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第209章 有機可乘【3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3:05
A+ A- 關燈 聽書

詫異過後,凌晨連忙,說:「桂姨,你坐。」

桂姨聽着凌晨的話,便在他書桌對面坐了下來。

坐下來以後的桂姨,尷尬的朝凌晨笑了笑,隨後便問:「少爺,你是真的想跟少夫人離婚嗎?」

凌晨聽着桂姨的問話,沉默了,這些日子以來,從來沒有人問過他這個問題。

他是真的想跟秦沫沫離婚嗎?是真心的嗎?是真心打算不要秦沫沫了嗎?

凌晨以為自己的沉默是默認,可是桂姨並不這樣看。

她說:「少爺,我看得出來,你是很在乎少夫人的,即便是想離婚,你也希望少夫人能夠好好的,不希望她自暴自棄把自己的生活毀了,其實少夫人跟你很像,都是吃軟不吃硬,這些日子你把少夫人涼在一邊,讓她自己去發泄,估計把她氣得夠嗆,你看看徐家少爺,多會哄女人,幾句話就把少夫人哄得原諒他了,這點你得跟徐家少爺學習。」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也別閑我這老媽子話多,我這是看你在處理女人的問題上,實在看不過去,少夫人那人心挺軟的,你跟她道個歉,認個錯,如果你不想跟少夫人離婚,跟她表個白,她會原諒你的,你若拖到她心灰意冷,氣也不願意撒,估計就沒有退路了,我想說的話說完了,希望少爺你自個想清楚,你真的想離婚嗎?那我就先出去了。」

桂姨說完自己想說的話,就走了,也不跟凌晨一個機會,讓他訴訴苦。

這幾日,他心裏也苦呀!也糾結啊!

但是桂姨很清楚,凌晨的糾結是旁人無法勸解的,這需要他自己想通。

她之所以對凌晨說這一番話,那是因為她看得出來,凌晨打心眼裏是喜歡秦沫沫這姑娘的。

可是在處理感情問題上面有些生疏,而且她也看得出來徐朗那小子打心眼裏也喜歡秦沫沫。

如果凌晨在這個時候退縮,估計還真有機會讓徐朗有機可乘。

為了不讓凌晨後悔,她這才向凌晨點撥一二,讓他把秦沫沫哄好。

凌晨聽了桂姨的勸告,思緒萬千,他不停的在問自己,他是真的想跟秦沫沫離婚嗎?

他已經凌亂了。

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他不想看到秦沫沫難受,他想哄她,想讓她趴在自己的懷裏痛哭。

所以,在桂姨的提點下,凌晨打算,待會秦沫沫從醫院回來以後,不管她是否願意,他一定會強制性的跟她解釋,向她道歉,暫且把離婚的事情放一放。

他想告訴秦沫沫,他不是有意利用她,只是因為人弄錯了,他宣佈了婚訊,打不了退堂鼓。

當凌晨下定這個決心以後,心情倍好。

桂姨說的不錯,秦沫沫是吃軟不吃硬,他不能跟她硬碰硬。

這時,凌晨甚至都想到,如果秦沫沫再不讓她說話,再對他動手,他就把她按在大床上,讓她不得反彈,強制性把話說清楚。

與此同時,蕭夏正開着她的越野車把秦沫沫往回載。

車內,秦沫沫的臉上貼著一張OK綳,依舊一副氣呼呼的表情。

每當她想起孟夕顏說她和凌晨的婚姻不過是張紙,說讓凌晨搬出去住,她就氣得要命。

只見她忽然扭過頭,一本正經的問蕭夏:「蕭夏,凌晨最在乎什麼?」

蕭夏聽着秦沫沫的問話,皺眉想了一下說:「孟夕顏吧!」

秦沫沫說:「除了這個。」

蕭夏透過內視鏡,看了秦沫沫一眼,認真的想了想,說:「盛唐集團,還有凌家的聲譽。」

秦沫沫聽着蕭夏的回答,眼睛突然一亮。

對哦!凌晨不僅在乎盛唐集團,還很在乎凌家的聲譽。

她拿盛唐集團沒有辦法,但是拿凌家的聲譽還是有辦法,她是凌少夫人,她就代表着凌家的聲譽。

她還記得,凌晨總是讓她注重形象,要端莊大方。

她每次惹凌晨生氣的時候,他都會說,讓她有個凌少夫人的模樣。

想到這裏,秦沫沫似乎想到方法刺激凌晨,報復凌晨。

於是,只見她又對蕭夏說:「蕭夏,你把我送回小米家吧!我今天不想看到凌晨。」

「得了,你失戀你為大,送你過去。」蕭夏聽着秦沫沫的話,連忙在眼前的紅綠燈調頭。

她把秦沫沫送回到小米公寓時,看着秦沫沫進樓,才啟動車輛離去。

傍晚七點,別墅里,凌晨一直沒有等到秦沫沫回來的身影,不禁有些着急。

秦沫沫的手機沒帶,他沒辦法聯繫她,迫於無奈,凌晨撥通了蕭夏的電話。

電話那頭,蕭夏懶懶的說:「哦!秦沫沫啊!她說不想看到你這個卑鄙小人,所以我把她送到唐小米家去了。」

聽着蕭夏的傳話,凌晨火冒丈,他生氣不是因為秦沫沫罵他卑鄙小人,而是蕭夏把秦沫沫送走。

如果說秦沫沫不回家,他精心準備的道歉怎麼辦?他想和解怎麼辦?

桂姨說了,再這樣下去,秦沫沫恐怕要心灰意冷。

他等不了,等不到秦沫沫心灰意冷,他不想讓她心灰意冷。

所以,只見他掛斷電話,開着車子就出去了。

他必需把秦沫沫帶回家,必需向她認錯,不能讓她心灰意冷。

凌晨到達唐小米公寓的時候,是晚上7:40,他迫不及待敲響了唐小米家的房門。

屋內,唐小米聽着門外急促的敲門聲,想都沒想就把門打開了。

當他看到凌晨的那一瞬間,臉色難看到極點,只見她十分不待見的問:「你來做什麼?」

凌晨管不著唐小米的態度,只是透過唐小米身旁的空間,打量她的房間,尋找秦沫沫身影。

他問:「秦沫沫呢?」

唐小米詫異的說:「秦沫沫沒在我家裏,她今天回去了。」

凌晨不以為然的說:「蕭夏下午把她又送過來了。」

唐小米見凌晨不信她,直接把路讓開,說:「不信,你自己進來看,我剛回家的時候,家裏什麼人都沒有。」

凌晨以為唐小米跟他玩欲擒故縱,於是也沒客氣,真的進屋搜查秦沫沫。

只是當他把唐小米的小公寓翻了一個遍,也沒看到秦沫沫身影。

凌晨再次鬱悶了,心想,難道這個傢伙去找徐朗嗎?

正在凌晨鬱悶之際,他的電話響了,電話是張秘書打過來的。

凌晨劃開接聽健,只見張秘書匆匆忙忙的說:「少爺,少夫人在百貨公司買東西沒帶錢,被扣在現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