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20章 高攀不起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49:16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輕輕的「哦!」了一聲,心裏有點不是滋味,她心裏頭的那點不是滋味,不是因為表哥被騙錢,而是擔心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然而,秦沫沫擔心的事情立即來了,秦媽媽看着秦沫沫,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沫沫,你現在嫁得好,家裏錢多,你看姨媽家這忙,你是不是得幫幫?」

「媽,我沒錢!」秦沫沫當機立斷回答自己沒錢,她是真心沒錢啊!

雖然她是凌少夫人,不愁吃不愁穿,什麼也不缺,可偏偏就是缺錢,真心缺錢!

自從去凌晨家住后,她連衛生棉都不需要自己買,出門有車接送,有穿不完的頂尖名牌衣服。

可是有時候嘴饞想吃點垃圾食品都沒錢,只能吃家裏的那些進口高檔零食,別人看到的都是她表面風光,其實她很不自由。

至少秦沫沫是這麼認為的。

「秦沫沫,做人不能忘本,你別忘了,你不會走路的時候,去姨媽家,都是姨媽、姨父抱,誰過年給你的壓歲錢,誰給你買的生日禮物。」秦媽媽見秦沫沫說沒錢,立即火了。

心想,自己是不是生了一個白眼狼,秦沫沫能沒錢嗎?瞧她前幾天回娘家時,給家裏送的那些禮物,沒有上百萬,能完事嗎?

可是她沒想到,那些東西都是凌晨讓秘書備的,並不是秦沫沫去買的。

喬嵐芳翻起舊事,秦沫沫沒撤了,她也不想忘本啊!也想報答大家,可是她拿什麼報答?

如果可以,她倒願意幫表哥抓住那個騙子,把錢追回來。

讓她借錢,呵呵!呵呵!她心有餘,力不足啊!

突然,秦沫沫盯着喬嵐芳的臉,滿臉疑問。她問:「媽,凌晨應該給你聘金了吧!應該不會少吧!你借給姨媽吧!」

「我錢都套股市去了,剩餘的錢你爸給你買了一套房子,一次性付款的,家裏那點老底都掏出去了,還準備找你借點錢裝修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秦沫聽着秦媽媽說錢沒了,還準備再找她借點錢,她嘴角忍不住抽動,殺人的心都有,一個個把她當搖錢樹,卻不知道她是最窮的那一個。

片刻之後,秦沫沫的重點突然回到一次性付款買房子上面,在S市一次性付款買房子,呵呵!那可是富豪啊!她轉身看着秦媽媽問。

「凌晨給了你多少錢。」

秦媽媽豎起右手食指,秦沫沫問:「一百萬?」

但是想想覺得不可能,她們家絕對不可能有大幾百萬的存款。

秦媽媽看着秦沫沫說一百萬,怯懦的說:「一千萬!」

「一千萬?」秦沫沫炸了,猛然從沙發上跳起來。

一千萬,她幾輩子都賺不回來,喬嵐芳居然這麼快給花沒了,秦沫沫眼珠佈滿血絲,她真的很想手撕喬嵐芳,秦媽媽看着秦沫沫充滿怒意的眼神,立即解釋。

「我才買了20萬的股票,其它錢都買房子了,房子寫的是你名字。」

「………」秦沫沫找不到發怒的理由。

沙發上,姨媽看着娘倆,以為她們是在唱雙簧,不想借錢給自己。

於是冷不丁的說:「哎,要是為難就算了,這人越大,人情味本來就越淡,以前,我家條件好,你們來往的也就勤一些,現在我們是窮親戚,自然要避開,人啊!都這樣。」

隨後她又說:「沫沫,姨媽能理解,你現在是凌少夫人,我們這些窮親戚,高攀不起。」

「姨媽,我不是這個意思,你要多少錢,後天過來拿吧,我去問凌晨要。」

被人把人情味架在半空中,順帶又想起自己兒時的事情,秦沫沫不忍心不幫忙,只好硬著頭皮接下這苦差事,借錢給姨媽。

「沫沫,你要是為難就算了。」姨媽說。

「不為難,20萬夠嗎?」秦沫沫問。

「夠!夠了。」

————

秦沫沫離開秦家時,劉司機已經在樓下等她,司機是凌晨幫秦沫沫叫的。

車內,秦沫沫長呼一口氣,20萬哪!現在從她口中而出,好像都不是事,從前秦沫沫哪敢想這事,借20萬給別人,還不如把她殺了。

想着自己攬下的活,秦沫沫愁的直拍腦袋,她該怎麼開口問凌晨要20萬。

特別是得知凌晨不久前才給了她們家一千萬,以及今天上午跟凌晨簽的那份協議以後,秦沫沫還沒開口問凌晨借錢,已經聽到自己打臉的聲音。

……

傍晚,凌晨回來了,秦沫沫如以往一樣,笑着問了聲:回來了啊!凌晨也如以往一樣:嗯!了一聲,他沒有從秦沫沫眼神里看到一安。

直到晚餐的時候,在餐桌上,凌晨才記起秦沫沫今天回娘了。

於是,他問:「沫沫,你今天回家有什事嗎?」

「嗯?回家啊,沒事,什麼事都沒有。」秦沫沫錯過了一個訴苦的絕好機會,眼睜睜放走了一個機會。

其實,她也不想放走這麼好的機會!

只是,當她看到凌晨那張臉,想着這個與她並不熟的男人,給了她們家一千萬,還給她買了衣服、包包,自己再向他開口要錢,秦沫沫於心不忍!

凌晨不管在外,還是在內,已經足夠給她面子,秦沫沫覺得自己再向他要錢,就是臭不要臉了。

可是,不管凌晨要錢,她上哪弄20萬,就算找小米借,小米也不會有20萬啊!

天哪!一刀殺了我吧!秦沫沫在心裏吶喊。

「真的沒事?」凌晨問。

「嗯!沒事!」秦沫沫再次撒謊逞強。

自從凌晨回家以後,秦沫沫一直在琢磨,要不要向凌晨要錢,應該說,是怎麼樣問凌晨要錢,她已經答應了姨媽,不可能再食言,然而除了凌晨,她找不到第二個可以求助的人。

卧室里,秦沫沫靠在床上,手中捧著一本書,她一個字沒看進去,還在被20萬困擾。

此時,凌晨推門而入,看着心事重重的秦沫沫,他坐到床邊,秦沫沫居然沒發現他,凌晨見狀,拍了她腦門一巴掌說。

「還說沒事,說吧!看我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