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第211章 變本加厲【5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3:20
A+ A- 關燈 聽書

晚上十點鐘左右,凌晨的氣消了,想起桂姨對他的交待,於是走向卧室,敲響卧室的房門。

只是任憑他在門外如何敲門,如何喊秦沫沫,裡面都沒有任何動靜。

無奈之下,凌晨只好把耳朵貼在門上,靜靜傾聽裡面的動靜。

這會兒,秦沫沫比下午安靜許多,裡面既沒有打砸的聲音,也沒有秦沫沫哭鬧的聲音。

因為,她在打包衣櫥里的新衣服,自然是沒有心情砸東西。

凌晨不是把她的卡停了嗎?她便拿這些新衣服,新包包,新鞋子去換錢。

她記得自己上次為了借錢給親戚,賣家裡東西的時候,凌晨都快氣死了。

想到這裡,秦沫沫不禁想起卧室客廳里的一副字畫。

所以,只見她停下手上收拾的活,去客廳把那副字畫取了下來。

卧室外,凌晨聽了半天動靜,見秦沫沫沒鬧騰,又回到書房。

此時,他鬱悶至極,因為以秦沫沫今晚的態度判斷,那個傢伙來神了,明天肯定又是雞飛狗跳的日子。

想到這,凌晨立即給張秘書打電話,他說:「張秘書,你明天派人跟著秦沫沫,如果她再像今天這樣鬧騰,直接在後面付款就好。」

張秘書聽著凌晨的吩咐,連忙答應。

心想,董事長和董事長夫人有場硬仗要打啊!

然而,與此同時,得知秦沫沫在百貨公司『偷』東西的孟夕顏,卻悠閑的在家品紅酒。

這的確是個值得慶祝的日子,她萬萬沒想到秦沫沫如此能鬧騰,看來她是小看秦沫沫了。

不過,秦沫沫越鬧,她越開心。

即便凌晨能忍耐她一時,卻不可能忍她一世。

儘管凌晨此時待秦沫沫存在好感。

如果秦沫沫一直這樣鬧下去,凌晨對她的任何好感都會抹殺。

任憑一個男人耐性再好,也經不住女人一直無理取鬧。

看來,她還得幫秦沫沫再添一把火,不讓她的怨氣消得太快。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

次日清晨,天還沒亮,秦沫沫趁著家裡人還在休息的時候,偷偷從卧室拉了兩個行禮箱塞進車子,箱子里都是張秘書昨天送過來的衣服。

早上七點,凌晨從客房出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主卧敲門。

當他下意識扭門把手的時候,門開了。

之後,凌晨帶著疑慮的態度走進屋內。

房間內很乾凈,很整潔。

睡房裡,秦沫沫睡過的大床也整理的十分整潔,似乎昨晚她壓根就沒在這裡過夜。

凌晨看著眼前的景象,不禁皺起眉頭。

對於眼前的安祥,他很意外。

心想,難道秦沫沫昨天晚上想通了嗎?不鬧了嗎?

他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看見衣櫥的門沒關嚴。

他走進衣櫥,準備把門關上的時候,看到昨天新添的衣服少好些。

緊接著,凌晨便把衣櫥的門完全拉開,只見裡面的衣服足足少了一半。

頓時,凌晨勃然大怒,「砰」一下,將衣櫥的門狠狠關上。

他剛才還自以為是的認為秦沫沫想通了,不鬧了,原來她是變本加厲的鬧騰。

正如孟夕顏所想的一樣,凌晨每次決定向秦沫沫道歉的時候,看到她的胡鬧,對她是越來越失望。

他甚至覺得秦沫沫不可理喻,碰到問題就不能好好坐下來談談嗎?為何都不問他一句,為何選擇她?為何利用她?

他苦惱秦沫沫為什麼如此不懂事?如此不通情達理?為什麼都不給他一個機會解釋?

突然間,他覺得還是孟夕顏的那份善解人意讓人比較好接受。

雖然他之前覺得孟夕顏太過於表現自己。

可此時,他覺得能夠控制自己情緒,善於處理自己情緒的人更容易相處,至少不累。

和秦沫沫勾通,他太累,壓根已經束手無策,不知從哪開始跟她談。

經過秦沫沫的一鬧,凌晨也懶得再跟在她身後善後,任她折騰。

然而拿著賣完衣服錢的秦沫沫,心裡又比昨天痛快一些。

因為她覺得凌晨肯定又比昨天更生氣一些。

可是她壓根就沒想到,凌晨已經懶得跟她氣了。

下午的時候,秦沫沫又換了一家百貨公司進行她的報復計劃。

但是這個手段就新鮮了昨天一晚上。

今天她拿東西的時候,身後緊跟著兩個人幫她付款。

秦沫沫見這招失效,心裡的怒火不禁又燃燒起來。

其實秦沫沫胡鬧無非是想引起凌晨的注意,可是凌晨就讓她鬧了一次,就把她冷卻。

得不到凌晨重視的秦沫沫,心裡自然是不舒服的。

於是,下午的時候,秦沫沫回到家裡,又拉了一箱衣服出來,繼續進行她的報復行動。

可是當她把衣服拉到奢侈品二手店裡的時候,店裡的老闆不接她的東西。

她連續跑了幾家,都是同樣效果。

頓時,秦沫沫眼圈氣紅了,凌晨最終還是選擇她最討厭的方式處理她的胡鬧。

冷處理!

這讓秦沫沫越發感受自己與孟夕顏差距之大,越發感覺凌晨對自己完完全全只有利用。

她連敗壞凌家聲譽的機會都沒有。

秦沫沫無奈了,她甚至都沒有力氣去發怒,沒有力氣去生氣。

之後,她把那兩大箱新衣服直接扔在S市某個街頭的垃圾堆旁邊。

然後茫無目的在街頭遊盪。

她已經沒有辦法,沒有辦法繼續報復凌晨。

難道,她真的該放手了嗎?就這樣被凌晨利用了嗎?就讓自己如此的不甘心嗎?

秦沫沫的心裡從來沒有像此刻一樣的絕望,即便凌晨跟她提出離婚的時候,她也沒有如此絕望。

她的忍耐,她的痛楚,一次又一次被凌晨刷新底限。

這一刻,她不想回到別墅,不想看到凌晨,也不想再鬧。

她只感覺到自己的心情很壓抑,感覺自己已經不再喜歡凌晨,不再期盼他能注意到自己,不再期盼他能給自己一個說法。

她只想找個地方,痛痛快快醉一場。

她只希望在她好好休息過後,睜開眼晴的那剎那,她是急著找工作,急著發愁怎樣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如何少犯錯誤,不被辭掉。

【沫沫終於鬧騰心灰意冷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