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21章 為錢發愁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49:24
A+ A- 關燈 聽書

「真的沒什麼事,我只是想到,明天該產檢了。」她又錯過了一個機會。

「嗯!我陪你去。」

「好!」

「秦沫沫,我現在要出去見幾個朋友,徐朗,你認識的,要不要一起去?」凌晨本來沒打算問秦沫沫要不要去。

可是徐朗和堇年非嚷着把秦沫沫帶去,他就客氣的問了一聲。

「好啊!」秦沫沫壓根沒聽清楚凌晨說什麼,只聽見他問要不要一起去,就糊裏糊塗答應了,凌晨見秦沫沫想去,所以把她帶去了。

路上,秦沫沫一直在發獃,完全不在狀態之中,就連凌晨都發現她從秦家回來以後,與往日大不一樣,一副心裏有事的模樣,他轉身看着秦沫沫,伸手揉了揉她頭,問。

「秦沫沫,魂丟了?」

「凌晨,我們要去哪啊?」

「………」

……

20分鐘以後,凌晨領着秦沫沫來到S市某家知名清吧,裏面沒有吵雜的音樂。

大家知道秦沫沫要來,所以連一絲煙味都沒有,只有淡淡的酒香和歡快的聊天聲。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聚在這裏的都是凌晨的朋友,大部份是普通朋友,只有徐朗、堇年、蕭夏是一塊長大的朋友。

像這樣的聚會,經常會有,大家不打牌,不酗酒,只是玩玩遊戲,聊聊天,聯絡感情,秦沫沫是第一次參加。

「嫂子好!」

「嫂子,晚上好。」

在這裏,沒有人管秦沫沫叫凌少夫人或者凌少奶奶,全部管她叫嫂子。

一時之間,秦沫沫還以為自己是嫁給了黑幫老大,嘿嘿!直到看到徐朗和蕭夏,秦沫沫才心安。

「秦沫沫,你一個孕婦都不需要早休息嗎?」蕭夏端著一杯牛奶朝秦沫沫走來,滿臉不樂意將手中的牛奶遞給秦沫沫。

「呵呵!有你在,我不放心把凌晨放出來。」秦沫沫接過牛奶,毫不客氣喝了一口,笑着對蕭夏說。

「你不是都拿證了嗎?還怕什麼?」

今天上午,蕭夏看到秦沫沫發過來的結婚證,氣得要吐血。

她一直以為凌晨只是為了氣凌夫人而娶秦沫沫,沒想到凌晨真跟秦沫沫拿結婚證。

她後悔死了,後悔自己不該提點秦沫沫,這種狀況,要想在他們中間扎一腳,更不容易。

「沫沫,嘴角有牛奶。」秦沫沫與蕭夏聊天的時候,徐朗走了過來,他給秦沫沫遞了一片衛生紙擦嘴角。

「謝謝恩人!」

「喲!徐大花花公子,如今都成恩人了,」蕭夏酸到,緊接着,她又問:「秦沫沫,你是在謝他對你手下留情嗎?哈哈哈哈!」蕭夏的笑話,秦沫沫沒聽懂,只覺得她笑得好傻。

「臭丫頭,活膩了嗎?」

徐朗罵着,就是一巴掌拍在蕭夏的頭頂。

秦沫沫沒聽懂蕭夏的笑話,他可聽得清楚,她是在笑話自己沒拿下秦沫沫,這麼美一個大美人,卻不屬於他這位少女殺手的囊中之物,這種失敗感,沒人能體會。

「沫沫,你別喝酒,只能喝果汁和牛奶,知道嗎?」

此時,凌晨端著一杯果汁,給秦沫沫送過來,嘴裏還不忘叮囑她別喝酒。

一旁,蕭夏氣得直咬牙,她和凌晨從小一起長大,凌晨從來沒有給她遞過果汁或牛奶。

如今卻在她面前,肆無忌憚對另外一個女人好,她心裏那口氣咽不下去啊!

好在她有先見之明,提前給秦沫沫準備了牛奶,奪了凌晨照顧秦沫沫的機會。

果不其然,秦沫沫捧著蕭夏給的牛奶,說:「我有牛奶了,不要果汁!」

蕭夏乘機接過凌晨手中的果汁說:「晨哥哥,我想要喝這杯果汁。」

凌晨本來想把手縮回來,誰知慢了一步,果汁被蕭夏搶走了。

秦末沫見狀,突然明白蕭夏為何要給她牛奶。

原來又在斷凌晨對她好的後路,這次,她不打算退步。

她忽然抓起凌晨已經縮回去的手,將牛奶放在他手心,看着凌晨的眼睛說:「凌晨,我不想喝牛奶,想喝果汁了。」

凌晨瞥了秦沫沫一眼,心想,這傢伙把他當傭人了吧!不過他知道秦沫沫是故意的。

眼見蕭夏就要把他送給秦沫沫的果汁喝下,凌晨眼睛一亮,快速伸手將果汁奪回來,然後遞給秦沫沫說:「你的果汁,」

隨後,他又把秦沫沫給她的半杯牛奶還給蕭夏說:「你的牛奶,還你。」

蕭夏再次氣得吐血,徐朗則在一旁笑彎了腰,以前是兩個演戲,現在多了一個秦沫沫,三個人,更有看頭。

……

凌晨離開以後,蕭夏也氣呼呼的離開了,徐朗見秦沫沫孤身一人,所以沒有離開,而是留在她身邊,陪她聊天。

至於聊天內容,徐朗基本上就是向秦沫沫介紹誰是誰,是做什麼的,與凌晨是什麼關係。

對於秦沫沫,徐朗還是蠻喜歡的,當然,不是男女之間的喜歡。

況且,他的新車還是托秦沫沫的福才得到呢!

「秦沫沫,你應該跟我是一對,而不是凌晨,凌晨多沒意思,要不你跟凌晨離婚,跟我湊一對。」

「呵呵!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的確不好笑。」不知何時,凌晨神不知鬼不覺出現在二人身後。

見徐朗在跟秦沫沫開玩笑,他滿頭冷汗,這個傢伙,連已婚女人都不放過嗎?

當然,他也知道,徐朗只是在開玩笑。

「本來就是,你看你,自己跑去玩,只有我在陪沫沫聊天,而且沫沫這麼可愛,你看你,多深沉。」徐朗不服氣辯解。

「是你自己想多看我老婆兩眼吧!」凌晨壞笑着從秦沫沫身後環抱住她的肩膀,下巴靠在她的頭頂。

然而,凌晨的秀恩愛,徐朗沒有半點不爽快,倒是秦沫沫不自在了。

在她清醒的記憶中,這是與凌晨最親熱的一次。

雖然她知道凌晨只是在外面裝模作樣,心跳卻不由自主加快。

然而,她不由自主開始亂想,為什麼凌晨會在乎徐朗的玩笑話?難道凌晨有那麼一點點在乎她,喜歡她嗎?

~~

有親人們在看書么?有滴話,拜託各位吱一聲,沒有評論,碼字碼得好無力!嗚嗚嗚嗚~~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