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第185章 傾盡所能【7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0:03
A+ A- 關燈 聽書

客棧此時已經完全被大雪覆蓋,看上去就像水晶球里的童話小屋。

然而,徐朗卻無心欣賞像故事一樣美的客棧。

只見他匆匆忙忙走到深色木製的前台,詢問客棧老闆娘,是否有一位叫秦沫沫的租客。

老闆娘卻以保護客戶私隱的借口,拒絕告訴她。

無奈之下,徐朗只好亮出手機上自己與秦沫沫的合影,說秦沫沫是他的朋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老闆娘這才不情不願給他報了房號。

徐朗轉身離開的時候,老闆娘詫異的問:「先生,你不開個房間嗎?」

徐朗聽着老闆娘的問話,才轉過身對她說:「那就302隔壁吧!」

老闆娘看着徐朗痞痞的模樣,不以為然的說:「算你運氣好,301空着在。」

隨後,他刷了卡,抓起鑰匙就朝樓上跑去。

他沒有去自己的房間,而是敲響了302客房的房門。

屋裏,秦沫沫正杵在窗前看雪花飄零,房門敲響的那一剎那,她被嚇了一跳。

這是她入住三天以來,第一次有人敲她的房門。

當房門再次敲響的時候,秦沫沫腦海閃過凌晨的影子。

她想,難道是凌晨來找她了嗎?

此刻,她既緊張,又害怕。

緊張,是因為這幾天她很想凌晨,一直盼著凌晨能夠來找她。

害怕,是因為她還清清楚楚的記得,他說過要跟她離婚,他怕她再次提起。

於是,她抱着一顆焦慮不安的心,緩緩走到房門背後,輕輕把門打開。

門打開的那一瞬間,她沒看到凌晨的身影,而是看到徐朗的身影。

驟然之間,她有些意外,又有些失望。

她意外徐朗居然出現在她的面前,失望來的人是徐朗,不是凌晨。

客房門口,兩人相視而立,徐朗的臉上終於爬上一抹輕鬆的笑容,秦沫沫則是滿臉尷尬。

她看到徐朗的時候,腦袋不由自主想起他給自己出過很多主意撲倒凌晨。

想到這,她尷尬的笑着說:「軍師,恐怕我要辜負你的厚望了。」

徐朗看着秦沫沫牽強的笑容,什麼都沒有說,伸出右手,就把她拉進自己懷裏,緊緊抱住。

瞬間,秦沫沫懵了,好不容易調整好的心情,又被打亂。

她再次感覺到委曲,凌晨口口聲聲說要離婚的話語,再次縈繞在她的耳邊。

此時,徐朗出現在她的面前,就像一根稻草。

這幾天,她努力勸說自己,讓自己看開一點。

她心裏的鬱悶,心裏的不舍,沒有向任何人說起,她感覺自己都快得抑鬱症。

好在,徐朗來了,她的軍師來了!或許他會有辦法幫她。

於是,只見她抬起雙手,緊緊抱住徐朗,說:「我去向日葵地許願,想讓花神幫我留住凌晨,可是那裏什麼都沒有,沒有向日葵,沒有花神,我的願望她們都沒聽見,凌晨要和我離婚了。」

秦沫沫說着說着就哭了,她本來是不想哭的,可是一想到凌晨說要離婚,她的眼淚就不受控制。

徐朗聽着秦沫沫的哭聲與不舍,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緊緊把她的頭扣在自己的胸膛,任她哭泣。

感受着徐朗的擁抱,秦沫沫哭得越來越厲害。

然而,她的哭聲引起了其它客戶的好奇,走廊里,零零星星的客人都向他們看過來。

徐朗見狀,直接將秦沫沫打橫抱起,回到屋裏,關上房門。

放下秦沫沫的時候,徐朗從客房的桌上抽了幾張紙巾,幫她擦拭眼淚。

此刻,徐朗就像是秦沫沫的救命稻草,她抬頭望着徐朗,雙手緊緊抓着他的呢子大衣,說。

「徐朗,怎麼辦?怎麼辦?我一點都不想跟凌晨離婚,我喜歡凌晨了。」

秦沫沫訴說着自己強烈欲望的時候,急得跳腳,她真的是抓着徐朗的衣服,急得跳腳。

徐朗從來沒見過這個樣子的秦沫沫,哭得痛徹心扉,急得跳腳。

然而,這一切都是為了只是利用他的凌晨。

徐朗氣憤了,他後悔自己今天在凌晨辦公室的時候,沒有給他兩拳。

但是眼下,安慰秦沫沫更重要。

因此,只見他用力捧著秦沫沫的臉,盯着她的眼睛說:「沫沫,你冷靜一點,冷靜一點。」

秦沫沫聽着徐朗的話,依舊緊緊抓着他的呢子大衣,說:「可是我不想離婚,一點都不想。」

徐朗第一次覺得沒有辦法安慰人,這個樣子的秦沫沫,他無法安慰。

他知道,即便他把自己所知道所有的道理講完,也解不開秦沫沫心裏的結。

所以,他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再次將她擁進懷裏,任憑她哭的撕心裂肺。

秦沫沫每一聲哭泣,每一滴眼淚,都像一把刀子狠狠插在徐朗的心尖,刺得他喘不過氣。

此時的徐朗,暗下決以,這次,他不會把秦沫沫讓給凌晨。

以後,秦沫沫的幸福,由他負責。

靠在徐朗的懷裏,秦沫沫漸漸的哭累了。

徐朗也沒有趁機安慰她,只是一直緊緊抱着她。

他知道,這個時候,陪伴更重要。

只要有人在秦沫沫的身邊,她才不會那麼絕望。

半個小時之後,秦沫沫的情緒終於得到控制,哭聲也完全停止。

於是,並不大的客房裏,兩人並肩而坐在雙人沙發上。

此時,秦沫沫知道自己失禮了,徐朗從那麼遠的地方過來,她連一句問候都沒有,就趴在他懷裏痛哭。

恢復冷靜之後的秦沫沫,勉強擠出一抹笑容說:「徐朗,你帶你下去吃飯吧!」

徐朗卻轉過身,抬起右手,用力摸著秦沫沫臉頰說:「不着急,你如果沒哭夠,我可以等。」

秦沫沫尷尬的說:「應該不會再哭了。」

徐朗半信半疑的問:「真的?」

秦沫沫點了點頭,說:「嗯!」

經過剛才那一場發泄,秦沫沫似乎也釋懷了,她知道凌晨要離婚的決心,她改變不了。

就像她無論多麼努力,也無法把他撲倒一樣。

對於凌晨,她已經傾盡所能,最後能做的,就是如他所願,放手。

徐朗看着情緒穩定的秦沫沫,很嚴肅的說:「好!你先去洗把臉,我們再去吃飯。」

【今天更新了7章,一萬四千字,求安慰,求月票!!】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