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第191章 好聚好散【6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0:48
A+ A- 關燈 聽書

徐朗笑著說:「沒有了。」

徐朗話音剛落下,秦沫沫轉身就離開,她不想和凌晨呆在一個空間內。

在他們離婚之前,她都不想見他。

前幾日,秦沫沫本來還想問問凌晨,為何不要她。

今天看到凌晨以後,她什麼都不想問,只想快點與他離婚,結束這場尷尬的婚姻,然後再也不見。

病床前,凌晨聽著秦沫沫急促的腳步聲,立即跟上去。

徐朗看著追出去的凌晨,心裡有些擔憂。

這次,他的擔憂有點自私,因為他怕凌晨突然說不離婚,他怕自己連守護秦沫末的機會都沒有。

可是,他無法阻止凌晨!

現在,秦沫沫還沒有和凌晨離婚,他們有自由進行交流,有自由選擇合好。

突然間,徐朗又變得抑鬱起來,只見他再次苦苦笑了。

認識秦沫沫以前,徐朗從來沒有想過,原來真心喜歡一個人會有痛苦。

他一直以為,只要是他想要的女人,就沒有得不到的,不管是人還是心。

但是,在秦沫沫的身上他失算了,他動心的女人,心裡早已經有別人。

慶幸的是,他還能感受到她的溫柔,還能讓她照顧。

即便最後她也許不會選擇他,這些回憶無疑也是美好的。

病房外的走廊里,秦沫沫聽著凌晨跟上來的聲音,情不自禁加快腳步。

今天,她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見凌晨,也沒有想過在今天去陪他打離婚證。

所以,她慌了,她只想儘快逃走。

跟在秦沫沫身後的凌晨,見秦沫沫在躲自己,立即快速追上去,抓住她的右手手腕。

被凌晨拽住的秦沫沫嚇了一跳,只見她猛然轉身,甩開凌晨的手,搶走說:「凌晨,徐朗為了找我,生病了,離婚這事,你先別慌好嗎?過幾天,我會給你一交待。」

凌晨聽著秦沫沫的解釋,心裡極不是滋味!

他沒想到秦沫沫會如此防備他,躲避他。

他尷尬的說:「我不慌!」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話,尷尬的笑著說:「那我先走了。」

凌晨卻再次抓住她的手腕,他問:「今天回家嗎?」

秦沫沫勉強的笑著說:「不回去了。」

凌晨緊鎖著眉頭的說:「我們還沒有離婚。」

秦沫沫低著頭說:「尷尬!」

隨後,她再次甩開凌晨的抓著她的手,匆忙離去。

她幾乎是一路跑到醫院門口,有凌晨在的地方,讓她感覺有壓迫感。

她不喜歡那種感覺,所以她想逃,逃的遠遠的。

馬路旁,她順手攔了一輛計程車!

車內,秦沫沫想起凌晨的時候,不禁又紅了眼圈。

她寧願他對她狠一點,壞一點,也不願他如此溫柔說離婚。

既然他都不要她,為何還要關心她?從凌晨的話語間,秦沫沫能聽出來,他在擔心她。

想到這,她深吸一口氣,抬起手背,狠狠的擦了一把眼淚。

她告訴自己:秦沫沫,不要動搖,你已經做出決定了,千萬不要動搖,大家好聚好散,你不準耍無賴。

想著、想著,她的眼淚情不自禁再次從眼眶落下來。

只是這次,她不再像前幾次那樣哭得撕心裂肺,不再像前幾次那樣不知所措。

因為她已經決定,即便難受,即便不舍,她也已經決定了。

秦沫沫和凌晨是同一類型的人,做出某個決定之後,是不會輕易更改的,除非中途有重大變故。

……

兩天後,徐朗出院了,是秦沫沫親自把他送回去的。

得知秦沫沫這兩天沒有回凌晨的別墅,以及並沒有改變離婚的決定。

徐朗既欣慰又難受,欣慰是因為秦沫沫離婚以後,他便有機會,難受是因為,秦沫沫會難受。

徐朗的別墅里,秦沫沫親自下廚為他準備了午餐和晚餐,以示感謝她嫁給凌晨以後,徐朗對他的關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知道,興許過了今晚,她跟凌晨的這些朋友,再也無緣相見。

而且,她也不想見,因為看到他們,她會想起凌晨。

秦沫沫早已打算,離開凌晨以後,不會活在他的影子下面。

離開凌晨之後,她又是那個畢業一年,失業三次的就業困難戶。

終於,麻雀還是要回到自己的草窩,金絲雀的黃金鳥籠,她不適合。

雖然,她會留戀那個將她帶走的男人!

但是,一切都結束了!

晚餐做好以後,秦沫沫留了下來,陪徐朗一起共進晚餐。

餐桌上,秦沫沫給兩人各倒一杯紅酒,隨後,她坐回自己的座位,舉起酒杯對徐朗說。

「徐朗,這些日子,謝謝你的照顧!我乾杯,你隨意。」

說完這話,秦沫沫舉起杯子,將半杯紅酒一飲而盡。

秦沫沫的舉動,把徐朗看得愣住了,他明顯感覺到秦沫沫的情緒不對。

於是,只見他皺著眉頭問:「沫沫,你有什麼事嗎?」

聽著徐朗的問話,秦沫沫放下手中的高腳酒杯,抓起筷子,夾起一塊青菜,放入口中,嚼了嚼,咽了下去。

隨後,她說:「晚飯過後,我去給凌晨一個交待,明天去跟他打離婚證。」

雖然這件事情,早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聽著秦沫沫這麼坦然說出來,徐朗還是被震驚了。

他說:「我陪你去。」

秦沫沫笑著說:「不用了啦!我的感情脆弱期已經過去了。」

徐朗沒再說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默默低著頭吃飯,滿桌子的飯菜是秦沫沫忙了一下午做的。

晚飯過後,秦沫沫在別墅區外上了一輛早已聯繫好的計程車。

徐朗望著秦沫沫離去的背影,渾身顫抖。

過了明天,不論是他,還是秦沫沫和凌晨,都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這副牌被重洗,他不再是那個只能站在一旁觀看的局外人,他有主動權了。

秦沫沫到達凌晨別墅的時候,是晚上9點整。

桂姨見秦沫沫回來了,眉開顏笑的上前,說:「少夫人,你可算回來了,這幾天你不在,家裡好冷清。」

秦沫沫看著熱情的桂姨,笑著說:「桂姨,這麼晚,你還在忙啊!以後早點收工,家務活是干不完的。」

桂姨聽著秦沫沫的關心,開心的「誒」了一聲。

隨後,秦沫沫問:「凌晨呢?還沒回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