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第172章 弦外之音【4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8:20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問話,連忙把小臉往懷裡鑽,將他抱得更緊。

她說:「那就別讓我傷心呀!」

聽著秦沫沫說別讓她傷,凌晨不禁一個冷顫,他究竟該怎麼做才能不讓秦沫沫傷心?

事到如今,他似乎一點退路都沒有,他腦海閃過的,全部都是孟夕顏,他答應過孟夕顏的承諾,以及他娶秦沫沫的初心。

……

次日清晨,窩在凌晨懷裡的秦沫沫感覺周圍一片燥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緩緩睜開眼睛,情不自禁又往凌晨懷裡鑽了鑽。

當她的臉緊貼著凌晨胸膛時,驟然睜開眼睛,快速從被窩裡爬出來,伸出右手探在凌晨的腦門上說。

「凌晨,你發燒了。」

其實凌晨早就醒來了,而且也感受到自己身體不舒服。

由於秦沫沫還在他懷裡熟睡,所以他沒有將她推開。

直到秦沫沫坐在床上之後,他才睜開眼睛,握著她搭在額頭上的手,說:「沒事,可能是昨天吹了風,睡一覺就好了。」

凌晨沒敢告訴秦沫沫,他生病是因為洗了冷水澡,他怕秦沫沫追究他洗冷水澡的原因。

「我們去醫院吧!」秦沫沫一邊說話,一邊從床上爬起來換衣服。

以前總是凌晨在照顧她,這次終於有機會照顧凌晨,她又怎會掉以輕心呢!

凌晨看著正在穿衣服的秦沫沫,笑著抬起頭,看向了牆上掛著的時鐘。

時鐘的時針剛剛指向七點整的方向,以往這個時候,秦沫沫是要睡一個回籠覺的。

他不想去醫院,他想讓秦沫沫在他懷裡多睡一會。

因為現在,時間每走過一秒,他們相處的時候就會減少一秒。

像這種同枕入眠的夜晚,更是不多,如果可以,他恨不得和秦沫沫在一起的每個夜晚,都不要閉上眼睛,就這樣一直看著她熟睡的臉龐。

穿好衣服的秦沫沫見凌晨躺在床上望著他傻笑,她連忙爬上床,跪在他身旁,勸說:「凌晨,快起床,乖,打針不疼的。」

「噗嗤!」凌晨被秦沫沫逗笑,他說:「你打個電話給梁醫生,說我是受涼引起發燒,讓他來家裡就好。」

秦沫沫半眯著眼睛,注視著凌晨,隨後,立即從床上跳下來,給家庭醫生打電話。

打完電話之後,秦沫沫又忙給凌晨冷敷、退熱。

睡房裡,凌晨看著秦沫沫忙前忙后的身影,心裡極不是滋味。

他在想,如果他告訴秦沫沫,要與她離婚,她會怎麼樣?

凌晨不敢往深處想,不敢想秦沫沫得知離婚後,會怎麼樣?

他只希望,自己能夠足夠的補償她,讓她不會太傷心。

半個小時之後,梁醫生來了,他給凌晨掛了藥水,帶來了一些葯。

當他準備離開的時候,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說:「凌少爺,待會我給你送一些清熱解毒的葯過來,剛才出來的太急,葯沒拿全。」

杵在床邊的秦沫沫聽著梁醫生的話,連忙自告奮勇的說:「梁醫生,我跟你一起去拿吧!讓你跑兩趟怪不好意思。」

梁醫生見秦沫沫要去拿葯,立即說:「少夫人,我送過來就可以,不勞煩少夫人。」

秦沫沫看著梁醫生,詭魅的笑著說:「我正好有事要出去一趟,我去拿吧!」

最後,梁醫生只好妥協,讓秦沫沫親自去取葯。

秦沫沫離開之前,對桂姨千叮嚀萬囑咐,讓她千萬要看著凌晨的掛的藥水,千萬別讓藥水打完回血。

桂姨看著秦沫沫緊張兮兮的模樣,無奈的搖了搖頭說:「少夫人快去取葯吧!家裡交給我。」

秦沫沫剛離開家裡不久,小桃匆匆忙忙跑上二樓,敲響了主卧的房門。

房內,桂姨聽著敲門聲,連忙把門打開,看著小桃滿臉驚嚇、緊張的表情,她緊皺著眉頭問:「小桃,有什麼事,這麼急?」

小桃看著不以為然的桂姨,把身子往前傾了傾,湊到她耳邊,輕聲說:「顏小姐來了。」

桂姨聽著這個消息,臉色驟然青了,然後急匆匆的朝樓下走去。

她走到客廳的時候,只見孟夕顏風風火火從外面走進來,身後還跟著另外一個小傭人,那個小傭人也是滿臉慌張。

凌晨別墅的傭人基本上都是從凌夫人別院調過來的。

所以大家對孟夕顏並不陌生,只是在秦沫沫面前不提此人罷了。

桂姨見狀,尷尬的笑著說:「歡小姐,你怎麼來了?」

桂姨明明知道眼前的人是孟夕顏,卻故意把她叫成孟夕歡。

她是想告訴孟夕顏,此時此刻,她不適合出現在S市,更不適合出現在凌晨的家中。

她知道孟夕顏是聰明人,能聽出她的弦外之音,她希望孟夕顏能夠知難而退,別攪亂凌晨和秦沫沫的生活。

然而,桂姨的意思,孟夕顏聽明白了,但她並沒有打算就此離開。

她既然敢踏進這個家門,便也意味著,她知道自己將會承擔什麼樣的後果。

為了凌晨,為了她這一輩子的心愿,她不能退讓,不能將凌晨拱手相讓於秦沫沫。

於是,只見她笑著說:「桂姨,凌晨呢?」

桂姨見孟夕顏跟她裝糊塗,悶悶不樂的說:「少爺病了,不適合待客。」

孟夕顏見桂姨說她是客,臉上的表情不由得黯然失色。

以前她來凌晨別墅的時候,誰不是開開心心一口一個顏小姐招呼她。

闊別一年半,果真是物是人非,她是客,而且還是個不招待見的客。

對於桂姨和傭人們的態度,孟夕顏無能為力,即便她再不願意承認,秦沫沫也是這家中的女主人。

為了顯示自己的大度,孟夕顏直接將桂姨話中有話的言語忽視,她笑說:「凌晨在樓上吧!我上去看看。」

說完這話,孟夕顏便繞過桂姨,直接向二樓走去。

桂姨見孟夕顏從她身邊走過,連忙轉身望著她的背影說:「少爺早就沒住客房了,他和少夫人住在主卧。」

在旁人看來,桂姨是好心提醒孟夕顏,凌晨身處何處。

只是這話里的另一層意思,旁人又怎會聽不明白,桂姨這是在告訴孟夕顏。

如今,凌晨與秦沫沫是一對令人羨慕的恩愛夫妻,即便她和凌晨以前感情再深,那也只是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