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第183章 無關痛癢【5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9:46
A+ A- 關燈 聽書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聽着凌晨的話,秦沫沫再次哭了,她拖着嘶啞的聲音,含胡不清的說:「你都不要我了,我還有什麼要求。」

然而,凌晨能說的,還只是那幾個字:「對不起,沫沫!」

這一夜,秦沫沫失眠了,凌晨也失眠了,天亮的時候,兩人依然緊緊依偎在一起。

只是沒有半句言語,昨天晚上的一切,像一場夢,卻又那麼真實。

時鐘走過八點的時候,兩人依舊沒有起床的意思。

秦沫沫卻一分鐘也不想在這裏多呆,此時此刻,她覺得,這個家從來沒有屬於她。

於是,只見她把凌晨環在她胸前的雙手拿開。

凌晨見秦沫沫要起床,立即拉住她說:「沫沫,休息好,再起床。」

秦沫沫掰開凌晨抓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淡然的說:「我想出去走走,讓自己清醒一點。」

聽着秦沫沫的借口,凌晨沒有繼續挽留。

秦沫沫說,想讓自己清醒一點,他需要的也是她的清醒。

只有清醒了,才會認清他們之間的關係,才會意識到,他們的婚姻存在問題。

這樣一來,他才能如願的離婚。

所以,他眼睜睜看着秦沫沫掀開被子,換好衣服,然後默默的離開卧室。

看着卧室房門被關上的那一刻,凌晨很想上前抱住她,很想留住她。

可是,他的理智告訴他,他不應該這麼做,不應該再給秦沫沫任何溫情。

既然話已說穿,儘管他也捨不得,但還是該放手。

秦沫沫離開卧室之後,早餐都沒有吃,就迫不及待的離開了。

似乎,這個家是讓她痛苦的深淵。

此時,這個家的確是她痛苦的深淵。

這一次,秦沫沫沒有去找唐小米,也沒有找徐朗,更沒有回娘家。

而是獨自一人去了郊外。

秦沫沫離開以後,凌晨若無其事的按部就班生活,只是把早餐環節省了。

儘管他盡量裝成沒事人,但是家裏的傭人都看出他的不開心。

大粗都意識到,少爺和少夫人這次的事態比較重。

以往,他們吵架的時候,總會鬧得家裏雞飛狗跳。

秦沫沫會氣呼呼的離家出走,凌晨會在後面追。

然而這次,情況完全不同,秦沫沫沒有氣沖沖的離家出走,凌晨也沒有追上去。

兩人看似平靜,可是誰都知道,越是平靜,就越是憤怒,越是鬧得厲害。

因為爭吵是溝通,如果連吵都不願意吵,那便無可救藥。

為了弄清楚凌晨與秦沫沫鬧矛盾人來龍去脈,桂姨撥打了秦沫沫的電話。

讓人更加提心弔膽的是,秦沫沫的手機關機了。

別墅里,桂姨坐立不安,六神無主,在大別墅里到處走動。

她想把家裏的情況報告凌夫人,又怕凌晨和秦沫沫不樂意。

畢竟她連事情的原委還沒有弄清楚。

但是桂姨知道,秦沫沫與凌晨不合,定然與孟夕顏有關。

於是,她還是給凌夫人打了一通電話,她沒有說凌晨與秦沫沫吵架的事情。

而是告訴凌夫人,說孟夕顏回來了,而且前些日子還別墅來了。

桂姨知道自己勸凌晨是徒勞無用,就算她不待見孟夕顏,孟夕顏想來的時候,還是會來。

所以,她把這棘手的事情交給凌夫人去處理。

畢竟孟夕顏最怕的人是凌夫人,若是凌夫人出面,她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囂張,欺到秦沫沫頭上來。

桂姨之所以把希望寄托在凌夫人身上,是因為這些日子,她看得出來,凌夫人待秦沫沫好了許多。

時常還讓她多做些秦沫沫愛吃的東西,暗裏讓她從飲食中幫助秦沫沫調養身體。

桂姨知道,凌夫人是承認秦沫沫這個兒媳婦了,想讓她給凌家開枝散葉。

桂姨相信,就算凌晨鬼迷心竅被孟夕顏唬得團團轉,凌夫人一定會站在秦沫沫這一邊,維護秦沫沫的。

果不其然,凌夫人接到桂姨的彙報之後,直接說:孟夕顏想嫁入凌家,門都沒有,說凌家少夫人,除了蕭夏,她只認秦沫沫。

桂姨聽着凌夫人的決心,才算吃了一顆定心丸。

他想,如果凌晨和秦沫沫在家裏吵著要離婚的時候,她及時通知凌夫人即可。

但是桂姨沒算準,或許這一次,秦沫沫不會鬧,而是默默配合凌晨。

……

盛唐集團,秦沫沫無故曠工兩天,並沒有引起很大的反響。

因為她是凌少夫人,是老闆娘,自然是沒有人查她的考勤,可是蕭夏卻着急了。

前天,她和秦沫沫約好,中午去公司吃對面的羊肉粉,可她卻不來上班。

而且電話也打不通,於是,他去找凌晨,問秦沫沫去哪了。

凌晨卻無關痛癢的說:「沫沫去旅遊了。」

蕭夏聽着凌晨的解釋,並不相信,她立即意識到,凌晨和秦沫沫鬧矛盾了。

她知道自己從凌晨的口中問不出任何話,只好打電話去詢問秦沫沫,但秦沫沫的手機一直關機。

後來,她偷偷溜到小米花鋪和喬嵐芳家附近去找她,但也沒發現秦沫沫的身影。

於是,蕭夏又把孟夕顏回來的事情告訴凌夫人。

凌夫人卻不屑一顧的說:「任孟夕顏去鬧騰,鬧騰不出什麼所以然來的。」

凌夫人覺得凌晨是不會和秦沫沫離婚的,因為兒子是她生的,她最清楚明白。

這天下午三點鐘,凌晨參加完一個小會議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只見徐朗在辦公室里等他。

徐朗是為何而來,凌晨心知肚明,卻裝作一無所知的問:「有事?」

徐朗看着凌晨不以為然的態度,氣不打一處來。

因此,只見他怒氣沖沖的問:「秦沫沫呢?消失三天了。」

儘管凌晨已經向秦沫沫提出離婚,儘管在不久之後他和秦沫沫會毫無關係。

但是被另外一個男人來關心他的老婆,他心裏挺嘔氣的。

凌晨的這種狀況是男人的通病,佔有欲太強。

然而,徐朗熟知凌晨所有的計劃,所以凌晨沒有打算欺瞞徐朗,他很坦白的說:「我和沫沫提出離婚了,她說想出去走走。」

徐朗聽着凌晨的解釋,連忙從凌晨的辦公桌前快速走到凌晨的面前,揪着他的衣領說:「如果沫沫出了什麼事情,我一定不會放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