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第200章 好自為之【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1:56
A+ A- 關燈 聽書

凌晨聽著徐朗說馬上去找秦沫沫,很是生氣。

因此,只見他不冷不熱的說:「沫沫睡著了!」

凌晨的謊言,怎麼會騙得過徐朗呢?

發現一切真相的秦沫沫怎麼可能心安理得在家裡睡覺,她肯定只是忘了帶手機而已。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於是,只見他十分氣憤的說:「凌晨,我會勸沫沫和你離婚的,希望你好自為之,適可而止。」

其實蕭夏打電話給徐朗,是讓徐朗安慰秦沫沫別太生氣,說凌晨還是在乎她的,讓她多想想凌晨的好。

只是這次,徐朗沒打算勸合,秦沫沫該做的努力都已做過,凌晨依然選擇傷害她。

他不會原諒凌晨,不會再幫凌晨說好話。

電話這頭,凌晨聽聞徐朗說會勸秦沫沫離婚,「啪」一下將電話掛掉,扔在床上。

他就不明白,為何他的感情,總有那麼多人參與進來。

他討厭別人在一旁幫忙或者把事情攪渾。

本來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然而在那些毫無關係之人的參與下,事情被攪得一團亂。

這就是所謂的人多口雜,越幫越亂。

掛斷電話之後,徐朗沒有再打過來。

但是凌晨知道,那個傢伙一定不會甘心,他一定會出去找秦沫沫。

想到這裡,凌晨抓起自己的手機,給唐小米撥了一通電話。

唐小米的公寓里,她看著凌晨的電話號碼,立即把手機遞到秦沫沫眼前,問:「凌晨打過來的,怎麼辦?」

秦沫沫接過手機,直接掛斷。

然而,電話那頭,凌晨沒有再繼續打電話,他知道電話肯定是秦沫沫掛斷的。

只要確定秦沫沫在哪,跟誰在一起,他便安心。

至於後面的事情,待秦沫沫冷靜之後再談吧!

這一晚,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不論是蕭夏還是孟夕顏,誰都沒辦法安然入睡。

S市的江邊街頭,徐朗還在沿著江邊酒吧,一家一家搜尋秦沫沫的身影。

他怕那個傢伙心情不好,獨自買醉,畢竟她生氣的時候,做過這種事情。

徐朗對秦沫沫還是了解的,他知道秦沫沫傷心的時候會去向日葵地,氣憤的時候會去酒吧。

但是這次,他沒有把秦沫沫算準,直到凌晨三點鐘,他和派出去的助理在所有酒吧沒找到秦沫沫,才打退堂鼓回家。

這時,他才緩過神想起來,給蕭夏打一通電話,蕭夏這才告訴徐朗,他和秦沫沫分開之後,秦沫沫去找唐小米了。

得知秦沫沫去找唐小米,徐朗不禁鬆了一口氣,好在這個傢伙沒犯混,沒像上次一樣去酒吧!

其實秦沫沫自打在W市出差碰到宮城那伙人之後,早就下定決心,不去酒吧!

除非是凌晨在她的身邊,只是以後她再也用不著去,因為她再也不會和凌晨和好如初。

凌晨的卧室里,當他得知徐朗找了秦沫沫一個晚上,心裡不知是什麼感覺。

但是有一種感覺他能夠體會,那便是恐慌,他看得出來,徐朗對秦沫沫是動了真情,他對秦沫沫的感情,沒有一絲雜質,比他待秦沫沫的感情,純粹百倍不止。

他杵在卧室的落地窗前,看著窗外明亮的月亮。

屋裡的安靜讓他倍感孤獨,這個家,少了秦沫沫,沒有一絲生氣。

此時,他的耳邊不禁響起秦沫沫的聲音,她的笑,她的鬧,還有她睡著時候的安穩。

他轉過身,不禁眼花看到秦沫沫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這個房間,每一絲空氣都充滿了秦沫沫的味道,讓他熟悉的味道。

凌晨在結糾,他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是對的選擇。

究竟是選擇秦沫沫,還是相戀了9年的孟夕顏。

當他想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不禁自嘲的笑了。

他還有選擇的機會嗎?秦沫沫會原諒他嗎?

似乎事情已經糟到無法面對,即便秦沫沫摞下狠話說不會離婚,可他還是看不到一絲希望。

他懷念那個活蹦亂跳,開心到極點的秦沫沫。

然而此時,與唐小米擠在一張床上的秦沫沫也失眠了。

想到自己對凌晨所做的種種,以及凌晨對她的利用。

她不甘心,不甘心就此離婚,也不甘心就此放任凌晨,讓他和孟夕顏逍遙快活。

她感覺得到一旁的唐小米沒有睡覺,於是,她問:「小米,我不甘心,怎麼辦?我要怎麼做,才能把這口氣撒出來?」

這個問題太難,唐小米也想不到辦法,她也不願意秦沫沫拿著凌晨的錢離婚。

這樣一來,只會讓凌晨看輕秦沫沫,覺得她是個膚淺的女人,好打發。

而且凌晨那個人錢多,賠秦沫沫這點錢,又算什麼呢?這只是他最不重要的東西。

但是他傷秦沫沫的卻是尊嚴,秦沫沫這人跟喬嵐芳一樣,好面子,不是用錢就可以打發的。

就算秦沫沫和凌晨拖著不離婚,秦沫沫也不可能再回凌晨的別墅住了,她不會去面對凌晨的。

如此一來,這婚離不離都是一個概念。

想到這些,唐小米不禁嘆了一口氣,心想,有錢人真是好不對付。

這聲氣嘆完之後,只見唐小米忽然睜大眼睛,她想到辦法了。

雖然不知道管不管用,但可以試一下嘛!

於是,只見她轉過身子,看著秦沫沫說:「沫沫,凌晨不是錢多嗎?你不是有他的無限黑卡嗎?還有他今天往你卡里存的錢應該到了吧!」

秦沫沫說:「到了!」

接著,唐小米又說:「從明天起,你就拿著凌晨的副卡,往死里刷,一天刷個十幾套房,看他還坐不坐得住,既然他覺得自己有錢,那你也別客氣,盡量敗,還有,你不能住我家裡,你得回別墅住,凌晨對你是眼不見心不煩,你消失,不是正好如他心愿嗎?不能讓他得逞,即便你自己覺得尷尬,你也得回去住,再怎麼說,你們還沒離婚呢!那個房子你住理所當然,你不住姓孟的說不定還住進去,你這不是給兩人製造機會嗎?」

秦沫沫聽著唐小米的分析,覺得有道理,自己不能像駝鳥一樣,把頭埋進沙子里,PP給別人踢。

她得振作起來,得去跟凌晨抗橫,報復凌晨,不能讓凌晨過的太舒服。

【推薦:豪門盛寵:惡魔總裁纏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