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第193章 於心不安【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1:03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被凌晨弄得有些尷尬,她不明白,凌晨究竟是何意思。

他是想反悔不離婚了嗎?那為什麼在她提出離婚的時候,他沒有挽留?

想到這裡,秦沫沫小聲說:「你把我勒疼了。」

凌晨聽著秦沫沫的話,立即鬆開環在她胸前的雙手。

繼而換成一隻手圈在她的肚子上,一隻手圈在她的鎖骨上。

這樣的動作很璦昧,不適合即將離婚的夫妻。

同時,這樣的璦昧也讓秦沫沫神迷意亂,讓她暈暈糊糊,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抱著凌晨的秦沫沫,於心不安。

那一晚,秦沫沫說:如果離婚了,以後再也不能被你這樣抱著睡覺了。

所以,今晚他把她留下來,他想繼續再抱著她睡一個晚上,因為他也不舍。

想到秦沫沫那天晚上哭得傷心的模樣,凌晨忍不住又把秦沫末緊緊抱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的唇瓣緊緊貼在她的耳垂上,他輕輕吻著她的耳垂說:「沫沫,對不起!」

這一句對不起讓秦沫沫心裡酸酸的,她輕輕抓住凌晨環在鎖骨上的左手,咬住唇瓣,忍住眼淚,不讓它們落下。

如此乖巧的秦沫沫讓凌晨著迷,他不知不覺的吻住她的耳垂,秦沫末不禁一顫。

緊接著,她感覺到凌晨的吻落在她的脖子上。

隨後,又落在她的后肩上,她的睡衣被凌晨輕輕褪下。

凌晨的吻讓秦沫沫異常清醒,她猛然拉住自己的睡衣,說:「凌晨,你別這樣。」

她還記得,凌晨是要與她離婚的,如果是這樣,這樣的夜晚又是何必呢?早些幹嘛去了?

秦沫沫的提醒讓凌晨瞬間清醒,才意識到自己在對秦沫沫做多麼不負責任的事情。

於是,他連忙替她拉好衣服,繫上腰帶,他有些愧疚的說:「沫沫,對不起。」

秦沫沫不知道凌晨在為哪件事情道歉,是為離婚?還是為解開她的衣服。

片刻之後,她才緩緩開口說道:「離婚以後,我會把你忘記,好好生活。」

這是凌晨提出離婚時對她的交待,她今天才答應他。

凌晨聽著秦沫沫的回答,低聲細語「嗯」了一聲。

秦沫沫說,她會把他忘記,會好好生活。

這本來是凌晨的本意,可是此刻聽著這話,他黯然神傷。

他想讓秦沫沫記住他,她卻不願意。

凌晨回首他們的過往,不禁覺得有些寒磣。

他們結了一場婚,沒有婚紗照,沒有蜜月旅行,他甚至沒有送過她鮮花,沒有親手為她挑禮物。

他沒有給他們的生活留下任何記憶。

而且,在他提出離婚的第二天,他在十分清醒的情況下,把手機里秦沫沫的照片刪得一乾二淨。

後來,他嘗試找回那些照片,卻徒勞無用。

最後,他放棄了!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那一聲回應,沒再繼續說話,而是深呼一口氣,閉上眼睛,睡覺!

闊別這張大床幾天,她一直都沒有睡好。

與其說是認床,倒不如說是認人。

她早已習慣被凌晨擁在懷裡入睡。

突然少了他,她怎會習慣呢?

秦沫沫知道,一個人的夜晚,她還需要慢慢習慣。

但是今晚他既然在身邊,她便安心入睡吧!

畢竟是最後一晚!

……

第二天清晨,秦沫沫被手機的鈴聲給吵醒,迷迷糊糊中,她從枕頭下面抓起手機,「喂」了一聲。

電話那頭,蕭夏氣極敗壞的問:「秦沫沫,徐朗都正常上班了,你怎麼還沒有來上班?」

秦沫沫聽著蕭夏的質問,懶懶的說:「以後,我不會去盛唐上班了。」

蕭夏不解的問:「秦沫沫,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秦沫沫說:「我沒有胡說八道。」

蕭夏無奈的問:「秦沫沫,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好歹我們也一起經歷過生死,你能不能別老防著我?」

秦沫沫深吸一口氣說:「我和凌晨要離婚了,今天打離婚證。」

蕭夏詫異的問:「什麼?」

秦沫沫再次強調:「我和凌晨要離婚了。」

秦沫沫話音剛落下,電話那頭就傳來「嘟…嘟…嘟…」的聲音。

秦沫沫看著電話,不禁皺起眉頭,這個蕭夏,性子總是這麼急。

當她接完電話的時候,才發現,凌晨早已不在身邊。

秦沫末看著凌亂的大床,連忙爬起來,匆匆忙忙穿衣服,趕著出門。

她連早飯都沒有吃,就往民政局趕。

她怕凌晨以為她在耍無賴,所以迫不及待去民政局找凌晨。

與此同時,盛唐集團董事長辦公室里,凌晨若無其事的吩咐張秘書說:「張秘書,把明天的會議調到今天上午。」

張秘書看著凌晨,連忙點答應。

然而,掛斷電話的蕭夏,想都沒想,急匆匆離開辦公室,開著車子朝孟夕顏的家裡開去。

她知道,凌晨和秦沫沫離婚肯定和孟夕顏有關。

她只希望自己能來得及勸止孟夕顏介入凌晨和秦沫沫的生活。

途中,蕭夏又給凌夫人去了一通電話,她說:「伯母,凌晨和秦沫沫今天要打離婚證。」

凌夫人聽著蕭夏的彙報,不慌不忙的說:「你急什麼,他們不是還沒到民政局嗎?」

蕭夏徹底敗給凌夫人了,都火燒眉毛了,凌夫人居然還這麼淡定。

所以,蕭夏以為凌夫人是想讓凌晨和秦沫沫離婚的,然後撮合她和凌晨。

對於凌晨蕭夏已經放棄,即便凌晨和秦沫沫真的離婚,她也不會再和凌晨在一起。

但是,現在的她不想看到凌晨離婚,因為她看得到出來,凌晨對秦沫沫不一樣,秦沫沫也很喜歡凌晨。

況且,她之前還對秦沫沫做了過份的事情,她必需幫助秦沫沫。

孟夕顏的別墅門口,蕭夏將車子停好之後,迫不及待下車,敲響了孟家大門。

開門的是孟家傭人,蕭夏都沒說自己前來做什麼,推開傭人就闖了進去,口裡還一邊叫喚著:「孟夕顏呢?讓她出來。」

二樓的卧室里,孟夕顏聽著樓下的動靜,不緊不慢從房內走出來。

她看到蕭夏的時候,冷冷的笑了,心想,這個傢伙真是夠閑,鬧她家裡來了,真是壞心情。

於是,只見她不以為然的看向傭人吩咐:「雙雙,備茶!」

【看到上一章的結尾,你們肯定在想,一炮泯恩仇,對不對?才不會讓凌晨得逞呢!哈哈哈哈!】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