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第182章 怦然心動【4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9:39
A+ A- 關燈 聽書

但是她明顯的感覺到,自己不想離婚。

可是她該怎麼告訴凌晨,她不想離婚呢?

秦沫沫的身後,凌晨看著她孤獨的身影,情不自禁將她再次擁入自己的懷裡。

他緊緊抱著她,湊在她耳邊說:「沫沫,我們分開以後,你要好好生活,知道嗎?」

凌晨的話音剛落下,秦沫沫就哭了,她覺得自己快要死掉,胸口的那口氣,怎麼都順不過來。

她從來沒有過這種感受,心痛到快要死掉的感受。

凌晨要她好好生活,可是這大半年來,她早已習慣他在身邊,早已習慣他的寵愛,早已習慣他的照顧。

如果他不要她,她怎麼可能夠好好的生活。

秦沫沫情不自禁在心裡吶喊:神啊!快來救救我吧!快讓我從夢裡醒過來,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凌晨不會不要我,不會跟我離婚的!神啊!求求你了!快來救救我,不然我會難受到死掉,我還不想死掉,我想跟凌晨好好過日子。

緊接著,秦沫沫背靠在凌晨的懷裡,不停抽泣,不停顫抖,她的情緒無法控制。

她甚至連話都無法說清楚,只知道哭泣。

可是眼淚並沒有給她帶來安慰,反而讓她越發傷心!

她在問自己,她究竟要怎麼做,才能留在凌晨的身邊,她不想離開他。

至少現在不想離開他,她沒有做好準備,生活不能對她這麼殘忍。

不能在她不認識凌晨的時候結婚,在她習慣凌晨的以後,把她們分開。

凌晨能感受到,整張床都隨著秦沫沫顫抖。

秦沫沫的反映是凌晨沒有想到的,他以為秦沫沫會痛快答應,或者直接拒絕。

卻沒想到,她聽到這個消息,只知道哭。

她把他哭難受了,可是話已說出口,他已經給了孟夕顏承諾,一切似乎都沒有退路!

看著秦沫沫哭得越來越傷心,看著她盡量壓抑自己的情緒,凌晨的心何償不揪得疼呢?

可是他除了緊緊抱住她,卻無法做出過多的承諾。

然而,秦沫沫哭起來之後,一發不可收拾,一個小時過後,她還在哭。

凌晨甚至都感覺她聲音哭啞了,整整一個小時過去,秦沫沫的身體仍然在顫抖。

她的情緒依舊沒有辦法恢復正常。

這一晚上,秦沫沫幾乎把這一輩子的眼淚都流完了,她的枕頭被她哭濕了一大半。

她的喉嚨幹了,嘴唇也幹了,口中都是眼淚。

一切都像一場夢,一場讓她痛不欲生的夢。

就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有朝一日,她離婚凌晨,既然會哭得如此撕心裂肺。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可是她好像還停留在凌晨說離婚的最初時間,哭得沒完沒了。

凌晨除了擁抱她,還是擁抱著她。

最後,秦沫沫由於哭得太久,開始咳嗽。

咳著咳著,她把自己嗆到了,她緊緊縮捲成一團,盡量遠離凌晨。

她不想讓他看到自己如此狼狽不堪的一面。

凌晨聽著秦沫沫的咳嗽聲音,連忙起床,幫她倒水。

他把水遞給秦沫沫的時候,被秦沫沫不小心打翻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晨看著側卷在床上,抱著枕頭,不停顫抖的秦沫沫,心如刀割。

他沒有清理地上打濕的地毯,而是再次幫秦沫沫倒了一杯水,放在她的床頭。

然後上床從她的身後抱住她。

大約又過了一個小時,秦沫沫的情緒終於穩定一些。

待她感覺到自己能開口說話的時候,她一邊抽泣,一邊說:「如果離婚了,以後再也不能被你這樣抱著睡覺了。」

秦沫沫這一說,把凌晨說的更內疚,他情不自禁將她抱得更緊。

恨不能將她揉進自己的體內,永遠不分開。

他這樣抱著秦沫沫,似乎剛才並沒有對秦沫沫說過離婚。

可是那些話又活生生的存在於他們的記憶中。

這一晚的凌晨,異常的清醒,清醒的完全不像他自己。

他從來沒有如此理智,即便他心疼秦沫沫到極點,卻也清清楚楚知道,該散了。

他和秦沫沫沒有緣份,因為感情也有先來後到的順序。

他曾經想過很多次,如果他先認識秦沫沫的,該有多好。

但是,生活並不是他想怎麼樣就能夠怎麼樣。

事實是,他有一個相戀已久的女朋友,他們需要守住屬於他們的承諾。

曾經,他是那麼愛她!

曾經,他是那麼為她著迷!

這一段感情,來之不易,他必需好好珍惜。

在凌晨看來,他與秦沫沫的感情來得太容易。

他對秦沫沫動心的時候,她正好就在他的枕邊。

所以,他認為自己對於這段感情太過膚淺,自己對秦沫沫的喜愛只是一時著迷罷了。

他以為,在他內心深處,孟夕顏才是他的感情歸宿。

畢竟,他們相愛了9年,他們的感情基礎根深蒂固。

他害怕,害怕自己此時選擇秦沫沫,在以後的日子裡會後悔。

因為喜歡秦沫沫太容易,恐怕不喜歡她的時候,也會很容易吧!

凌晨不想讓自己變成一個薄情的男人,不想因為認識一年不到的秦沫沫,而負了與他一起走過9年風風雨雨的孟夕顏。

今天晚上和孟夕顏在校園走了一圈之後,讓凌晨的心裡產生了巨大的變化。

今晚的他,似乎回到了9年前,讓他再次對孟夕顏著迷,再次恢復成對吉它女孩的著迷。

他清清楚楚的記得,那個時候的他每天都在盼著中午到來。

然後去足球場偷看那個吉它女孩。

那份怦然心動的感覺,他至今都記得。

即便他後來和吉它女孩說話了,相戀了,也未曾找到偷看背影時的悸動。

可他一直堅信,他是愛那個吉它女孩的。

不然,他不會為她瘋狂著迷,而且還為她的背影著迷。

於是,他只好狠心放棄秦沫沫,去維護他的初戀。

他不想自己背叛對吉它女孩那份感覺和莫名心跳的自己。

所以,對於秦沫沫,他儘管心疼,也只能盡量彌補。

因此,他說:「沫沫,離婚以後,一定要好好生活,不論你對我有什麼要求,我一定竭盡全力辦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