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第207章 有夫之婦【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2:51
A+ A- 關燈 聽書

被凌晨拽着手腕的秦沫沫,沒有絲毫轉身留下來的意思,此時此刻,她一點都不想看到凌晨。

因為一看見凌晨,她就會想起他待孟夕顏的溫柔,就會想起自己的傻。

好吧!她承認,她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強,她沒辦法在這種情況下與凌晨面對面相處,她噁心不到他。

徐朗見凌晨拉着秦沫沫的手不放,他轉過身,鬆開了自己拉住秦沫沫的右手,捏在凌晨的手腕上說。

「凌晨,放手,我會勸沫沫離婚,會如了你心愿的,你放手。」

凌晨聽着徐朗口口聲聲說,會如他的心愿,他心底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

他的心愿就是和秦沫沫離婚嗎?是這樣的嗎?應該是的吧!

如果不是這樣,她又怎麼會向秦沫沫提出來離婚呢?又怎麼會傷她的心呢?

可是他明明感覺得到,自己害怕秦沫沫被徐朗帶走。

因為在真相沒有被揭穿之前,他向秦沫沫提出離婚,秦沫沫說她想靜靜,後來徐朗找到秦沫沫,秦沫沫回來之後就同意離婚。

他害怕,害怕這一次秦沫沫被帶走之後,他以後真的將會與她毫無關係。

所以,他沒有鬆手,他說:「徐朗,即便你想做什麼,也用不着急於一時,沫沫現在是有夫之婦。」

徐朗聽着凌晨的話無奈的笑了,他鬆開抓在凌晨手腕上的右手,緩緩舉起雙手,笑着說:「OK!OK!凌晨,看在兄弟一場的面子上,我給你一次機會,事不過三,如果秦沫沫再哭一次,我絕不饒你。」

在徐朗的印象里,秦沫沫已經為凌晨徹底傷了三次心,第一次是她發現自己沒有懷孕的時候,第二次是前不久凌晨提出離婚的時候,第三次便是這次。

但是徐朗說給機會,並不是說自己放棄秦沫沫,不帶她走,而是自己不主動帶秦沫沫走。

於是,只見他彎下腰,湊到秦沫沫的臉龐前問:「沫沫,現在你自己選擇,你是留在這裏,還是跟我出去?」

秦沫沫看着徐朗的眼睛,深吸一口氣,她知道如果自己跟徐朗出去,徐朗肯定會勸她看開一點,和凌晨離婚。

可她現在沒想明白,她還沒的撒氣,她不想糊裏糊塗被徐朗忽悠着離婚。

此時的秦沫沫對徐朗還是防著在,即便徐朗跟她關係在好,那也好不過他和凌晨。

畢竟,他們是一起長大的,就像徐朗明明知道凌晨是在利用她,卻一直沒有告訴她。

所以,這個時候的秦沫沫以為,徐朗勸她離婚,不過是讓她給自己一個痛快,給凌晨一個痛快。

但是她還沒想過讓凌晨這麼容易的痛快,因為就算離婚,她也不會痛快。

所以,她說:「徐朗,我留下來,而且你以後也不用勸我,我不會跟凌晨離婚的,他讓我不痛快,我也不會讓他痛快的。」

徐朗聽着秦沫沫的話,苦苦的笑了,他知道,知道秦沫沫在防他。

雖然他剛才已經向秦沫沫認了錯,她看似已經原諒他。

其實她還是防他的,至少在短時間內,秦沫沫是不會相信他的,她肯定認為自己是幫着凌晨的,就像當時他教她勾。引凌晨是一樣的道理。

想到秦沫沫的防備,徐朗苦苦的笑了,他揉着她的腦袋說:「沫沫,以後的路還長,不着急,那我先走了,你有事打電話我。」

即便被秦沫沫誤會,他的解釋也難以啟齒,他不能告訴秦沫沫,那是因為他知道她喜歡凌晨,所以才幫她。

他不能說因為他喜歡她,所以想幫她留住幸福。

儘管以後的某一天,他會向秦沫沫表白,但至少不是現在。

所以,這個時候,他只能把戰場讓給凌晨和秦沫沫,讓他們先把這段婚姻清理乾淨。

雖然他不願意就此離去,但不得不離去。

其實,他也是害怕的,害怕凌晨突然留住秦沫沫,怕凌晨突然不離婚。

怕自己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要追她,怕他還沒來得及展開的追求就這樣被扼殺在搖籃中。

秦沫沫看着徐朗尷尬的笑容,輕輕「嗯」了一聲。

徐朗此時特別心疼秦沫沫,特別想把她帶走,然後像那個晚上一樣,守着她整晚,看她入睡,看她慢慢變冷靜。

但是他也知道,這次的事情不如上次簡單,上次秦沫沫只有傷心,這次她還有很多情素在裏面。

拉着秦沫沫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不管是秦沫沫還是凌晨,必需面對他們婚姻中所存在的問題。

然後解決這些問題,是好是壞,都是要面對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於是,徐朗走了,默默的走了。

如果凌晨還下次讓秦沫沫傷心,他一定不會再給他任何機會,一定會把秦沫沫帶走,讓他這輩子再也見不到她。

即便那時候,他們還沒有離婚。

徐朗走後,秦沫沫獨自一人走向卧室,桂姨見狀,連忙拉着她說:「少夫人,這房間怪亂的,收拾一下再進去吧!」

秦沫沫沒有吭聲,傻傻的站在卧室門口,進去也不是,不進去也不是。

桂姨看着凌晨和秦沫沫尷尬的模樣,轉身對凌晨說:「少爺,你帶少夫人去醫院看看吧!及時去處理一下臉上的傷痕,怕是留疤就不好了。」

桂姨所說的傷痕,是秦沫沫剛才在卧室里摔東西時,不小心划傷的,傷在右臉,傷口有3CM那麼長,輕輕一條血痕,這個傷口是不會留疤痕的。

但是桂姨得找話題讓兩人磨合,不能讓他們傻站在這裏。

凌晨聽着桂姨的吩吩,連忙拉起秦沫沫的手說:「沫沫,我們去醫院。」

秦沫沫聽着凌晨的聲音,十分嫌棄把他的手甩開說:「別說話,我不想聽到你的聲音。」

凌晨見秦沫沫說不想聽到自己的聲音,於是便不說話,只是再次拉起她的手。

誰知秦沫沫又把他甩開了,她朝凌晨怒吼:「別碰我!」

秦沫沫本來沒打算繼續生氣的,她只是想留下來,讓凌晨看着她心煩意亂。

可是當凌晨跟她講話,抓起她手的時候,她就想要生氣。

因為她一想到凌晨跟她結婚以後,為孟夕顏守身如玉,是這樣對孟夕顏說話,這樣拉着孟夕顏,或許還做過他們夫妻之間都沒有做過的事情,她就覺得噁心。

所以她不願意聽凌晨講話,不願意他碰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