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第206章 遍體鱗傷【7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2:42
A+ A- 關燈 聽書

他必需讓秦沫沫馬上開門,必需確認她的安全。

桂姨向凌晨彙報完大概十分鐘左右,徐朗來了,風塵僕僕趕來的。

當他走到別墅的主卧室門口時,看到凌晨以及桂姨她們都杵在門口站着。

徐朗什麼都沒問,什麼都沒說,走近凌晨,揪起他的衣領,就是一拳揮在他的臉上。

凌晨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徐朗又是一拳頭,落在他帥氣的臉龐上。

隨後,他冷冷的問道:「這下,你滿意了嗎?看着秦沫沫瘋掉,你滿意了嗎?」

……凌晨啞口無言。

緊接着,徐朗湊到房門跟前,輕輕拍著房門說:「沫沫,聽得到我說話嗎?我是徐朗。」

凌亂的卧室里,未關上的衣櫥拉門外面飄來了熟悉的聲音,徐朗的聲音。

秦沫沫沒聽清楚徐朗在說什麼,但是她知道徐朗來了,來安慰她。

但是她不想搭理徐朗,所以,她沒有理會徐朗。

卧室外,徐朗並沒有因此放棄,他繼續拍打着房門,大聲說:「沫沫,你還在哭嗎?如果心情不好,我帶你出去玩,好嗎?咱們有氣不能委曲自己,你千萬別傷自己,你如果傷了自己,疼的是自己,知道嗎?」

秦沫沫聽着徐朗的聲音,漸漸停止的哭泣又開始了。

她討厭凌晨身邊所有的一切,她覺得自己像個傻瓜一樣生存在凌晨的生活圈裏。

她也討厭徐朗,討厭他幫凌晨一起欺騙自己。

於是,只見她從衣櫥里爬出來,走到卧室外的客廳,坐在房門背後,輕聲問:「為什麼?」

大家見秦沫沫說話了,立即安靜下來!

一旁的傭人見徐朗來了,秦沫沫便說話,不禁把眼神都投向凌晨。

凌晨看着大夥投過來的眼睛,很尷尬。

徐朗聽着秦沫沫的問話,認真的問:「沫沫,你說什麼為什麼?我聽不懂。」

桂姨見徐朗慢慢開始和秦沫沫交流,長臂一揮,把傭人都支開了,僅僅只剩下凌晨、徐朗和她自己在門外。

接着,卧室里傳來的秦沫沫傷心的哭訴聲音,她說:「為什麼你要騙我?你明明早就知道凌晨在利用我,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還要眼睜睜看着我變成一個傻瓜,一個小丑?我恨你,恨死你了。」

「哇…哇……」秦沫沫說着說着又大哭起來。

因為一聽到徐朗的聲音,她情不自禁想起自己為凌晨去學跳舞,去逛情。趣內衣店。

這些都是她的恥辱,一輩子無法泯滅的恥辱。

徐朗聽着秦沫沫的哭訴,連忙靠在房門外,坐下來,他說:「沫沫,對不起,我不該自以為是的給你出主意,這都是我的錯,是我沒及時告訴你真相,但是沫沫,你從來都不是一個傻瓜,也不是小丑,你是秦沫沫,是最漂亮,最會耍寶的秦沫沫,你恨我也好,討厭我也好,你有什麼怨氣,對我這個罪魁禍首的人撒出來,你不能拿自己撒氣,這樣不划算,你知道嗎?沫沫,開門好嗎?不管你要打要罵,我都不會有怨言。」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聽着徐朗的認錯,秦沫沫哭得越來越嚴重,這些天,她等的就是一句道歉,等的就是一個態度。

可是徐朗不是最關健的人,他的認錯,雖然能讓她平復一些,卻不是整個事情的關健。

徐朗見秦沫沫的哭聲越來越大,他又接着說:「沫沫,我知道你心裏委曲,知道你心裏有恨,有怨氣,知道你也不想發瘋,不想胡鬧,可是你沒辦法控制自己,雖然我現在跟你說什麼都沒有用,都無法安慰你,但是你把門開開好嗎?你要怎麼鬧,我都陪你,好不好?」

一旁,凌晨聽着徐朗的勸慰,火冒三丈,雙手不禁捏成一個拳頭,因為徐朗把他想說的話都搶著說了。

可是秦沫沫寧願聽徐朗的勸慰,也不給他半點機會解釋,凌晨很心酸,卻又無可奈何。

果不其然,徐朗說完這話以後,秦沫沫把門打開了,當凌晨他們看到她的時候。

只見她面色蒼白,滿臉都是淚水,頭髮也亂糟糟的,臉上還有一條被劃破的痕迹,還有些血跡,想必是剛才砸東西把自己傷到的。

凌晨看着如此狼狽的秦沫沫,心如刀絞,他想擁抱一下這個被他傷得遍體鱗傷的女人,想安慰她。

可是秦沫沫壓根都不看他,兩眼直勾勾的盯着徐朗。

她說:「我不會原諒你的,你以後再也不是我的朋友。」

徐朗看着哭着說不原諒他的秦沫沫,什麼都沒有說,就把秦沫沫拉進自己的懷裏,緊緊抱住。

瞬間,凌晨愣住了,正當他準備將秦沫沫拉回自己懷裏的時候,桂姨把他拽住了。

她說:「反正都是要離婚的了,還計較那麼多做什麼呢?」

……只要被人家提到離婚的事情,凌晨就找不到回擊的言語。

在這件事情上,他不佔理,而且還很心虛。

但他看着自己老婆被人抱在懷裏的時候,他也難受啊!

可是任憑他怎麼難受,此時,秦沫沫的情緒為大。

所以,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秦沫沫趴在徐朗的懷裏痛哭,眼睜睜看着他們將他無視。

片刻之後,秦沫沫的哭聲越來越小,徐朗雙手抓着她的肩膀,低聲問:「現在,我們出去透透氣好嗎?」

秦沫沫只顧著擦眼淚,沒有回應徐朗的建議。

隨後,徐朗便拉着秦沫沫的手腕,往樓梯處走去。

但就是在秦沫沫準備跟着徐朗走的時候,她的另一隻手被凌晨拽住了。

秦沫沫感受着這隻大手的溫度及力度,看都不用看,也知道是誰,而且,她真的也沒有回頭看。

桂姨見凌晨拉着秦沫沫不放,連忙拽著凌晨的手說:「少爺,你讓少夫人出去散散心吧!她今天也是夠難受的。」

聽着桂姨的勸告,凌晨並沒有打算鬆手的意思,就如秦沫沫自己所言一樣,他們現在還沒離婚呢!

徐朗就這麼光明正大拉着她老婆出去散心,當他死了么?

【這兩章真的把我自己寫得好揪心,碼字的時候,手心都抽得疼,心口也疼,求大家手上的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