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第186章 花花公子【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0:12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聽着徐朗的安排,照辦了。

晚餐的時候,秦沫沫並沒有吃什麼,只喝了兩杯豆漿而已。

徐朗自然也是胃口不好,但是為了不影響秦沫沫的情緒。

他故作一副無所謂的態度,放開懷的大吃一頓。

晚餐過後,徐朗陪秦沫沫回到客房,兩人繼續並肩坐在雙人沙發上,仍然沒有交流。

以前,他們在一起的時候,話很多。

這次,情況特殊,不宜多說話。

晚上,七點鐘的時候,客棧里所有的燈光突然同時熄滅。

緊接着,老闆娘提着手電筒,敲響每間房門,向客人宣佈,由於雪下得太大,郊區的供電受到影響,今晚停電,客棧無法供暖,讓大家能去車裏過夜的就去車裏過夜。

然而此時,徐朗才想起來,他的車子沒油了,剛才來客棧的時候,都是勉強開過來的。

秦沫沫聽着老闆娘的吆喝,轉身看着黑漆漆的身影說:「徐朗,我們去你車子吧!」

現在外現還下着大雪,這客棧是木頭做的,並不禦寒,客房裏的暖氣都是由空調提供。

此時停電,就意味着她們沒有空調吹。

然而,秦沫沫又是極其怕冷的人,只要一冷,她就會不停的發抖,牙齒都會顫抖。

徐朗見秦沫沫的身影從沙發上站起來,連忙拉着她說:「沫沫,我車子沒油了。」

聽着徐朗的話,秦沫沫啞口無言,客棧沒冷氣會凍死人的,而且床上的被子很薄。

雖然她不想跟凌晨離婚,不想變成凌晨的前妻。

可是也沒想過要變成他已過世的妻子。

秦沫沫從小就是一個非常怕死的小孩,把命看得特別重。

於是,只見她十分關切的問:「那再該怎麼辦?我怕冷。」

徐朗打開自己手機的手電筒,照在秦沫沫的臉上說:「趁房間現在是暖和的,你上床睡覺,不要脫衣服,會暖一些。」

秦沫沫問:「你呢?」

徐朗說:「我在這裏守着你,萬一你真快凍死的時候,我還能搶救一把。」

「噗嗤!」聽着徐朗的玩笑,秦沫沫會心的笑了,這是她三天以來,第一次由心而笑,雖然並不好笑。

她說:「你回房間休息吧!開了這麼久的車子,也累了。」

徐朗說:「我不累,你睡吧!我看着你,不會對你做什麼的。」

秦沫沫尷尬的說:「我不是那個意思。」

徐朗知道秦沫沫信任自己,不是那個意思。

但是,如果他不這麼說,秦沫沫就不會聽他的話。

所以,他又說:「如果你不是那個意思,現在馬上上床睡覺,等一會,房間的溫度就降下來了。」

儘管秦沫沫十分不好意思,但也不願意與徐朗發生分歧,況且她現在也沒有心情卻論理。

於是,她藉著徐朗手機的亮光,走到床邊,爬到床上,掀開那並不是厚的被子,蓋在自己身上取暖。

然而,她並沒有睡下去,而是靠在床上坐着。

房間里,秦沫沫靠床而坐,徐朗坐在沙發上。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房間里的溫度越來越低。

秦沫沫剛躲進被子裏的時候,還未發覺冷,此時卻覺得越來越冷,冷得全身發抖。

徐朗感受到秦沫沫呼吸不均勻的時候,連忙起身,回到自己的客房,將床上的被子抱過來,蓋在秦沫沫的身上。

但是,這樣並沒有增加多大的暖意,或許是因為秦沫沫心冷,所以感覺到不溫暖。

半個小時過後,秦沫沫坐在床上,開始來了睡意。

這幾天晚上,她都在失眠,今晚看到徐朗,哭了一場之後,她心安多了。

可是她的手腳冰冷,讓她總在快睡着的時候,又被凍醒。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在秦沫沫第三次被凍醒的時候,她才意識到沙發上的徐朗,既沒有被子,也沒有穿羽絨服。

於是,她輕輕喚著徐朗的說:「徐朗,你把被子拿一床去蓋吧!」

徐朗說:「我不冷,你乖乖睡覺。」

但是,秦沫沫從徐朗說話的語氣中,明顯感覺他在發抖。

所以,秦沫沫直接從床上跳起來,掀起一床被子,摸黑走到沙發前,將被子蓋在徐朗的身上。

徐朗見秦沫沫把被子給自己蓋,立即又把手機的手電筒打開。

然後抱着被子,扔在床上。

秦沫沫藉著微光,看到徐朗嘴唇明顯變了顏色。

她內疚了,心想,如果徐朗不是為了找自己,此時一定在充滿溫暖的家裏睡覺,又怎會在這裏挨凍呢!

秦沫沫知道,自己若是強行把被子給徐朗,只會惹他生氣。

因此,只見她咬了咬牙,說:「徐朗,要不你也上床來吧!」

徐朗聽着秦沫沫的建議,笑着說:「你是想跟我蓋着被子純聊天嗎?就不怕我把你吃掉,你以為我花花公子這個稱號白叫的啊!」

聽着徐朗的話,秦沫沫笑着說:「你吃誰也不會吃我,而且現在條件這麼惡劣,誰有心情啊!」

「噗嗤!」徐朗笑了。

秦沫沫一本正經的說:「我沒跟你開玩笑,如果你凍病了,我不好跟你媽媽交待。」

在秦沫沫很嚴肅的態度下,徐朗沒有推託,而是走到床邊,脫下鞋子,走上床上,靠在側邊的牆壁坐下來。

他不是怕拒絕秦沫沫,而是因為他真的很冷,他從小到大從來沒有受過這種苦,凍得渾身僵硬,發抖。

他怕自己如果不取暖,會凍死,何況他又不會碰秦沫沫,所以沒有拒絕。

被子裏,兩人坐成一個90度的形狀,彼此之間沒有任何身體接觸。

黑暗裏,秦沫沫想起自己今天在徐朗面前毫不遮掩的哭泣和訴說,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她說:「今天被我嚇壞了吧!」

徐朗說:「還好,至少沒打我,也沒咬我。」

秦沫沫說:「我以為我和凌晨不會離婚,沒想到還是走到這一步。」

徐朗說:「強扭的瓜不甜,離婚不一定是壞事,至少離開凌晨,你的選擇更多。」

秦沫沫說:「呵呵!希望如此,不過我也沒想到,在這一年不到的時間裏,我居然會這麼喜歡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