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第195章 一石四鳥【3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1:17
A+ A- 關燈 聽書

因為凌晨最討厭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女人,作為女人的她,又怎麼可能想不到,秦沫沫在離婚之後,發現真相后的崩潰呢!

那個時候,她恐怕連殺死凌晨的心都有,只要她一鬧,凌晨準會頭疼。

秦沫沫鬧得越厲害,她便最開心,只有這樣,凌晨心裡那點內疚才會轉換成討厭。

所以,只見她笑著對蕭夏說:「那些都是逢場作戲而已,信不信由你,但是你放棄凌晨,我倒挺意外的,很開心,又少了一個競爭對手。」

孟夕顏沒有告訴蕭夏,凌晨之所以利用秦沫沫,那是因為凌晨把人弄錯了,不得已才結了婚。

她不告訴蕭夏真相的原因,是想讓蕭夏覺得凌晨卑鄙,讓她覺得自己這十幾年來愛錯人了,讓她徹底討厭凌晨,這樣一來,她才算徹底擺平蕭夏這個對手。

隨後,她又說:「不信,你可以問徐朗,他早就知道這件事情。」

上次孟夕顏回來的時候,就已經發現徐朗知道他和凌晨的計劃。

但是徐朗卻一直在瞞著大家,她之所以在這個時候告訴蕭夏徐朗知道這件事,無非是想蕭夏去找徐朗對質。

如此一來,這件事便鬧大了,而且徐朗還喜歡秦沫沫,如果說是徐朗把真相泄漏出來,激化凌晨和秦沫沫的關係,好讓秦沫沫徹底恨透凌晨,自己趁虛而入。

所有的事情,合情合理,凌晨會相信!

而且凌晨對這件事情是心虛的,他不會把這件事情攤在桌前上討論,只會默認,拿錢彌補秦沫沫。

正好,一舉四得!

不僅讓秦沫沫找凌晨鬧,蕭夏討厭凌晨,以及徐朗背上這個泄秘的罪名以外,還可以讓凌晨與徐朗的關係冰化,正好她一直都不喜歡徐朗,恰巧趁這個機會讓這個傢伙別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這樣一來,她所有不喜歡的人,都可以清除乾淨。

孟夕顏沒想到,一個秦沫沫,作用還挺大的,可以把凌晨身邊的朋友攪得雞飛狗跳。

蕭夏聽著孟夕顏說徐朗知道這件事,她找不到理由不信,她已經相信孟夕顏的話是真的。

如孟夕顏所願,蕭夏此時都快討厭死凌晨了。

她喜歡了18年的凌晨,怎麼可以這麼自私?怎麼可以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他有考慮過秦沫沫的感受嗎?秦沫沫又是哪裡招他惹他了?

他怎麼可以讓秦沫沫莫名其妙變成一個離異的女人?

最可惡的是,秦沫沫到現在為止還不知道真相。

這會兒,蕭夏氣極敗壞,她深吸一口氣,冷笑著說:「孟夕顏,你是不是以為秦沫沫離婚,你就可以嫁給凌晨,我也不妨告訴你,這輩子你都妄想,就算有一天伯母不在了,你也嫁不了凌晨。」

隨後,她朝孟夕顏勾了勾手指,示意她靠近自己一點。

孟夕顏看著蕭夏的小動作,不以為然的笑著把身體往前傾,與她靠近一些。

接著,蕭夏說:「我也告訴你一個秘密,兩年前的春節,你在伯母家裡打碎的那個祖傳玉鐲是假的,伯母心臟病發作也是假的,只不過是為了把你趕走,演的一場戲罷了,你進不了凌家門的。」

孟夕顏聽著蕭夏的秘密,整張臉都白了。

她的思緒不禁飄到兩年前的春節,那天,正好是大年初一,她隨著凌晨一起去別院向凌夫人拜年。

她到別院的時候,凌夫人正和蕭夏在沙發上聊天,凌夫人手裡還捧著一個精緻的木盒。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盒子里裝的是凌家祖傳的玉鐲,是交給每代兒媳婦的。

然而,那個時候,凌夫人正準備把鐲子交給蕭夏。

孟夕顏和凌晨當然不依,特別是孟夕顏,一雙眼睛氣得通紅。

凌晨在與凌夫人的爭吵中,從蕭夏手中奪過盒子,交給孟夕顏,蕭夏見自己的東西被搶走,去孟夕顏手裡搶,孟夕顏當然是不給。

這個鐲子,可是代表著凌少夫人的地位。

於是,在爭執中,蕭夏使了一把壞,孟夕顏便把盒子掉落在地上,盒子里的玉鐲摔得四分五裂。

頓時,凌夫人就嚇得昏了過去。

因為從凌晨祖訓下來的教導是,鐲子在,凌家的根在,鐲子毀了,便意味著凌家要斷子絕孫。

這亂七八糟的東西也不知道是誰說的,還說鐲子是乾隆皇帝賜的呢!

凌夫人昏倒之際,一直喊著孫子兩字。

然後,凌夫人便在醫院裡度過了一個春節,而且一直不理凌晨和孟夕顏。

非藉此事逼著凌晨和孟夕顏分手,說孟夕顏大年初一得罪了老祖宗,壞了凌家的傳宗接代的運勢。

凌晨盡量中間勸合,凌夫人說凌晨若還要跟孟夕顏在一起,就是故意要把她氣死。

孟夕顏見自己闖了大禍,倒不是因為把鐲子碎了,而是因為凌夫人為了這事突發心臟病入院。

孟夫人見這事情鬧得大,凌夫人又一直在醫院住著不肯出來,於是勸孟夕顏出國躲一躲。

凌夫人藉機說讓孟夕顏三年別出現在凌晨的面前,以向在老祖宗贖罪,所以孟夕顏便出國了。

可是她萬萬沒想到,原來一切都是一場局,凌夫人趕她走的局。

聽到這個真相,孟夕顏氣得渾身發抖,她不明白自己哪裡得罪了凌夫人,讓她如此討厭她。

為了趕她走,這麼卑劣的手段都使得出來。

什麼說她害的凌晨要斷子絕孫,她說這種惡毒的話,就不怕報應成真嗎?

蕭夏見孟夕顏氣得面色發白,才算出了一口惡氣,別以為她逼走秦沫沫就會過得舒服。

孟夕顏看著蕭夏得意的模樣,心裡的怒火無法忍受。

於是,只見她冷笑著說:「任憑她再狠,也活不過我吧!」

蕭夏聽著孟夕顏的話,嚇得愣住了,她知道孟夕顏是氣瘋了,才說了這話。

驟然之間,蕭夏也慌了,才想起自己剛才太氣,把凌夫人賣了。

因此,她又有些心虛,但是她知道,孟夕顏是不敢拿這事跟凌夫人對質的。

這樣一來,蕭夏打死也不會透露自己找過孟夕顏一事,正好穩穩中了孟夕顏的圈套。

【凌夫人和孟夕顏都是心機深的人啊!所以都不喜歡彼此!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