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第210章 本性難移【4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3:13
A+ A- 關燈 聽書

其實秦沫沫壓根就是不肯付錢,也不肯把自己拿的東西還回去。

安保人員質疑她偷東西,這個傢伙還光明正大的對人家說:「對呀!我就是偷東西,你能拿我怎麼着?」

今天下午,在被蕭夏點醒之後,秦沫沫便就打算用這招報復凌晨。

所以她根本沒有回唐小米的公寓,而是趁蕭夏離開之後,偷偷溜走。

經過今天的一番折騰,秦沫沫已經完全失去理智。

她知道,平日裏,凌晨最喜歡威脅她的話就是讓她別上社會新聞。

然而,她今天就是要上一趟社會新聞,要敗壞凌家的聲譽,要氣死凌晨。

秦沫沫和凌晨鬧離婚以來,她都沒敢把這事情告訴喬嵐芳和秦海。

如果不是氣極敗壞,不是氣到拿凌晨束手無策,她是不會選這下下策。

她選擇消費發泄,凌晨凍結她的卡。

她選擇回家讓他心煩,卻碰到孟夕顏,還把自己弄得像瘋子一樣。

所以,她決定,她不再發瘋,她要冷靜下來,挑凌晨的弱點攻擊。

因此才出現張秘書電話里所說的一幕,秦沫沫買東西沒帶錢,被扣在現場。

凌晨聽着張秘書的彙報,掛斷電話,又向秦沫沫所在的百貨公司趕去。

凌晨知道秦沫沫是故意鬧騰,一路上,他盡量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告訴自己秦沫沫是故意的,別和她一般計較。

在他快到達百貨公司的時候,凌晨的怒氣基本已被自己撫平。

見到秦沫沫以後,他不會生氣,只要默默的把她帶回家就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是當他出現在百貨公司,看着秦沫沫手裏拿着一盒未付錢的雪糕,逍遙自在的品嘗。

任憑工作人員如何勸說她,讓她先行回家,她也不走,還光明正大繼續從百貨公司拿下自己看中的商品。

凌晨怒火再次燃起,他深吸一口氣,不緊不慢走近秦沫沫。

秦沫沫漫不經心瞟了他一眼,繼續吃東西。

百貨公司的經理見凌晨來來了,連忙解釋。

「董事長,今天值班的安保人員是外地人,才上崗,所以才弄錯了。」

秦沫沫見百貨公司的經理替自己說好話,不以為然的說:「他沒弄錯,我是偷東西了。」

凌晨看着囂張跋扈的秦沫沫,幾乎是忍無可忍,但他不會在公共場合爆發,於是繼續忍。

百貨公司經理聽着秦沫沫的話,連忙解釋:「少夫人,這錢您付過了,張秘書一直跟在您身後付錢,這怎麼能叫偷呢!」

秦沫沫瞥了一眼說話的經理,冷冷的笑了。

隨後,只見她將手裏的雪糕盒扔進垃圾桶,若無其事朝百貨公司門外走去。

當她從凌晨身邊擦身而過的時候,嘴角不禁揚起一抹勝利的笑容。

她看着凌晨氣極敗壞的模樣,看着凌晨有氣撒不出來的模樣,心裏好是痛快。

其實秦沫沫心裏比誰都清楚,儘管她鬧騰,絕對也上不了社會新聞。

不僅百貨公司會幫她打掩護,張秘書會幫她處理後果,就連凌晨自己也會出來善後。

但她更知道,自己的這種行為肯定能激怒凌晨。

因為這事就算被他壓下去,他心裏還是生氣的,畢竟她還是幹了壞事。

她覺得自己鬧騰了這麼多天,終於找到有效辦法報復凌晨。

想着凌晨待會兒會沖她大吼大叫罵她的樣子,秦沫沫的興奮按奈不住。

這次,終於輪到她氣他,輪到她翻身。

凌晨見秦沫沫幹完壞事,拍拍PP走人,果不其然氣得要命。

他壓抑著怒火,轉身對張秘書說:「張秘書,後面的事情處理好。」

張秘書滿臉嚴肅的保證:「董事長,放心吧!」

隨後,凌晨便追着秦沫沫出去了。

秦沫沫離開百貨公司以後,悠閑自得在馬路上閑晃。

凌晨看着秦沫沫不打算回家的背影,加快步伐立即追上去,抓住她的手腕,就往停車場的方向拽。

秦沫沫看着凌晨怒火衝冠的模樣,嘴角冷冷向上揚起,任憑他把自己塞進副駕駛座室。

車內,凌晨見秦沫沫毫無反省,下午的道歉計劃,煙消雲散。

終於,凌晨忍不住了,他說:「秦沫沫,你好好的人不做,要做小偷?」

凌晨的反映,在秦沫沫的意料之中,而且她早已想到回擊的言語。

因此,只見她恬不知恥的說:「我本來就是小偷啊!難道你不知道嗎?我剛和你結婚的時候,不是還把家裏的東西偷出去賣嗎?」

凌晨聽着秦沫沫不知悔改的頂嘴,氣得將油門踩到底,讓車子飛速行駛。

秦沫沫感受着車輛的加速,立即抓着車頂上面的安全拉手。

緊接着,只見凌晨氣沖沖的說:「秦沫沫,你適可而止,別太過分。」

秦沫沫卻又滿不在乎的說:「有句話叫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就是這德性,不好意思了啊!還勞煩凌董事長多多擔待。」

凌晨見秦沫沫聽不進人話,不再理她,無論秦沫沫怎麼鬧騰,怎麼泄憤,他都可以不聞不管。

可是他不願意看秦沫沫自甘墮落,如果事情真的鬧大,不僅凌家難堪,秦沫沫更難堪,她以後還怎麼面對自己的親朋好友。

其實,凌晨所擔心的問題,秦沫沫早已想到。

但是她相信凌晨,相信凌晨會善後,所以才放心大膽的耍無賴。

半個小時后,凌晨載着秦沫沫到家了。

桂姨見兩人一起回來,臉迎迎前去接待。

可一看到兩個人的臉色,立即有種不好預感,心想,怎麼又鬧上了呢?

她不是才給凌晨做了思想工作么?

客廳里,秦沫沫沒有逗留,直接上二樓。

回到卧室以後,連忙將門反鎖,然後從衣櫃里拿出自己的睡衣。

當她看到滿衣櫥的新衣服,嘴角情不自禁又揚起一抹壞笑,折磨凌晨,他總算找到門道了。

凌晨不是停她的卡嘛!無所謂,慢慢折騰。

反正她現在有的是時間陪凌晨折騰。

以後,她的人生目標就是讓凌晨不痛快,想方設法讓他不痛快。

自己的痛苦,讓他也嘗一遍。

但秦沫沫不懂,她愛上凌晨之後的不甘心,不是靠耍無賴就能讓凌晨體驗到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