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第181章 小心翼翼【3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9:30
A+ A- 關燈 聽書

凌晨的別墅里,他回到家的時候,時鐘剛剛走過12點。

凌晨推開卧室的房門,只見秦沫沫突然從門口后竄出來,跳到他身上,緊緊抱着他問。

「凌晨,你回來了呀?累不累呀?吃飯沒了沒有呀?」

再次面對秦沫沫的溫柔,凌晨有些許尷尬,畢竟剛剛才和孟夕顏去回憶起初相識的感覺。

於是,他把秦沫沫抱進睡房,輕輕放在床上,笑着說:「不累!吃過了,你怎麼還沒有睡?」

從凌晨的眉眼之間,秦沫沫感受到,今晚的凌晨有些不同,他的笑容有點遷強。

秦沫沫以為凌晨累了,或者是工作上碰到問題了。

因此,她小心翼翼的問:「是不是覺得我說話好吵呀?」

凌晨笑着說:「沒有。」

如果以往這個時候,凌晨一定會捏着她的臉蛋說:小野貓,你想多了。

但是此時此刻,他沒有這樣做,秦沫沫心裏有點失落。

她怕自己會煩到凌晨,所以特別小心的說:「我幫你暖被窩,你去洗澡。」

凌晨看着如此乖巧的秦沫沫,深吸一口氣,伸出右手,輕輕撫摸著秦沫沫的額頭說。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嗯!沫沫真乖!」

緊接着,他自顧自走進洗浴間里洗澡。

今晚,凌晨洗澡的時間比以往要長許多,秦沫沫卻一直在床上等他。

凌晨不開心,她睡不着。

大概過了40分鐘左右,凌晨才從洗手間出來,他是刻意延長洗澡時間。

因為不知道如何面對對他眉開眼笑的秦沫沫。

所以,他在逃避秦沫沫!

大床上,秦沫沫輕輕閉着眼睛,其實她根本沒有睡着。

當凌晨躺在她身邊的時候,只見她一個轉身,緊緊把凌晨抱住。

秦沫沫的突然襲擊,把凌晨嚇得愣了片刻。

秦沫沫看着滿臉驚嚇的凌晨,壞笑着往他懷裏鑽了鑽,說:「不抱你,睡不着。」

凌晨本來是想把秦沫沫推開的,但是一想到抱着她的機會不多,便緊緊把她抱住了。

秦沫沫感受着凌晨的溫暖,焦慮不安的一顆心,總算平靜了。

她剛才還以為凌晨嫌她煩呢!看來,是她多想了。

她喜歡這樣靜靜的靠在凌晨的懷裏睡覺,喜歡聞他的味道,喜歡他抱住自己的感覺。

這一夜,秦沫沫莫名其妙的興奮,似乎她已經感覺到有重要的事情即將發生,所以無法入眠。

然而,抱着秦沫沫的凌晨亦是如此,即便他今天和孟夕顏一起走了很多路,卻沒感覺一絲累。

他的大腦一直很活躍,活躍到他無法正常入眠。

特別是看到秦沫沫以後,他更是沒有一絲睡意。

秦沫沫感受着凌晨的呼吸,偷偷躲在他的懷裏偷笑。

凌晨聽着秦沫沫的笑聲,輕輕拍了拍她的背,示意她趕快睡覺。

然而,秦沫沫卻抬起頭,輕輕咬住凌晨的下巴。

如今的秦沫沫,只要和凌晨單獨呆在一起,總會忍不住調。戲他。

凌晨享受着秦沫沫對他的撒嬌,不,不叫享受,而是叫感受。

在今天晚上以前,秦沫沫對凌晨的各種撒嬌、賣萌,都是享受。

只是經歷與孟夕顏在一起的情感洗禮之後,再次對面如此可愛的秦沫沫,只能用感受來形容。

秦沫沫見凌晨不回應她,氣呼呼往上爬了一點,輕輕在他的唇瓣上咬了一口。

這一刻,凌晨鬼使神差一般想起孟夕顏的容顏,想起她哭着對自己道歉。

他還想起9年前,那個坐在足球場上一邊彈吉它,一邊唱歌的背影。

那個背影是孟夕顏!

曾經,情竇初開的他,為那個背影幾乎走火入魔。

每天他都會準時在那個女孩背後偷看她,聽她彈吉它,聽她唱歌。

現在他好不容易擁有那個女孩,怎麼可以對不起她呢?

於是,只見凌晨突然抓住秦沫沫的雙臂,將她推離自己,說:「沫沫,我們離婚吧!」

瞬間,秦沫沫懵了!

片刻之後,她抬起頭,傻笑着拍著凌晨的胸膛說:「別開玩笑了。」

凌晨卻像著魔一般,盯着秦沫沫的眼睛,說:「秦沫沫,我是認真的,我們離婚吧!」

秦沫沫看着不苟言笑,一本正經的凌晨,不禁慌張失措。

她說:「凌晨,別逗我,好好睡覺。」

凌晨卻把秦沫沫的害怕忽視了,他說:「我是認真的,沒有開玩笑。」

凌晨連續確認三遍,秦沫沫無法當他在開玩笑,而且今天並不是愚人節。

頓時,秦沫沫的身體不由自主顫抖起來,她強顏歡笑的問:「凌晨,你是不是怕兩年之後,我們會離婚,你捨不得給我那麼一大筆錢?」

這是秦沫沫在短時間內,能夠想到的最合理借口。

可是凌晨卻鄭重其事的說:「那份婚姻保障書依舊生效。」

秦沫沫尷尬的說:「凌晨,你在胡說什麼呀!別瞎說,別壞了家運。」

秦沫沫一直以為那份婚姻保障書是凌晨穩住她的緩兵之計,她萬萬沒想到,凌晨居然會提前說離婚,她無法接受。

因為她一直以為,他們不會離婚。

凌晨看着滿臉尷尬的秦沫沫,繼續解釋:「不會壞家運,廟裏的主持大師會跟媽解釋。」

聽着凌晨的解釋,秦沫沫才意識到事情有多麼嚴重。

事情來得太突然,讓她覺得自己在做一場噩夢,沒有絲毫的真實感。

這些日子,她不是和凌晨相處得越來越好了嗎?為什麼凌晨突然說離婚?

難道是她昨天的問題不該問嗎?她不該問凌晨是不是喜歡跟男人玩。

所以凌晨覺得自己的秘密被她發現,所以才想要和她斷決夫妻關係嗎?

一時之間,秦沫沫凌亂了,她不知道該怎麼向凌晨解釋,自己不在意,只要他以後能變好就好。

此時,凌晨能感受到秦沫沫在顫抖,他緊緊將她擁入懷裏,緊閉着眼睛說:「沫沫,對不起。」

秦沫沫卻把凌晨推開了,然後轉了一個身,背對凌晨,把自己縮捲成一團。

她感覺自己快要窒息,她不知道如何跟凌晨交流,不知道該說什麼。

但是她明顯的感覺到,自己不想離婚。

可是她該怎麼告訴凌晨,她不想離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