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第173章 假戲真愛【5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8:28
A+ A- 關燈 聽書

現在,凌晨是屬於秦沫沫的,每天睡在凌晨枕邊的人是秦沫沫,不是她!

旋轉樓梯口處,孟夕顏聽著桂姨的提醒,愣住了,正準備邁上樓的步子也停住了。

他以前認識的凌晨,一直都睡在次卧,並沒有睡在主卧。

她在想,他究竟是什麼時候搬進主卧?難道他每天都和秦沫沫睡在同一張床上嗎?

想到這裡,孟夕顏整個身子不由得為顫抖起來,她杵在原地,調整自己的呼吸。

腦海全部都是凌晨和秦沫沫的身影,凌晨給秦沫沫取小外號,凌晨摟著秦沫沫跳舞,凌晨在秦沫沫的頭上落下一個吻。

難道凌晨和秦沫沫不該發生的事情都發生嗎?

越想越多的孟夕顏,雙手不禁捏成拳頭,狠狠的咬著唇瓣,怨恨由心而生,凌晨怎麼可以背叛她?怎麼可以背叛對她的承諾?

難道他忘了嗎?他為何而娶秦沫沫?

樓梯的台階上,孟夕顏盡量控制自己的情緒,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

如果此時,周圍沒有旁人,她一定會發瘋,一定會把怒氣散發出來。

但是她現在不能發瘋,她不能毀了自己在凌晨心中的形象,不能讓自己變成潑婦。

這種事情只能留給秦沫沫做!

接著,只見她深吸一口氣,再次邁開步子,踏上台階。

孟夕顏是學心理學的,所以心理素質異常的好,也是異常的能忍。

如果此時的狀況,換成秦沫沫,恐怕早就炸了,就算不炸也轉身跑了,然後一輩子不見凌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客廳里,桂姨看著孟夕顏無法阻擋的身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她知道,凌晨和秦沫沫的好日子到頭了,他們的婚姻將會掀起一陣血雨腥風。

她只希望,秦沫沫不要輸得太慘,還能夠像從前一樣,笑著對待每一天。

主卧的睡房裡面,凌晨聽著外面的房門被推開,以為是秦沫沫回來了。

於是,他笑著問:「沫沫,你回來了呀?」

只是,外面進來的人並沒有理會他,凌晨以為秦沫沫那個傢伙又要給他製造驚喜。

因此,只見他的嘴角爬上一抹既無奈,又滿足的笑容。

可是當他放下手中的書藉,抬頭看向睡房門口時,只見孟夕顏正笑臉迎迎朝他走近。

瞬間,凌晨懵了,片刻之後,他恍過神,詫異的問:「夕顏,你怎麼來了?」

孟夕顏的出現,的確讓他很意外,嚴格來說,是驚嚇。

他的第一反映不是開心孟夕顏來看他,而是怕秦沫沫突然回來。

對於孟夕顏的存在,凌晨是想一直瞞下去的,即便他要和秦沫沫離婚,他也並沒有想過傷她的自尊。

所以,他害怕,害怕被秦沫沫撞見此時的場景。

那個時候,他該怎麼向她解釋,解釋孟夕顏的存在,解釋她們的婚姻的意義。

他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從來沒有想過向秦沫沫坦白他的自私,坦白他一直是在利用她。

孟夕顏看著飽受驚嚇的凌晨,笑著解釋:「我早上聽張秘書說你生病了,所以來看看你,現在好些了嗎?」

說完話之後,孟夕顏立即伸出自己的右手,探在凌晨的腦門上。

凌晨見狀,十分生疏的把她手拿開,他說:「夕顏,你現在不適合出現在這裡。」

他本來還想再說一句:他說過的話他記得,讓她別逼人太甚,現身在他的家中,他的卧室。

但是這話太重,他沒說出口。

孟夕顏看著凌晨待自己的態度,心裡早就是滿腔怒火,臉上的表情卻是從容不迫。

只見她笑著說:「我知道,可是我擔心你,想看看你,你不用緊張的,我是看著秦沫沫出去才進來的。」

孟夕顏的話語中,每一個字,第一個氣息都透露著委屈。

然而,此時的她的確很委屈,眼睜睜看著凌晨假戲真愛,她怎麼能不委屈。

可是為了大局,她必需卧薪嘗膽,還要時時刻刻提醒凌晨,她委屈著在呢!

只要喚起凌晨對她的憐愛,她才會不輸給秦沫沫。

只要能把秦沫沫順利從凌晨身邊趕走,什麼委屈她都願意受。

為了凌晨,她付出了那多麼多努,為了配得上他,她把自己包裝的比名媛還要名媛。

她怎麼能就此放棄?怎麼能讓自己的情緒壞了自己大事。

可是孟夕顏卻不知道,正是因為她偽裝的好,所以才讓人感受到不真實。

正是因為她從來都是君子度量,正是因為她從來沒有七情六欲,像一尊神一樣存活在大家的身旁,所以才會無法融入到正常人的生活里,無法與大家打成一片。

凌晨看著委曲兮兮的孟夕顏,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可是靠在床上的他,變得坐卧不安。

卧室里,氣氛變得異常的尷尬,兩個人傻坐在床上,居然都無半句言語。

雖然他們以前在一起的時候,話也不多,但從來未像此時這般尷尬。

與此同時,客廳里,桂姨見孟夕顏去了卧室,連忙撥通梁醫生的號碼,詢問秦沫沫回家沒有。

電話那頭,梁醫生告訴桂姨,秦沫沫剛剛出門。

桂姨推算著時間,心想,秦沫沫最多還有20分鐘就要回來了。

忽然間,整個別墅變得惶恐不安,每個人都在擔心,擔心秦沫沫回來。

同時,每個人又在盼望同一件事情,盼望孟夕顏快點離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桂姨的心由七上八下,直接轉換成六神無主。

她想要去樓上提醒凌晨秦沫沫要回來了,卻又很清楚,關於這件事情,凌晨心知肚明。

他知道孟夕顏不能留在家中,所以她沒有過多的去參與。

眼看20分鐘就要過去,孟夕顏還未從卧室出來,桂姨豁出去了,從客廳里一路小跑至二樓。

她想,只要她現在立即衝進去,把孟夕顏從卧室帶出來,應該還是可以躲過一劫。

這些日子,凌晨與秦沫沫的關係越來越好,凌夫人也盼著早日抱孫子,她不能讓孟夕顏來毀了凌晨的生活。

何況誰都看得出來,凌晨與秦沫沫在一起之後,整個人都變了,變得開心多了。

正當桂姨爬完樓梯的時候,樓下忽然傳來一道熟悉聲音:「桂姨,你跑那麼急做什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