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第197章 夜長夢多【5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1:33
A+ A- 關燈 聽書

而且利用她的人,還是她的枕邊人,是她真正動心喜歡的男人。

想到這裏,秦沫沫整個身體不禁顫抖的更厲害,就連坐在她對面的蕭夏都發覺她情緒不對。

因此,只見蕭夏連忙伸出右手,抓住秦沫沫的手問:「沫沫,你還好吧!」

秦沫沫顫顫巍巍的說:「蕭夏…你沒騙我嗎?」

蕭夏說:「我騙你幹嘛呀!騙你有好處嗎?你要不信,我可以帶你一起去跟蹤凌晨,你先拖幾天不離婚,凌晨和孟夕顏總會碰面的,到時候你自己看吧!」

秦沫沫咬着牙說:「好!」

如果她真的被凌晨利用,她絕不會如凌晨所願,被他利用完再用錢打發走。

即便她還沒看到真相,但她心裏已經相信蕭夏。

可她仍然盼望,盼望蕭夏說的話是假的,希望自己沒有被凌晨利用。

她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無法接受自己的枕邊人,無時無刻都在算計自己。

無法接受,凌晨待她的好都是逢場作戲!

咖啡廳里,蕭夏緊緊拽著秦沫沫的手,勸她冷靜一點,勸她別跟凌晨離婚,不能便宜凌晨和孟夕顏。

然而,秦沫沫一句話都沒有說,因為她已經無法正常說話,她一直在發抖,氣得發抖。

前幾日,她心底的那一抹捨不得與美好,驟然之間,消息的無影無蹤。

此時,她心底所剩的,只有怨恨和憤怒。

下午,蕭夏安排人跟蹤凌晨和孟夕顏,她感覺孟夕顏今天會找凌晨。

因為孟夕顏以為凌晨今天和秦沫沫打離婚證。

如果他們今天不見面也沒有關係,總會見面的,總會被抓到的。

現在,蕭夏心裏,縱然也是一肚火。

雖然凌夫人逼走孟夕顏的事情,是過分了,但是她們怎麼能牽連秦沫沫呢?

秦沫沫本不該經歷這麼多,那兩個人太自私,她無法原諒。

因此,兩個氣呼呼的女人,在咖啡廳里坐了一下午,午餐都沒有心情吃。

下午五點鐘的時候,蕭夏的眼線給她來電話,彙報孟夕顏已經出門。

於是,蕭夏又拉着秦沫沫跟到孟夕顏所去的南山飯店。

南山飯店的天台餐廳里,整個天台被玻璃籠罩,像一座童話城堡,S市的風光,一覽無餘。

蕭夏帶着秦沫沫挑了一張孟夕顏身後的餐桌,與她背靠背而坐。

然而,兩個女生帶着卡通口罩,誰也沒認出來她們。

餐廳里,孟夕顏悠閑的翻着手機,看八卦新聞。

每當她想起,凌晨和秦沫沫已經拿了離婚證,嘴角的笑容就藏不住。

儘管她這次回來以後,和凌晨鬧得有些不愉快。

慶幸的是,她終究還是把凌晨留住了。

從假結婚的事件中,孟夕顏也學乖不少。

以後,無論她和凌晨的感情路受到多少阻礙,她都不會再把其它女人安排到凌晨面前打掩護。

人終究都是經不起試探與考驗的,凌晨能在秦沫沫面前守住對自己的承諾,已是萬幸。

傍晚六點半的時候,凌晨準時出現在南山大飯店的天台餐廳。

孟夕顏遠遠看着凌晨,眉開眼笑。

待凌晨在她對面坐下來的時候,她笑着說:「今天下班挺早的。」

凌晨輕輕「嗯」了一聲。

儘管凌晨的聲音不大,但是坐在背後的秦沫沫與蕭夏還是聽到了。

聽到凌晨聲音的那剎那,秦沫沫突然感覺一陣窒息。

她深吸一口氣之後,久久沒緩過神,未換氣。

坐在她身旁的蕭夏,看着秦沫沫憤怒的眼神,伸出右手,緊緊抓着秦沫沫的左手。

她示意秦沫沫冷靜,不要激動,現在他們還只剛剛見面,並沒有多大的證據。

被蕭夏緊緊抓住的秦沫沫,雙手情不自禁捏成兩個拳頭。

在凌晨出現之前,她心裏一直在期盼,期盼孟夕顏約的人不是凌晨,期盼是蕭夏弄錯了。

可是,凌晨的出現,把她的希望徹底粉碎,凌晨來了,活生生的坐在孟夕顏的對面。

而且,她從孟夕顏的言語中感覺得到,他們兩人經常見面。

想到這裏,秦沫沫再次氣得渾身發抖。

想起凌晨對她的溫柔,想起昨天晚上,他把她留下來,想起自己一直在他懷裏睡覺的種種情形。

秦沫沫覺得噁心!

當她想起自己千方百計去勾/引凌晨,想起自己總在對他撒嬌,秦沫沫恨不得將自己打死。

過往的回憶,讓秦沫沫無聲的笑了,她的笑、是憤恨、是懊悔、是無奈、還是自嘲,蕭夏看不懂。

她覺得自己在凌晨面前,就是一個大傻瓜,一個小丑。

她更恨自己,恨自己的自以為是,恨自己一廂情願的認為凌晨是喜歡她的。

這讓她感覺自己認識凌晨,嫁給凌晨就是一場莫大的恥辱。

緊緊著,她又聽到身後的孟夕顏說:「待會我們去看電影吧!」

凌晨淡淡的說:「不想去。」

孟夕顏看着凌晨冷淡的態度,以為他是為離婚而煩勞。

因此,只見她試探性的問:「凌晨,你心情不好,是因為和秦沫沫的離婚辦理不順嗎?」

凌晨知道孟夕顏是在試探自己,聽着她的問話,他不禁想起秦沫沫上午還在民政局等他。

那時候,他說明天去打離婚證,他已經拖了一天,可是接下來他該怎麼辦?

真的要與秦沫沫一刀兩斷,結束婚姻嗎?

似乎只能這樣了,明天他還能以開會或者出差的借口搪塞秦沫沫嗎?

還是斷了吧!這段感情如果再不斷,就只會越理越亂。

最後,讓他自己也迷失方向。

於是,他輕描淡寫的說:「明天去打離婚證。」

孟夕顏聽着凌晨說明天去打離婚證,心裏突然一涼。

蕭夏不是說他們上午就去打離婚證了嗎?為什麼證沒有打?

這會兒,孟夕顏有些慌張即便凌晨說明天去打離婚證。

可是她仍然害怕,緊張,她怕夜長夢多,即便只剩下這一個夜晚。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孟夕顏後悔了,後悔自己今天不該得意忘形把真相告訴蕭夏。

她在想,如果蕭夏已經把真相告訴秦沫沫,秦沫沫知道以後會怎麼辦?

是會氣沖沖的找凌晨鬧騰離婚,還是會怎麼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