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第203章 死纏爛打【4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2:18
A+ A- 關燈 聽書

待她胸口那口氣順過來之後,她轉身就朝屋外走去。

雖然回家之前,她已經給自己打了預防針,讓自己把臉丟掉,死乞白賴的住下來,煩凌晨。

可是,當她看到孟夕顏那一刻,她真的無法忍受。

客廳里,桂姨見好不容易回來的秦沫沫轉身要離開,連忙追趕過去,拉住秦沫沫。

她說:「少夫人,千萬別走,孟小姐只是過來看看,並沒有住在咱們家裏,你這一走,那她住不住可就說不準了。」

桂姨的話一語點醒夢中人,本來要離開的秦沫沫,突然站住了。

這是她的家,她還沒離婚呢!憑什麼是她走,要走也是該孟夕顏走。

於是,只見她深吸一口氣,瞪了孟夕顏一眼,自顧自朝二樓走去。

孟夕顏見秦沫沫回來了,心裏自然是不好受,卻還裝出一副女主人的模樣說:「小桃,給我煮杯咖啡。」

桂姨瞥了孟夕顏一眼,立即追上秦沫沫,在她身後叮囑:「少夫人,這次您回來了,千萬別走,這家裏,大家沒人聽孟夕顏的。」

桂姨是凌夫人的人,凌夫人讓她護著秦沫沫,她自然是拚命護著。

即便凌夫人不交待,她也會護,畢竟秦沫沫現在還是凌少夫人。

然而,這個孟夕顏是越來越不招人喜歡,天天往別墅跑。

明明知道凌晨不樂意她來,她還來,而且還趁凌晨上班的時候在家裏耀武揚威。

還冠冕堂皇說什麼因為秦沫沫當職不幹活,她只好替她。

這下好了,秦沫沫終於回來了。

但是,氣沖沖回到家裏的秦沫沫,對桂姨所說的話,並不相信。

卧室里,秦沫沫像小狗一樣,在家裏到處翻搗,趴在床上使勁聞。

她在聞,自己的床有沒有被其它女人睡過。

桂姨跟在她的身後,啼笑皆非,她說:「少夫人,你真的多想了,孟小姐真的沒在家裏過夜,這床只有少爺一人睡過。」

桂姨對凌晨的護短,秦沫沫一概不信。

她嗅完大床以後,又氣呼呼的把衣櫥拉開,檢查自己的東西。

她在看,自己的東西是不是都被孟夕顏扔掉,然後換成她的東西。

讓她稍稍感到欣慰的是,她在床上沒有聞到凌晨以外的味道,衣櫃也沒有被人動過。

可是她一想起孟夕顏在客廳對小桃、小蘭她們指手劃腳,心裏就極為不爽快。

她在家裏的時候,都沒有使喚小桃、小蘭她們煮咖啡、泡茶,都是自己能動手就動手。

那個孟夕顏以為自己是誰啊!她都回來了,她居然還在那裏吩咐傭人幹活。

不行,不能讓她繼續囂張,她得去護著小桃她們,更重要的是,讓孟夕顏知道她才是家裏的女主人。

儘管凌晨不喜歡她,儘管凌晨只是利用她,但她是受法律保護的女主人。

於是,只見她又氣沖沖的朝卧室外走去。

桂姨看着秦沫沫臉上那小表情,就知道她想做什麼。

她怕秦沫沫一時太生氣會和孟夕顏打起來,所以趁秦沫沫下樓的時候,連忙給凌晨撥了一通電話。

電話那頭,凌里見是桂姨的號碼,迫不及待接通。

緊接着,他聽見桂姨心急如火的說:「少爺,不好了!少夫人剛回家以後,把床上聞了一遍,衣櫃檢查了一遍。」

凌晨聽着桂姨的彙報,不緊不慢的說:「讓她查。」

相反的,凌晨還覺得秦沫沫有些可愛,他今天把她卡停了,她就回來了,而且還是回來捉姦的。

他沒有帶孟夕顏回家過夜,也沒有和孟夕顏發生什麼,她不怕秦沫沫查。

但是桂姨又接着說:「可是孟小姐還在這裏。」

桂姨此話一出,凌晨徹底凌亂,他說:「我馬上回!」

因此,凌晨掛斷電話之後,迫不急待離開公司。

回去的路上,他緊皺着的眉頭,一直未舒展,心想,孟夕顏怎麼又去他家裏了。

難道是嫌事情還不夠亂嗎?他都已經和秦沫沫提出離婚,她就如此等不得嗎?

此時此刻,凌晨心裏責怪的,都是孟夕顏。

然而,這事也只能怪孟夕顏,她的確太着急,太急於坐上凌少夫人這個位置。

此時的凌晨別墅里,只見秦沫沫直勾勾盯着孟夕顏從二樓走下來。

待她走到孟夕顏眼前的時候,冷不丁的說:「喲!這不是我老公的初戀情人嗎?這是打算逼我讓位的嗎?」

孟夕顏聽着秦沫沫的話,冷笑着說:「秦沫沫,凌晨和你結婚的目的,你不是不知道,你覺得自己死纏爛打好意思嗎?」

秦沫沫毫不退讓的說:「好意思啊!你們都好意思利用我,我怎麼會不好意思破壞你們的幸福呢!」

秦沫沫心裏積了太多的怨氣,此時她所有的怨恨都在儲備中,包括現在與孟夕顏打嘴巴官司,也是壓抑著自己的情緒。

從事窗東發到現在,她只是在事發當時見了凌晨一面,給了他一記耳光,扔下一句不會離婚就逃跑了。

雖然後面她以花錢泄憤,但並沒有引起多大的重視,而且凌晨直接把她卡停了。

所以,秦沫沫心裏的憤恨,只有增加,沒有減少。

此刻面對與孟夕顏的較量,她又怎會退讓呢!

孟夕顏聽着秦沫沫的反擊,自然是氣得要命,但也把自己的怒火壓住,她說:「呵呵!婚姻無非也只是一張紙,你離不離無所謂,反正都不會影響我和凌晨的感情。如果你覺得這房子是家的話,那這個家給你便好,我會讓凌晨搬出去住的。」

孟夕顏的話在秦沫沫聽來,不無道理,她被噴到啞口無語,找不到回擊的言語。

一旁,小桃她們都在替秦沫沫氣。

本來在今天之前,她們都還是挺喜歡孟夕顏。

這會看她這麼囂張的模樣,非要把秦沫沫逼走的態度,真是讓人心裏不平衡。

這時,桂姨這來,她見秦沫沫被孟夕顏氣到說不出來,冷不丁的說。

「孟小姐,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凌家向來注重聲譽,若是少爺跟你在外住,這老凌家的臉往哪擱?還有這股票還不得蹭蹭蹭的往下跌啊!即便你孟家不在乎這臉面,我們夫人可是不會坐視不管。」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