

孟夕顏的低聲懇求,讓凌晨找不到拒絕的理由,他默認了。

孟夕顏見凌晨沒再躲自己,便輕輕把頭靠了上去。

這次她回來就不走了,她有的是時間陪秦沫沫斗下去。

所以她不會傻傻的跟凌晨鬧,她知道凌晨心軟,於是她早已想好備戰方法,她一定會把凌晨奪回來的。

舞池裏,秦沫沫背對着凌晨與孟夕顏,她只要一轉身會看到孟夕顏靠在凌晨胸膛上。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