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第205章 自尋煩惱【6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2:35
A+ A- 關燈 聽書

所以,秦沫沫想都沒想,猛然從沙發上站起來,揚起右手,就將手中的遙控器砸向凌晨的胸膛。

本來秦沫沫沒打算髮怒,沒打算生氣,可是當她聽到凌晨叫她沫沫的時候,她情緒不受控制。

秦沫沫這一砸,凌晨也怒了,他想不明白,秦沫沫折騰了這麼久,怎麼還有這麼大的火氣。

為什麼就不能冷靜片刻,和他好好談談?

難道她真的打算這樣一直鬧下去嗎?難道她不想以後過的舒服一些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而且秦沫沫剛剛怒砸遙控器的力度,一點都不輕,著實把凌晨砸疼了。

所以,只見他朝秦沫沫低聲怒吼:「秦沫沫,鬧騰了這麼久,還沒鬧夠嗎?還要怎麼樣?就不能安靜的聽句人話嗎?」

凌晨生氣,不是因為秦沫沫拿遙控器砸他,而是因為她總是這麼不冷靜。

真相揭穿已經一個禮拜,她泄憤也泄了,哪裡來的那麼多氣?

凌晨最後的一點忍耐也被磨滅了。

站在沙發對面的秦沫沫,看著凌晨對自己的態度,再想想凌晨剛才待孟夕顏的態度。

她心口莫名其妙揪得疼,凌晨說她鬧夠了沒有?他這還是人說的話嗎?真以為她花了錢心裡就舒坦嗎?

如果換作他被利用,他的心情會好受嗎?

她現在還沒答應離婚呢!孟夕顏就在家裡來示威,凌晨還凶她!

秦沫沫委曲了,心裡特別難受,看著凌晨對自己兇巴巴的模樣,她心口的疼痛,一直曼延到手心。

但是她不願意哭,特別是在凌晨的面前,現在的凌晨,讓她一點兒也不想示弱。

於是,只見她忍著眼淚,笑著說:「對呀!我就是聽不懂人話,就是沒鬧夠,就是要讓你一輩子不幸福,就是不跟你離婚,你能拿我怎麼樣?」

秦沫沫在鑽牛角尖,她鑽進死胡洞里了,她自己是想不明白這些事情的。

加上外界的各種條件因素,讓她沒辦法冷靜,沒辦法思考問題。

她心裡有太多的不甘心,太多的委曲,即便唐小米能陪她一起胡鬧。

但是沒有人能懂她把心交出去之後的懊悔,沒人能體會到她的不甘心和委曲,沒人能懂她。

凌晨看著瀕臨崩潰的秦沫沫,看著她強顏歡笑的臉龐,顫抖不止的身體。

他的怒火瞬間沒了,他伸出右手,想撫摸她,安慰她。

秦沫沫看著朝自己伸過來的大手,揚手就把凌晨的手打開。

她冷笑著說:「用不著你的假惺惺,把你的這些好都留給你的真愛吧!」

說完這話,秦沫沫轉身就離開了。

即便她下定決心要回來噁心凌晨,煩死凌晨。

可是到最後,她才發現,看到凌晨和孟夕顏,噁心的是她自己,自尋煩惱的也是她自己。

回到卧室里的秦沫沫,想著凌晨對她的責備,眼淚霹靂啪啦往外流。

她獨自蹲坐在門后,眼前浮現的都是自己和凌晨的身影。

她看到自己穿著貓咪裝追著凌晨滿屋子跑,看到自己縱身一躍,跳在凌晨身上向他撒嬌。

看到他們情迷意亂在床上接吻,看到他緊緊將自己擁在懷裡睡覺。

眼前的幻象讓秦沫沫苦苦的笑了,原來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全部都是假的。

此時的秦沫沫不知道是哭還是笑,心裡的恨無法表達,無法散發。

當她看到自己的幻影朝凌晨傻傻的「喵…」一聲時,她突然脫下鞋子,朝幻影砸過去。

她討厭那個對凌晨撒嬌賣萌的自己,討厭那個與凌晨其樂融融的自己。

所以,她發瘋般的在卧室里砸著房間里的東西,因為這裡到處都瀰漫著她們虛假幸福的氣息。

她要把這些虛情假意打碎,她要把凌晨的假面具撕下來,要把那個溫柔、可愛的自己殺。死。

很快,秦沫沫的打砸聲充斥了整個別墅。

卧室里的落地燈、各種裝飾品,都被她砸的粉身粹骨。

床上,她們睡過的床上用品也被秦沫沫扔得滿地都是。

衣櫥里,那些衣服鞋子,也被扔得到處都是。

但是秦沫沫的氣還是沒撒出來,她扔著那些衣服的時候,突然坐在衣櫥里嘶聲痛哭。

她哭喊著叫道:「她是真愛,我呢?我又算又什麼嘛?」

緊接著,只聽她不停的喃喃自語:「我又算什麼?我又算什麼?」

卧室外,凌晨發瘋似的拍著房門,桂姨她們也都跟在後面著急。

桂姨說:「少夫人!你生氣歸生氣,砸東西歸砸東西,千萬別傷了自己。」

凌晨一連拍著門,一邊說:「沫沫,你開門好不好?你要是心裡不痛快,你打我好不好?沫沫!」

大家都怕秦沫沫在裡面會想不開,怕她會傷了自己。

然而秦沫沫聽著外面人的喊叫聲和敲門聲,只覺得腦袋嗡嗡作響,大家說的是什麼,她都沒聽清楚。

她只知道自己心裡的一口氣怎麼散都散不掉,無論她是哭是鬧,她還是傷心,心還是會疼。

她不想再繼續體驗這種感受,她也不想生氣,不想發瘋,可她控制不住自己。

想到自己與凌晨的過往,她情不自禁心痛,難受,想發泄。

這時,卧室外,凌晨停止了拍門,她說:「桂姨,給我準備樓梯。」

桂姨說:「沒用的,少夫人把窗子都反鎖了。」

凌晨說:「那請專業人士過來開鎖。」

桂姨說:「已經通知了,而且我剛剛已經通知徐朗少爺了。」

凌晨聽桂姨說通知徐朗,臉色立即變得很難堪,他問:「你通知他做什麼?」

桂姨卻生生的說:「少夫人每次心情不好,徐少爺都會有辦法,我想,興許徐少爺能把少夫人哄好,所以就讓他過來了。」

桂姨的一番話讓凌晨無地自容,他的老婆,還需要他的兄弟來哄,呵呵!諷刺,真是諷刺。

可正是因為他沒拿秦沫沫當老婆,所以才會傷了她,才會讓徐朗有機會來哄。

即便他心裡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讓徐朗參與進來,但是他沒辦法對秦沫沫的鬧騰不理不睬。

【碼字碼得好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