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 正式夫妻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49:08
A+ A- 關燈 聽書

當然,兩份協議上的甲方簽字處,秦沫沫的大名已經簽上。

凌晨看着這份結婚協議,哭笑不得。

他沒想到秦沫沫還留了一手,給他弄了一份協議,他拿着這份協議左看右看,怎麼看都像商業合作協議。

但是裏面卻不涉及任何錢的問題,所有重心,只關於秦沫沫腹中的孩子。凌晨問。

「秦沫沫,你覺得這對你有利嗎?工作都沒有,你要孩子幹嘛?」

聽着凌晨的質問,秦沫沫壞壞的揚起嘴角,心想,聰明一世的凌晨也有糊塗的時候,她一副奸笑的說:「我知道你在乎的只有孩子,我也只要孩子就好,就算我沒錢買奶粉,你看得過去,凌夫人也看不過去吧!你們凌家會眼睜睜看着自己的骨肉挨餓嗎?孩子我養,基本上我也可以衣食無憂,這或許就是古話長說的,母憑子貴。」

唐小米剛才之所以擔心,就是怕凌晨跟秦沫沫來真的,不管她們母子倆。

但是她沒想到凌夫人,凌夫人都肯為孩子接受秦沫沫進門,又怎麼會讓自己的孫子挨餓呢!

所以這一局,還是秦沫沫勝了,她的長期飯票不是凌晨,而是她自己的孩子。

雖然這樣說很不地道,但是秦沫沫也是真心不想跟孩子分開,想自己撫養孩子。

看着如此直白的秦沫沫,凌晨一點沒覺得生氣,反倒覺得秦沫沫很可愛。

這份結婚協議,表面上看,她好像不貪錢財,但是卻為自己留一條無限寬廣的後路,而且她一點也沒隱藏自己的小算盤,凌晨喜歡這種爽快,不做作的女人。

於是,他笑着說:「秦沫沫,你賬算的清楚啊!」

「那必需的,我像會吃虧的人嗎?」

聽着秦沫沫的解釋,凌晨笑了,秦沫沫以前看晨笑,他都是微微一笑,很少像此時笑得如此開懷,她不清楚有什麼可笑,只好陪着他傻笑。

凌晨看着皮笑肉不笑的秦沫沫,將結婚協議按在牆上,在乙方簽名處『沙沙沙』簽下自己的大名,秦沫沫看着凌晨簽上大名,心裏的一塊石頭落下了。

接過凌晨簽完名的協議,秦沫沫將它撕成兩半,一人一份。

有了這張紙,她既有孩子,後半輩子也不愁了。

一旁的凌晨,看着秦沫沫長呼一口氣把協議塞進手包,嘴角不禁又揚起一抹笑容。

心想,秦沫沫,是他碰到的最大奇葩。

秦沫沫放好協議之後,凌晨拉着她的手,將她帶進民政局大廳裏面。

秦沫沫卻把凌晨的手甩開了,剛剛才簽完離婚的協議,此時牽手,好彆扭,在她心裏,這似乎就是奔著離婚而結的婚。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被秦沫沫甩開手的凌晨,雙手插。進口袋,沒有回頭看秦沫沫,直往前走,但是秦沫沫卻聽到他說。

「秦沫沫,就算我們離婚了,我也養你一輩子!」緊接着,又是一聲:「包括你的孩子。」

切!秦沫沫白了凌晨一眼,在心裏『切』了一聲,什麼叫,包括你的孩子?那也有他的份好不好?別說的像冤大頭一樣。

不過,凌晨這句話讓秦沫沫很安心,與其說是安心,倒不如說是開心。

……

簽完協議的兩人,順利的領了結婚證,回家的路上,秦沫沫的電話響了,蕭夏打過來的,秦沫沫劃開接聽鍵,十分開心的『喂』了一聲。

「沫沫,聽說你和晨哥哥吵架離家出走了,真不好意思啊!我昨天不該對你說結婚證的事。」從蕭夏的話語間,聽到的全是看笑話的味道。

「沒事,還得多謝你提點呢!」

「沫沫,你和晨哥哥才剛結婚,可不能鬧笑話哦!不然我怕我會笑岔氣。」

「呵呵,為了不讓你岔氣,不會讓你看笑話的。」

「那我不打擾你生氣了,白白!」蕭夏掛電話的時候,秦沫沫聽到她『哈哈』大笑的聲音,這個女人,真夠囂張。

秦沫沫咬着下嘴唇,緊皺眉頭,心生一計。

只見她壞壞的笑了起來,從手包裏面拿出屬於自己的那本結婚證,擺放在腿上,舉起照相機『咔嚓』拍了下來。

然後發給蕭夏,她幾乎可以想像得到蕭夏崩潰大哭的模樣,想到這裏秦沫沫忍不住偷笑。

開車的凌晨看着秦沫沫的行為,無奈的搖了搖頭,笑了。

————

為了慶祝正式成為夫妻,凌晨帶着秦沫沫在外面吃飯。

凌晨訂的是一家西餐廳,兩人剛進去的時候,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朝凌晨問好,順帶也向秦沫沫問好。

聽着一聲聲「凌少夫人,中午好!」秦沫沫心裏別提有多虛。

前些日子聽人家管她叫凌少夫人還挺得意,跟凌晨簽了協議之後,秦沫沫覺得這凌少夫人的位置是暫借的,總有一天要還回去,所以臉上顯露的大部份是尷尬。

「秦沫沫,你是不是覺得現在這位置遲早要還回去,所以別人叫你凌少夫人,你覺得彆扭。」

「我哪裏有彆扭,就算要還回去,我現在也是。」秦沫沫逞強。

「噗嗤!那你笑得那麼僵。」

「我只是覺得站在你身邊太掉價了。」

「………」凌晨無語。乘機偷看經過的鏡子,什麼叫太掉價。

這個秦沫沫說話太口無遮攔了,明明帥得一塌糊塗好不好。凌晨的確很帥,完全不輸給最帥氣的電影明星。

……

午餐吃到一半的時候,秦沫沫的電話又響了。

這次是是喬嵐芳打過來的,沫沫接通電話,喬嵐芳說家中有急事,讓沫沫下午回家一趟。

飯後,凌晨把秦沫沫送回秦家,本來他想陪秦沫沫一塊上樓,但是秦沫沫此時還沒弄清楚家裏有何急事,就沒讓凌晨上樓,讓他趕緊去上班。

她和凌晨的關係很普通,又簽了結婚協議,秦沫沫更不願他知道自己家裏的事情。

她始終還是拿凌晨當外人。

……

打開家裏大門的時候,秦沫沫看見喬嵐芳和姨媽兩人坐在客廳,姨媽的眼圈紅紅,秦沫沫頓時感覺氣氛不對,這是她第一次看到姨媽哭。於是她小心翼翼坐到沙發上,輕聲問。

「媽,發生什麼事情了,姨媽怎麼哭了?」

「哎!都是你表哥唄!沒事學人家做生意,這下好了,被騙幾十萬,還有十幾萬是姨媽向人借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