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第214章 心如刀割【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3:42
A+ A- 關燈 聽書

「徐朗,我真的好難受,我只要一想到他對的好全部是假的,一想到他娶我只不過是為了另外一個女人,我真的好難受,我現在都已經沒有力氣生氣,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討厭凌晨,討厭他,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徐朗聽著秦沫沫的哭訴,心如刀割,他知道秦沫沫心裡憋屈。

如果不是找不到發泄口,她是不會哭得如此傷心,不會來買醉。

他緊緊抱著她,輕輕拍著她的背吼道:「以後都會好的,你會忘記他的,都會好起來。」

「哇…哇……」秦沫沫除了哭還是哭。

隨後,徐朗把秦沫沫帶走了,帶回到自己的家裡。

回去之後,秦沫沫沒有繼續喝酒,而是一直在哭,把自己的憤恨,委曲都化作眼淚。

這一晚過後,她以後再也不會為凌晨落淚。

然而,徐朗則是在她的身邊,一直陪著她。

他知道秦沫沫是在發泄,打算完全放棄的發泄。

此時,他不宜多加勸說,讓秦沫沫哭個痛快,對她才是對好的安慰,明天早晨她醒來的時候,她一定會好起來,一定會把凌晨放下。

與此同時,海島溫泉度假村,露天豪華浴池裡,凌晨獨自一人靠在坐在池內。

即便來到度假村,他的心情並沒有如願的好起來,反而越來越抑鬱。

他不知道,此時此刻秦沫沫在做什麼?還在胡鬧嗎?她的氣是否消了一些。

凌晨以為面對孟夕顏的善解人意和笑臉,他會暫且忘卻秦沫沫。

可是他沒想到,自己會越來越想她,特別是想起那天她趴在徐朗懷裡痛哭的模樣,他的心就揪得疼。

凌晨不知道,正在他泡溫泉度假的時候,他的沫沫仍然還是趴在徐朗懷裡痛哭,並且是為他流的最後一次眼淚。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正在凌晨想著秦沫沫之際,孟夕顏突然來了,只見她穿著一件淡綠色泳裝,外面披著一件輕薄的紗巾。

她一見凌晨就眉開顏笑的責備:「凌晨,你泡得太久了哦!會對身體不好。」

凌晨淡淡的「嗯」了一聲,並沒有多說話。

這會兒,他有些後悔來泡溫泉,因為他越來越想秦沫沫,起來越想知道他現在怎麼樣。

可是他仍然還壓抑著自己的情緒,沒有打電話給張秘書詢問秦沫沫情況。

所以他不知道秦沫沫跟徐朗回家了。

片刻之後,凌晨從湯池裡起身,跟隨孟夕顏一起去了休息區。

跟在凌晨身後的孟夕顏,明顯感受到凌晨的不開心與壓抑。

她不需要多想,也知道凌晨為何不開心與壓抑。

今晚是個難得的機會,她想與凌晨有更一步進展。

只要和凌晨有更一步的進展,凌晨的心才會完全落在他的身上,即便只是那可憐的責任心。

對於凌晨,孟夕顏一步步越逼越近,她想要把秦沫沫從他的心裡完全趕走。

事隔9年,孟夕顏萬萬沒有想到,秦沫沫居然還會出現在他們的生活里,居然還會讓凌晨動心。

這讓孟夕顏不得不感嘆世界之小。

想著自己的計劃,她不禁將身上的紗巾拉得更緊一些,她說:「凌晨,我們去房間里休息吧!這裡人多眼雜。」

孟夕顏剛才的小動作,凌晨注意到了,他以為孟夕顏是因為穿得不夠保守而感到尷尬。

所以,他答應了。

凌晨沒有想到,這隻不過是孟夕顏耍得一個小計謀而已。

如果她不這樣做,凌晨是不會跟她回房間的。

豪華套房裡,孟夕顏剛進屋,當著凌晨的面前就把紗巾脫了下來,若無其事穿著比基尼在凌晨眼前悠閑的找睡衣。

最後,她給自己挑了一件,湖藍色的大披肩,披在身上。

這件披肩雖然沒有剛才的紗巾透,卻比剛才那件紗巾短了大半截,正好只遮住她半個PP。

但是,她如此用心的設計,即便她已經裝成漫不經心的模樣,可是凌晨壓根都沒有注意。

似乎孟夕顏並不在他的眼前,只見凌晨坐在沙發上,緊緊閉著眼睛閉目養神。

孟夕顏看著凌晨,心裡不禁有些不開心。

以前她和凌晨單獨處一室的時候,凌晨並不這樣無視她。

甚至有時候,她都能感覺到凌晨想要她的欲。望。

可是她都裝作不知道,現在想起來,真是讓懊悔。

想到這,孟夕顏深吸一口氣,然後從酒柜上拿出紅酒,笑著坐在凌晨身旁,說:「要不要喝杯?」

凌晨緩緩扭著過,看著孟夕顏,輕聲說:「嗯!」

凌晨的冷淡的態度不是孟夕顏想要的,但她也不會操之過急,更不會像秦沫沫一樣胡鬧。

然而,凌晨答應喝酒之後,可不是一杯了事,而是一杯接著一杯,壓根用不著孟夕顏刻意灌他酒,他自己已經把自己灌得不醒人事。

凌晨一點鐘的時候,凌晨靠在沙發上,整個人迷迷糊糊,腦海里全部都是秦沫沫的影子。

而且都是她哭泣的影子,對於秦沫沫,凌晨有太多的內疚和心疼。

可是他卻不知道該如何處理自己的感情。

9年前,他碰到吉它女孩孟夕顏的時候,他幾乎什都沒有做,兩人就順理成章成了男女朋友。

和孟夕顏在一起,他幾乎什麼都不用管,因為她總是遷就他。

可是和秦沫沫結婚以後,他卻一直被秦沫沫牽著鼻子走,被她的一舉一動所牽引。

會因為她開心而開心,會因為她胡鬧而胡鬧,就像此時,會因為她傷心而鬱鬱寡歡。

這幾天,他曾多次幻想,如果9前年,他認識的人是秦沫沫該多好。

孟夕顏看著醉熏熏的凌晨,靠在他身邊,輕輕攙扶著他的胳膊,說:「凌晨,去床上休息吧!」

凌晨半眯著眼睛,看著眼前的孟夕顏,突然輕撫著她的臉說:「沫沫,我真的不是故意利用你,為什麼就不給我個機會解釋呢?」

孟夕顏聽著凌晨的話,瞬間懵了,她尷尬的笑著說:「凌晨,去床上休息吧!」

凌晨卻苦笑著說:「沫沫,要是我先認識你的,該多好。」

孟夕顏聽著凌晨的這句話,再也無法淡定,只見她深吸一口氣,捧住凌晨的臉就吻了下去。

頓時,凌晨懵了,隨後,他緊緊抱住孟夕顏,回應她的吻。

他以為,眼前的人是秦沫沫。

【承諾與感情的糾結,真愛們,老實說,如果你們有固定的男、女朋友之後,碰到一生摯愛,怎麼選,你們是選擇遵守承諾,還是選擇後來碰到的真愛,老老實實的交待呀!哈哈哈哈!】